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武漢肺炎】輝瑞疫苗成份「聚乙二醇」被指致嚴重過敏 常用於藥物食物牙膏 專家認為風險低

    在過去兩周,全球至少有 8 人接種輝瑞與 BioNTech 合作研發的武漢肺炎 (COVID-19) 疫苗後出現嚴重過敏反應,《科學》報道指這可能是由疫苗主要成份信使核糖核酸 (mRNA) 平台中一種化合物聚乙二醇 (polyethylene glycol, PEG) 造成。

    另一種由美國生物科技公司 Moderna 開發的疫苗也含 PEG ,該疫苗已在上周五已獲美國授權緊急使用。

    PEG 有廣泛應用

    PEG 可作增稠劑、溶劑、柔軟劑和水分載體,常見如牙膏和洗髮水等日用品,同時是一種食品添加劑,常用於糖果、巧克力製品包衣。 PEG 數十年來一直用作瀉藥,越來越多的生物藥物也包括聚乙二醇化的化合物,因為有助保持藥物成分的穩定性。

    輝瑞和 Moderna 兩種疫苗都包含包裹在脂質納米顆粒 (lipid nanoparticles, LNPs) 中的 mRNA ,除了可將有用的 mRNA 帶進人類細胞中,亦有佐劑作用;佐劑是一種增強免疫反應的疫苗成分。 LNPs 被「聚乙二醇化」從而增加了其穩定性和壽命。

    長期以來,學界一直認為 PEG 在生物學上是惰性的,但越來越多證據證明它們並非如此。根據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 2016 年的研究,多達 72% 人具有針對 PEG 的抗體,這可能是由於這些人使用的化妝品和藥品導致的。該研究亦發現,有 7% 人的抗 PEG 抗體多得可觸發過敏反應。

    領導該研究的 Samuel Lai 表示,因為團隊的研究,部份公司已淘汰聚乙二醇化產品,但他指出許多聚乙二醇化藥品的安全記錄已說服了藥廠,對抗 PEG 抗體的擔憂是被誇大。

    PEG 從未在過去批准的疫苗中使用過,但在許多偶爾會引起過敏性休克 (Anaphylaxis) 反應的藥物中發現到;過敏性休克是種潛在威脅生命的反應,可引起皮疹、血壓驟降、呼吸急促和心跳加快。

    另一方面, mRNA 疫苗中的 PEG 數量比大多數 PEG 化藥物低得多,而且 mRNA 疫苗並非如傳統一樣於靜脈注射的,而是被注射到肌肉中,導致延遲血液接觸,血液中的 PEG 水平也因此大大降低。所以,也有很多學者認為接種疫苗者出現過敏反應可能有其他未知原因。

    一些過敏學家和免疫學家認為,少數先前曾接觸過 PEG 的人體內可能具有高水平的抗 PEG 抗體,使他們在接種 mRNA 疫苗產生過敏反應。雖然有專家對說法有保留,但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NIAID) 仍然對此潛在問題十分關注,上周數次與輝瑞和 Moderna 的代表、獨立學者、醫生,以及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召開了次會議討論接種者出現的過敏反應。

    為何臨床測試發現不到問題?

    輝瑞和 Moderna 的疫苗臨床測試都涉及上萬人,但從未發現過由疫苗引起的嚴重不良事件,因為兩項研究都排除了對 COVID-19 疫苗成分過敏的人。輝瑞無排除對食物或藥物有過敏反應的人,但排除了此前在接種任何疫苗中有嚴重不良反應的人,這代表研究的代表性可能有不足。

    NIAID 亦已與 FDA 合作展開研究,以分析抗 PEG 抗體水平高或以前對藥物或疫苗有嚴重過敏反應的人群,對 mRNA 疫苗的反應。 NIAID 過敏、哮喘和氣道生物學部門主管 Alkis Togias 指:「直到我們真正了解 PEG 的故事,我們都必須非常謹慎地談論這件事。」

    輝瑞此前也表示,正在積極進行更多後續研究,並建議應隨時提供適當的醫療和監督,能及早為出現過敏性休克的接種者提供協助。

    過敏反應可在任何疫苗發生,但通常極為罕見,大約每百萬劑才出現一次。但截至 12 月 19 日超過 27.2 萬人接種 COVID-19 疫苗後,已有 6 人出現過敏反應;英國則已經記錄了兩個,相關的過敏反應的新聞已引起民眾焦慮。

    學者認為 PEG 風險可忽略不計

    BioNTech 的高級副總裁 Katalin Karikó 是輝瑞與 Moderna 疫苗共用的 mRNA 技術發明者,曾與長期研究 PEG 過敏反應的匈牙利學者 Janos Szebeni 討論問題,後者亦有出席 NIAID 的會議。二人都認為,由於脂質含量低和在肌肉注射, PEG 的風險可以忽略不計。

    Karikó 又向《科學》強調,根據到目前為止的了解,風險仍然很低。她說:「所有疫苗都有一定風險。但是疫苗的好處大過不接種後染病的風險。」

    Szebeni 同意說法,但指出兩種 mRNA 疫苗都需要接種兩次,擔心第一次接種後觸發的抗 PEG 抗體可能會增加對第 2 次接種或其他 PEG 化藥物發生過敏反應的風險。

    另一有出席 NIAID 會議的美國范德堡大學醫學中心藥物過敏反應研究員 Elizabeth Phillips 表示,要了解風險,至關重要的是要弄清免疫反應的潛在機制,並找出過敏反應可能發生的頻率。目前已知的美國案例正在研究,但關鍵線索可能消失,因為過敏反應產生的生物標記只能在血液中保留數小時。在 NIAID 會議上,與會學者曾討論立即採集血液樣本並測試這些標記的方法。

    來源:
    Science, Suspicions grow that nanoparticles in Pfizer’s COVID-19 vaccine trigger rare allergic reactions, 21 December 2020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