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與神經系統

2020/3/2 — 9:39

【文:腦博士(Dr. Brain)】

近日有武漢醫院的醫師於medRxiv發表一份未經同行評審(peer review)的文獻,首次披露武漢肺炎(或作COVID-19)可引致神經系統症狀,包括頭痛、頭暈、神智不清、急性腦血管疾病(腦出血/缺血性中風)、味覺及嗅覺障礙,與及肌肉損傷等。最令筆者驚訝的,是於214位研究對象之中,有78位均出現不同程度的神經系統症狀,佔整體患者的36.4%,比例可不少。即使神經系統症狀較常見於嚴重患者(45.5%)之中,但仍然有30%的輕微患者出現神經系統症狀,情況值得關注[1]。

冠狀病毒能直接或間接引致神經病變

廣告

翻查文獻,其他冠狀病毒原來都能引致一定程度的神經系統症狀。有接近30%的非典型肺炎(SARS)患者出現不同程度的肌肉損傷。而個別SARS患者亦會出現神經病變[2-4]。亦有嚴重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出現腦出血及神經病變[5, 6]。目前,醫學界對於冠狀病毒如何引起神經病變並未有一致的定案。無論有關神經系統症狀是由病毒直接攻擊神經系統,定還是因病毒量太多而誘發自身免疫系統去攻擊神經組織所引起的,一旦神經系統被破壞,後果可會是不堪設想的。

甚麼神經損傷

廣告

神經損傷泛指一切能導致神經系統受破壞的損傷(廢話)。常見的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包括創傷性腦損傷(traumatic brain injury)、脊髓損傷(spinal cord injury)、腦中風(ischemic stroke)等。周圍神經系統損傷則泛指一切由拉扯、壓傷、甚至斷裂所導致的神經損傷。常見的病變包括腕隧道症候群(carpal tunnel syndrome)、肘隧道症候群(cubital tunnel syndrome)及臂叢神經損傷(brachial plexus Injury)等[7]。某些神經損傷則是由自身免疫系統失調所誘發的病變,經典的例子有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及格林-巴利綜合症(Guillain-Barré syndrome)[8, 9]。一般而言,神經損傷一般會導致不同程度的感覺、語言、運動及認知功能障礙,影響患者的工作,甚至自理能力。

神經系統的自我修復能力非常弱

成年人的中樞系統神經元(CNS neurons)及其軸突(axons)缺乏再生能力。而周圍神經元(PNS neurons)雖然具有再生能力,但其速率非常慢[10]。故此,一旦患者的神經系統(特別是中樞神經系統)遭受破壞,其感覺、運動或認知功能隨之永久喪失(沒法回復至受傷之前的水平)。即使患者立即透過手術修復受損神經,再配合積極的物理治療,患者的運動亦只可以有限度回復。這亦解釋了為何脊髓損傷(spinal cord injury)病人會癱瘓,沒有自理能力,或中風患者會喪失運動及語言能力。故此,各種神經系統損傷確實能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素質。

我們能做的只有避免感染

即使患者出現神經系統症狀,醫生能做的只有紓緩或減輕有關症狀,或對患者作出為期一至兩個月的醫學監測,確保患者的症狀沒有惡化的迹象。若果神經系統因感染而遭受嚴重破壞,患者即使康復,其後遺症亦嚴重影響其生活,對社會亦是一個長遠且沈重的醫療負擔。現時政府死不認錯,沒有及早堵截源頭,繼續中門大開,沒能力採購足夠口罩,無法為巿民及醫護提供足夠的防護,作為巿民的我們,可以做的永遠只是做好個人衛生措施,避免感染。

關注患者後遺,及早做好防護工作

巿民及醫護惶恐的,是武漢肺炎的不確定性:病毒太新,對其認知太少。SARS對香港已是一個沉重的教訓:17年過去,患者的後遺症仍然影響他們的生活。政府「刻意」不作為,即使武漢肺炎死亡率看似不高,康復者潛在的後遺症難道就可以忽視?我們的醫療系統已經百上加斤,不做好防疫,一旦社區爆發,已經超負荷的醫療系統能足以承受康復患者一切的後遺症嗎?對政府多月的「作為」,筆者確實摸不透。

參考文獻

  1. Mao, L., et al., Neurological Manifestations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19 in Wuhan, China: a retrospective case series study.2020: p. 2020.02.22.20026500.
  2. Chao, C.C., et al., Peripheral nerve disease in SARS:: report of a case.Neurology, 2003. 61(12): p. 1820-1.
  3. Stainsby, B., S. Howitt, and J. Porr, Neuro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following SARS: a case series.J Can Chiropr Assoc, 2011. 55(1): p. 32-9.
  4. Tsai, L.K., S.T. Hsieh, and Y.C. Chang, Neurological manifestations in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Acta Neurol Taiwan, 2005. 14(3): p. 113-9.
  5. Algahtani, H., A. Subahi, and B. Shirah, 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A Report of Two Case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Case Rep Neurol Med, 2016. 2016: p. 3502683.
  6. Arabi, Y.M., et al., Severe neurologic syndrome associated with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 virus (MERS-CoV).Infection, 2015. 43(4): p. 495-501.
  7. Menorca, R.M., T.S. Fussell, and J.C. Elfar, Nerve physiology: mechanisms of injury and recovery.Hand Clin, 2013. 29(3): p. 317-30.
  8. Hughes, R.A. and D.R.J.T.L. Cornblath, Guillain-barre syndrome.2005. 366(9497): p. 1653-1666.
  9. Sospedra, M. and R.J.A.R.I. Martin, Immunology of multiple sclerosis.2005. 23: p. 683-747.
  10. Liu, K., et al., Neuronal intrinsic mechanisms of axon regeneration.Annu Rev Neurosci, 2011. 34: p. 131-52.

原文刊於作者Medium

(作者自我簡介:剛剛博士畢業的90後廢青,現為大學博士後研究員。恃住自己多讀幾年書而喜歡亂嗡廿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