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誕前讓愛人生活如常 — 與袁國勇教授商榷

2020/12/20 — 11:10

資料圖片,來源:Mufid Majnu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Mufid Majnun @ Unsplash

文:徐家健

"It would significantly reduce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without having to shut down the country again—and if we act today, could allow us to see our loved ones, go back to school and work, and travel—all before Christmas."

怎樣可以在聖誕前停止 COVID-19 擴散?那邊廂,哈佛傳染病學系教授米納(Michael Mina)在《時代雜誌》提出以上承諾。聖誕前讓愛人生活如常 — 上學如常、工作如常、旅遊如常。唔使聖誕老人嘅,教授呼籲大家:「千祈、千祈、千祈,測試、測試、測試!」教授所指的測試,是容許測試者在家中自行快測快知的「抗原測試」(antigen test)。

廣告

從全民檢測全民的爭議說起

這邊廂,特首在最近一次抗疫記者會中提到全民強制檢測:「它似乎並不是一個切實可行和有成效、有科學根據的選項」。特首打倒昨日的我?她這樣解釋:「每一種病毒都有潛伏期,所以如果你要一個群組全部進行檢測,譬如香港 700 多萬人人口在一個時間要全部進行檢測,把所有已經確診感染或會感染的人全部識別出來,然後把他們隔離治療,使社會上沒有了這些傳播者或傳播鏈,它的做法是需要在一段相當短時間內,每一個人都要接受病毒檢測,然後這人在其他人未做完之前不可以返回社區,否則的話會不斷地再有感染機會。」最後,特首引用四位專家意見,他們均不贊成在香港做全民強制檢測。

廣告

是的,9 月中政府進行的是「願檢盡檢」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關鍵是「自願」而非「強制」,因此反對全民強制檢測不算打倒昨日的我。值得商榷的,我認為是特首「願檢盡檢基本上是讓市民安心」這個說法。根據哈佛傳染病學系教授米納的建議,「願檢盡檢」不單單是讓市民安心,適當的檢測可以在聖誕前停止 COVID-19 擴散,是有其科學根據的。

市場版願檢盡檢既快且密

米納教授的具體建議,是一星期內自行在家中進行兩次快速測試:

「if we started testing half of Americans tomorrow with a test in their homes that they could use, say, twice a week. You wake up, you brush your teeth, use a rapid antigen test on a Monday and a Friday, and that’s what people do. If we could get that many people to do it, half of Americans to use it twice a week, we will get this virus well under control within a month if we get started tomorrow.」

不用強制,亦毋須全民,只要一半人口參與「既快且密」的自願檢測,疫情便能夠在一個月之內受控。既快且密的自願檢測,還要配合適當的使用和隔離:

「With antigen testing, specificity (or potential for false positives) are important to consider and can be easily solved by including a second confirmation test to confirm original positive test results. With every pack of 20 paper strip tests sent to a household, three additional confirmatory tests would be included. When you test positive, you immediately use a confirmation test at home, and if you confirm positive, you stay home and isolate. If negative on the confirmatory test, you test again the following day to be sure. 」

每次測試之後,測試結果呈陽性的話立即再進行多一次測試,結果再是呈陽性便馬上自我家中隔離。第二次測試結果呈陰性的話,隔一天再多做一次測試。由於進行「抗原測試」每次不用 15 分鐘,成本又遠比政府沿用的「核酸測試」(PCR test)低,加上可以自行在家中進行,一次再一次的測試除了大大提高整個檢測的準確度,還處理到林鄭提及「它的做法是需要在一段相當短時間內,每一個人都要接受病毒檢測,然後這人在其他人未做完之前不可以返回社區,否則的話會不斷地再有感染機會」的問題。

這個問題,其實亦是早前袁國勇教授提出對全民檢測的看法:「有意義的全民檢測,須在幾天內完成,並停止上班上學,以及做好隔離檢疫才有效。」港大袁教授的考慮,是純粹出於醫學角度。然而,控疫政策亦有其政治經濟含意。哈佛米納教授的的建議,並非純從醫學角度出發,而是希望透過普及頻密的自願家用檢測,儘快讓社區回復上學如常、工作如常、旅遊如常。

經濟定律約束測試行為

袁教授又指,有輕微病徵人士透過政府門診或私家醫生接受病毒檢測,是找出確診病例的最有效方法之一。這裏帶出兩個問題。其一,根據米納教授的建議:

They’re just healthy people living their life who want to get tested and know that they’re safe to visit their family for Thanksgiving, know that they’re safe to go to work or to go to school. It’s not foolproof, but collectively, at the population level, it can greatly reduce population incidence and make everyone much, much, much safer.

密密試,在家中自行測試的是大多是沒有病徴的。要求沒有病徴的人自願測試,測試的成本要夠低。這成本,包括金錢、時間、不便等。美國或本地沿用的「核酸測試」,問題之一是先要在診所進行,然後把樣本送到化驗所分析,因此往往要等上一天才有測試結果。到診所或政府檢測中心測試需要預約的話,時間和金錢等種種成本,導致實際上只有出現病徵或知道自己接觸過感染病毒的人才會花這成本進行測試。故此,即使「核酸測試」的「靈敏度」(sensitivity)比「抗原測試」高,在經濟學的需求定律約束下測試不但難以普及,願意接受測試的人亦不會經常做。袁教授說得對,但他的對,是因為政府沿用「核酸測試」的成本在一般市民眼中太高了。

需求定律推斷,「核酸測試」在實驗室裏的「靈敏度」再高,測試對在社區中找出高風險播毒者進行隔離的作用始終有限,這是經濟學分析。相反,「抗原測試」方便測試者在家中一試再試,實際上頻密的測試比理論上靈敏的測試,對控制疫情其實更為有效,這也是經濟學分析。

靈敏度過高的經濟成本

「有輕微病徵人士透過政府門診或私家醫生接受病毒檢測,是找出確診病例的最有效方法之一」之說,帶出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我們為什麼要找出確診病例?是為了及早醫治,還是盡早避免確診人士在社區播毒?後者的話,確診與播毒之間又有什麼必然關係呢?

政府沿用的「核酸測試」在醫學界被視為黃金標準,皆因它的「靈敏度」比「抗原測試」或「恆溫環形核酸增幅法」(LAMP)等快速測試高。問題是,極高的「靈敏度」對控疫不一定是好事。不同測試背後的科學原理,留待流行病學專家作深入解釋。這裏我想說的,是最近流行病學界開始質疑「靈敏度」高低是否控疫政策所相關的測試標準:

It’s time to change how we think about the sensitivity of testing for Covid-19.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and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are currently almost exclusively focused on test sensitivity, a measure of how well an individual assay can detect viral protein or RNA molecules. Critically, this measure neglects the context of how the test is being used. Yet when it comes to the broad screening the United States so desperately needs, context is fundamental. The key question is not how well molecules can be detected in a single sample but how effectively infections can be detected in a population by the repeated use of a given test as part of an overall testing strategy — the sensitivity of the testing regimen.

準,不準?視乎目標是什麼。經濟學的術語,當控疫政策目標是減慢甚至停止病毒擴散,「靈敏度」其實並非政策所相關的參數。要有效地在社區中找出高風險播毒者然後進行隔離,測試的「靈敏度」不是愈高愈好。早前便有外媒報導,麻省、紐約、內華達有數據顯示 9 成確診人士其實只帶有極少病毒,由於病毒愈多播毒能力愈高,確診並不等同播毒。

有圖有真相,米納在《時代雜誌》以一幅圖解釋「靈敏度」過高的經濟成本。不幸感染 COVID-19 的人,體內病毒的數量先升後跌。升得快、跌得慢,病毒感染者的播毒期主要由感染後第 3 至 5 天起開始可以播毒,而感染者往往要在感染後第 5 天以後才出現病徵。出現病徵後,病徵可持續數天甚至數十天。但有病徵和能播毒又是兩回事,因為當感染者的病毒跌至一個水平,他們其實是不會繼續播毒的。需求定律約束下的測試行為,成本高的「核酸測試」一般人不會無緣無故去做,而到了出現明顯病徵後才預約做測試,測試呈現陽性結果的時後他的播毒能力已經達到極低水平。換句話,「核酸測試」證實確診的一刻感染者往往已中招超過一星期,播毒亦已超過 5 天,而這一刻才把確診者隔離 10 天或更長時間,隔離期間的大部份時間確診者其實已經不再播毒。把沒有播毒能力的人隔離,隔離導致的生產力大跌是一種經濟浪費。

相比之下,「靈敏度」較低的「抗原測試」更接近一種「播毒測試」:

「Antigen tests are “contagiousness” tests. They are extremely effective (>98% sensitive compared to the typically used PCR test) in detecting COVID-19 when individuals are most contagious. Paper-strip antigen tests are inexpensive, simple to manufacture, give results within minutes, and can be used within the privacy of our own home. 」

密密試,「抗原測試」會比「靈敏度」過高的「播毒測試」更快更有效確認出社區內播毒能力高的感染者。盡早確認盡早隔離,疫情才有望盡快受控,

傳染病學家與經濟學家要分工更要合作

幾天前,《紐約時報》一篇文章問:Should Isolation Periods Be Shorten for People With Covid-19?考慮應否縮短隔離時間,既有傳染病學的考慮,亦有經濟學的考慮。前者,近期研究發現,感染者的播毒高峰期為出現病徵前的 2 天至出現病徵後的 5 天;後者,需求定律約束下,縮短隔離時間有助鼓勵病徵輕微甚至沒有病徵的感染者進行快速測試和自我隔離。

COVID-19,是傳染病學問題;涉及控制疫情的公共政策,卻又是經濟學問題。又是經濟學問題,皆因感染、測試、隔離,都是受着需求定律約束的經濟行為。任何控疫政策,難免有其控疫以外的經濟含意。單由傳染病學者決定控疫政策,容易制定漠視成本效益原則的政策。

至今,涉及控制疫情的公共政策大致有三大方向:其一,封城(lockdown);其二,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其三,檢測與隔離(test and isolate)。封城(或大幅收緊社交距離)有巨大經濟成本,我的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大半年前曾估算,不控疫的人命損失價值與美國 3 成 GDP 相約,而全面經濟停擺導致的經濟損失卻比 3 成 GDP 還要多;群體免疫的成效,瑞典經驗似乎不太理想;全民檢測的挑戰,是怎樣的檢測方法才可吸引全民或至少普遍市民參與?原來,提出檢測與隔離這控疫政策的,也是位經濟學者。當各地專家在爭論全面封城和群體免疫之間的利弊,大半年前 2018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默(Paul Romer)提出了檢測與隔離這第三個選項,檢測與隔離的三部曲包括:(一)全民測試;(二)把確診者隔離;(三) 再測試、再隔離。

羅默的概念,未用充份考慮到普遍市民參與測試的誘因;米納的建議,剛剛利用「抗原測試」解決了參與度低的問題。最近,米納更聯同 3 位經濟學者,透過數學模型去分析快速測試的成本效益。傳染病學家與經濟學家的合作成果如下:

「We find that the fiscal, macroeconomic, and health benefits of rapid SARS-CoV-2 screening testing programs far exceed their costs, with the ratio of economic benefits to costs typically in the range of 4-15 (depending on program details), not counting the monetized value of lives saved. Unless the screening test is highly specific, however, the signal value of the screening test alone is low, leading to concerns about adherence. Confirmatory testing increases the net economic benefits of screening tests by reducing the number of healthy workers in quarantine and by increasing adherence to quarantine measures. 」

簡單總結,「抗原測試」的效益比成本高出 4 至 15 倍!

控疫的公共政策除了以上提及的三大方向,還有終極一招 — 消滅全人類。不是嗎?沒有人,就沒有確診。當然,這一招的代價太大了。是的,比較任何控疫政策,不得不考慮它們的代價。

百分百落實防疫措施的代價

米納教授希望聖誕前讓愛人生活如常。同樣是傳染病學專家,袁國勇教授卻呼籲市民在聖誕節盡量不要外出聚會,要過一個「安靜」和「心中有喜樂」的節日。袁教授似乎不知道,8 月至 10 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 6.4%。敢問袁教授,廿多萬失業大軍即使足不出戶,又怎樣過一個「安靜」和「心中有喜樂」的聖誕節呢?

袁國勇又表示,如果防疫措施百分百落實,確診數字可以清零,問題是市民和多個業界都做得不足。經濟學家又要問:確診數字清零的代價究竟有幾大?男男女女和食肆酒吧等多個社會界別樣樣做足的成本又是誰來埋單?最近外媒有報導,日本 10 月的自殺人數高達 2,153人,比因疫情而死亡的人還要多,當中女性的自殺率更比去年同期上升超過八成,反映女性在疫情下失業和照顧小孩所面對的壓力可能比男性大。本地經濟數據顯示,近 16 年來高位的 6.4% 失業率,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的相關數字更是 11.2%。我不清楚限聚令之下醫護界的失業率如何,但從事公共行政、社會及個人服務的失業率就只有 3.2%。同意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提到:「我們見到大量醫療人員、現職及退休公務員和輔助隊伍成員,眾志成城,肩負起醫學監察、個案追蹤、病毒檢測、 檢疫及治療等大量工作」,但因限聚令進一步收緊而肩負起失去大量工作的無辜市民,對控疫的付出不一定比醫療人員少。限聚令等控疫政策除了違反私有產權,還涉及社會資源調調動和收入分配等傳染病學以外的問題。確診數字清零的代價再低,為什麼要受限聚令影響的界別一力承擔?

最後袁教授亦批評一些自私的名人確診後不願透露接觸過誰,增加了當局追蹤難度。經濟學家再要請教袁教授:私隱何價?除了呼籲,傳染病學有否理論有效鼓勵市民合作?

需求定律的市場呼籲

自本年 7 月,米納教授在不同媒體介紹「抗原測試」的控疫成效,還設立網站https://www.rapidtests.org 詳細解釋背後的科學基礎。密密試的快速測試,毋須在幾天內完成及停止上班上學才有意義。相反,推廣「抗原測試」的意義正正就是盡快讓市如常民上班上學:

「Entering a grocery store? Take a test first. Getting on a flight? There’s a test station at the gate. Going to work? Free coffee is provided with your mandatory test. 」

聖誕前讓愛人生活如常。美國比香港優勝的地方,是有米納教授向市民解釋測試的「頻密度」比「靈敏度」重要;香港比美國優勝的地方,是政府容許家用的「抗原測試」在市場自由買賣。先測試,後生活,為的是避免向身邊的愛人播毒。好好保護你的父母,如常回家做冬前先快快做一次「抗原測試」。我今年的聖誕願望,是可以約定你到戲院先測試後欣賞《消失的情人節》。

作者簡介:徐家健,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大學香港經濟及商業策略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原文刊於《明報》,此為加長版,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