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門與彭定康

2020/9/28 — 10:25

彭定康

彭定康

疫情肆虐,德國各地的人多嚴守社交距離規則,連帶在公眾場合替後來者拉著門的人也少了。

德國的商業禮儀導師卡芙特 (Antje Müller-Kraft) 在巴伐利亞報章《Kreisbote》訪問中就提到拉門的問題。她說:在疫情期間,有很多常見的社會禮儀也受到挑戰,例如握手和為人拉著門。很多人在這段期間變得很敏感,也不敢與人有過分接觸。有人曾問過卡芙特,在疫情期間是否還應替後來的人拉著門。她回答說:最好問清楚對方,可否為其拉門,那就可避免尷尬。

在人多擠迫的香港,十之有九的人在公眾場合也不會為人開門和拉門。即使你為後面的人拉著門,讓他進入,對方多也不會再把門拉著,讓後面的人進來。所以有沒有疫情影響不大。但在德國,特別是小城市,不少人仍然重視這項禮儀,也樂於為陌生人開門和拉門。所以多年前我第一次來歐,在德國看見人們替陌生人拉門,也深感驚奇,亦很欣賞這種行為。

廣告

網上時有人討論,替人拉門後,假如對方不道謝,是否很沒禮貌。有些人說是,更有些人覺得這是十分沒教養的行為。有些英國人還會在這些不道謝的人身旁大喊:「不用客氣」,諷刺他們不道謝的無禮。但另一方面,亦有人覺得不道謝沒所謂。他們認為行善應發自內心,假如要求對方一定要道謝,那行的善也不是真心。何況一些人可能分了心,或想著其他事而一時忘了道謝,所以不應怪責對方,一口咬定對方無禮。而且對方沒有要求自己替其拉門,並覺得其實自己也可開門,所以不欣賞拉門這動作而不道謝,是可以理解的。

我較同意後者的講法,因為我們的思緒在公眾場合未必時常集中。所以一時三刻忘了道謝,是可以原諒的。我替人拉門,從不期望對方會道謝;就算對方沒任何表示,我也從不會上心,並推論對方沒教養。2012 年 10 月,我在牛津大學辯稱社與眾多學生一起聆聽時任校監、前港督彭定康演講。彭督在演講後將會到對面的屋子裏的宴會廳,與出席者閒聊。記得我與一眾出席者率先出發,一起步行到宴會廳,彭督剛走在我的後面,正在講電話。於是我拉著門,讓這位末代港督進入。彭督明顯注意到我,但他沒有任何表示就走過我的身旁,沒說一句多謝,也沒有點頭。但我從沒有覺得彭督無禮,以及看不起東亞人。因為他那時正分心講電話,所以才忘了道謝。之後我找他合照,他也欣然答應。所以除非我們每天替同一人拉門,而他從不道謝,否則我們也不應咬定對方無禮。

廣告

疫情嚴峻,社交禮儀也變得更靈活。握手也多被碰手肘或碰鞋底取代。無論如何,一切的禮儀都應發自內心,也不求回報,才是正確的態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