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專家:中國極端防疫措施未必適用於其他國家

2020/3/3 — 16:05

數周前,中國醫院病床全都是武漢肺炎 (COVID-19) 患者,現在很多醫院也出現空床, 藥物測試也很難招募到符合條件的患者。中國每天公佈的新病例數量直線下降……

這些是世衛 (WHO) 和中國考察小組於 2 月 28 日發布的報告中一些令人意外的觀察,這些觀察來自 13 個外國專家與 12 名中國學者共同在中國 5 個城市考察所得,以了解中國 COVID-19 的流行狀況以及該國應對措施的效果。

有參與考察的德國傳染病學專家 Tim Eckmanns 指,原本認為這些數字無可能出現。不過,報告指:「中國採取大膽的措施遏制這種新型呼吸道病原體的迅速傳播,改變了迅速蔓延和致命的流行病的進程……在中國, COVID-19 病例下跌是真實的。」

廣告

問題是,全球其他國家是否可從中國成功防治疫情學習,以及威權政府施加的大規模封城和電子監控措施,是否能在其他國家起作用。

倫敦帝國學院流行病學家 Steven Riley 指,該報告對目前正在考慮如何對 COVID-19 作出反應的所有國家提出難題。佐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學者 Lawrence Gostin 補充,報告對中國阻止新型冠狀病毒 (SARS CoV 2) 在中國大陸以至全球擴散的努力,提供了獨特的見解,但他警告封城以及其他中國使用的極端防疫措施不適合其他國家使用,並認為這些國家有充分理由去猶豫。

廣告

不過,中國已逐步恢復國內經濟活動,疫情可能隨時出現反彈。該報告在許多流行病學家認為 COVID-19 成為大流行的關鍵時刻發布。 上週,受感染國家的數量從 29 個急增至 61 個。一些國家在未能堵截旅客傳播時,已發現社區傳播鏈,令呈報的感染病例數目幾何級數增長。

在中國,情況剛好相反。 2 月 10 日,世衛與中國的聯合特派考察團開始考察時,中國報告了 2,478 例新感染個案,但兩週後,新增個案數字下跌至 409 宗。到昨日 (2/3) 中國僅新增了 125 宗病例,而世界其他地區新增病例總數幾乎是這一數字的 5 倍多。該報告稱,中國的 COVID-19 病例似乎已在 1 月下旬達到高峰。

世衛考察小組主要結果

考察小組首先於北京展開考察,然後再分成兩組,前往深圳、廣州、成都和受災最嚴重的武漢。小組亦審視了中國感染數據,發現大約 80% 感染者出現輕至中度病情,僅 13.8% 症狀較重, 6.1% 危殆及有呼吸困難、敗血性休克或器官衰竭。 80 歲以上病人的病死率最高,為 21.9% ,其次是患心臟病、糖尿病或高血壓等慢性疾病人士。

發燒和咳嗽是最常見的症狀,但只有 4.8% 病人流鼻涕。兒童患者佔全國病例的 2.4% ,幾乎無一出現嚴重病徵。輕和中度病例,平均需要兩週才能康復。

現時最關鍵的是,到底有多少未知的輕或無症狀病例。如果有大量這些感染個案並未被發現,將使問題變得更為複雜,更難緩減病毒傳播。然而,如果該病毒在許多感染者中僅引起很少症狀,目前估計的病死率可能過高。報告又指,現時中國各地病死率相差很大,爆發中心武漢為 5.8% ,但其他地區可能只有 0.7% 。

為解決問題,報告指,廣東省的「發燒診所」對大約 32 萬人進行 COVID-19 測試,但發現只有 0.14% 人呈陽性。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流行病學家 Caitlin Rivers 指,數據有趣,因為學界認為輕度和無症狀病例會對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擔,但該數據表明這種情況沒有發生,意味著病死率的風險或多或少與目前估計的相似。不過 Rivers 警告,廣東省並非疫情爆發最嚴重的地區,因此情況是否可套用於爆發中心的湖北省目前尚不清楚。

中國極端措施有效但於其他國家未必可行

世衛報告的大部份內容,集中了解中國如何現許多公共衛生專家認為不可能之事:遏制廣泛傳播的呼吸道病毒傳播。當中最具爭議的指施是封鎖武漢市和湖北省附近的城市。自 1 月 23 日以來,至少有 5,000 萬人被強制隔離。報告指,做法有效阻止感染者進一步將病毒輸出至該國其他地區。而其他地區,人們須接受自願隔離並受到社區任命的領導人監控。

中國當局還在短短一週內於武漢建立了兩家專門醫院,來自中國各地的醫護人員被送往湖北幫助處理疫情。政府亦發起前所未有的追踪措施,找出已確診病例的其他聯繫。

在全國採取的積極社交距離 (social distancing) 措施,包括取消體育賽事和關閉劇院;從 1 月中旬開始,學校延長了年假時間,許多商店關閉,任何外出的人都必須戴口罩。中國的兩個網上支付平台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亦有助執行以上的措施,因為政府能追蹤人們的活動,甚至阻止確診者外出活動。報告指,所有這些措施都令社交生活大大減少,有效減少感染者將病毒傳播給除家庭成員以外任何人的機會。

在其他國家,這類嚴格措施的可行性如何尚待商榷。Gostin 指,中國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政治體制,可以使公眾遵守極端措施,但其社會控制和侵入式監視對其他國家而言並非一個很好的模式。全球發展中心高級政策研究員 Jeremy Konyndyk 補充,中國還具有非凡能力,快速執行需高勞動力的大型項目,他形容:「世上無其他人能真正做到中國剛做到之事。」

佐治城大學的中國專家 Alexandra Phelan 指,其他國家也不應該這樣做,因為公共衛生控制措施是否有效,並非衡量措施好不好的唯一標準。他指,有很多事情可以阻止疫情爆發,但很多都在一個公正和自由的社會中令人厭惡 (abhorrent) 的。

世衛報告確實提到中國需要改進的一些項目,包括更清楚地在國際層面上交流關鍵數據和疫情發展情況。但對於控制措施的強制性及其所付出的代價,報告未有著墨。愛丁堡大學全球公共衛生專家 Devi Sridhar 向《科學》表示,人權層面的問題完全被粉飾。相反,報告僅稱讚面對共同威脅,中國人民有集體行動的堅定承諾。

Konyndyk 認為,新加坡和香港可能是各國更好的防疫榜樣,兩者都曾經有類似的嚴格制度和紀律,其防疫措施卻不似中國苛刻。

不過,中國的多個措施可能只是暫時減慢 COVID-19 的蔓延。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 Mike Osterholm 表示,毫無疑問,中國抑制了疫情的爆發,情況這就如抑制森林大火,但不撲滅它,會馬上反撲。 Riley 也指,這也可能給世界帶來新的教訓,現在我們有機會看到中國如何應對 COVID-19 潛在的反撲。

來源:
Science, China’s aggressive measures have slowed the coronavirus. They may not work in other countries, 2 March 2020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