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挪威又發現新病毒變異體有幾奇?

2020/10/23 — 18:35

挪威最近發現新導致武漢肺炎 (COVID-19) 冠狀病毒 SARS-CoV-2 的變異病毒株,並相信該病毒株已造成該國至少 40 人感染、 1,500 人需要隔離。

挪威公共健康局 (NIPH) 將新發現的病毒株代號為 N439K ,屬於 B.1.160 基因亞群的 SARS-CoV-2 。當局指,該病毒株起源於該國第三大城市特隆赫姆(Trondheim)的酒吧、理髮店,因此又被當地傳媒稱為「特隆赫姆病毒 (The Trondheim virus) 」(點解無人話名字歧視呢?)

特隆赫姆的醫生上周五已表示,「特隆赫姆病毒」明顯較該國其他 COVID-19 確診個案有更高感染力與有「不同行為」。而本周 NIPH 已公布初步分析,指 N439K 病毒株的刺突蛋白較正常的少兩個氨基酸,令其變得更短,這個特徵可能使病毒更緊密地依附在人類細胞造成感染。

廣告

NIPH 已指,刺突蛋白同一區域的突變已在本月初發現的另一病毒株 S477N 中見到,該病毒株屬於 B.1.5 基因亞群,並被稱為「旅遊巴病毒」,因為該病毒株在該國南部一旅遊巴旅行團發現,一名受感染者傳給其他同車 30 多人包括導遊與司機,而這個群組亦造成其他地方小型爆發,過百人受感染。 NIPH 後來追蹤到同一病毒株在歐洲其他地方、澳洲都曾出現。

事實上,疫情至今單在挪威已找到至少 35 個 SARS-CoV-2 變異體,部份 Facebook 專頁以「出現變種新冠病毒!」為題報道事件,只屬吸引眼球的說法,對於緊貼病毒演化過程或基本科學知識的人而言並不稀奇。

廣告

病毒因為複製快,確實容易出現基因突變,甚至可從環境順手拈來其他生物的基因片段、重新組合,而改變其感染力。據巴塞爾大學分子流行病學家 Emma Hodcroft 在《自然》的說法,典型的 SARS-CoV-2 每月在其基因組平均累積兩個字母的編碼突變,異變率是流感病毒一半、愛滋病病毒的四分之一。所以, SARS-CoV-2 的變異速度在自然界內已不算快,只是傳染力一直都很強,造成全球近一年的癱瘓。

再說,香港第三波疫情亦是由另一個稱為 D614G 的變異體造成,而這個變異體相信已變成全球主流傳播的 SARS-CoV-2 版本,其感染力亦是武漢初始版的 3–6 倍。如果你有做足防疫措施、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問題應該不大。 That said,如果你是有慢性疾病病史、年紀較大等已知有較高感染風險的讀者,還是建議你少出門了。

少少題外話:早在 6 月,已有團隊分析過多地的樣本,發現全球有 6 大個分支的 SARS-CoV-2 變異體, D614G 是其中一支最大的,並且同樣起源於中國,至於為何演變成最主流仍然流傳的一支,相信是其在傳染力、致死率上在演化學上的適應力最佳——如果你有玩過 Plague Inc. 就知,病原體殺人太快,無法繼續有效傳播——這亦是疫情一直未能撲滅的原因之一!

另外,挪威出現 35 個 SARS-CoV-2 變異體相信與其在 6 月中已幾乎取消所有封城措施有關。做法我不在此評論是否恰當,但此後的歐洲人口相對地自由出入境、隨處活動(雖然受限),都可能令更多帶不同變異體病毒人士將之傳播開去。

NIPH 至今未知 N439K 是否較其他病毒株更具傳染力,將需更多研究了解。不過,當局已肯定 S477N 與 N439K 感染者同樣比其他 SARS-CoV-2 病毒株感染者的潛伏期短,這反而更引起當局興趣了解。

疫情的確需要擔心,但過份販賣恐慌,無助你有效防疫,倒不如看多點有質素的媒體與 Facebook 專頁,了解多一點,自然不會過份惶恐。

參考:
VG, Slik er de nye, muterte virusene, 21 October 2020
NIPH, New coronavirus variant contributed to outbreak among coach passengers and their close contacts, 13 October 2020
Nature, The coronavirus is mutating — does it matter?, 8 September 2020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