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ct Check】袁國勇「140 萬人感染、 1.4 萬人死」論根據何來?

2020/2/7 — 16:19

早前袁國勇接受商台節目電話訪問時警告,如政府不作為,而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率跟流感相似達五分之一,全港會有 140 萬人感染 [1] 。他又指,就算死亡率當作不是 2% ,而是 1% ,都有 1.4 萬人因此喪生」。

其實,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亦在本周曾推算,政府任由病毒傳播會有兩三成市民受感染 [2] ;他以 2% 死亡率推算,稱死亡人數將會是「不敢想像」。

很多人擔心疫情是否如專家所說這樣嚴重。首先要了解的是,兩位專家都以季節性流感的數字估算感染率。我們先看來自衛生防護中心近三年冬季高峰期(只計每年第三、四周,下同)的急症科有流感病類徵狀病人的流感確診比例,感染率由 17.6–25.4% 不等 [3]

廣告
年份第三周確診數字*第四周確診數字*
2015–19246.1254.1
2014–18237.2247.5
2013–17151.9176

*每 1,000 人確診人數

如果覺得急症的流感確診比例不能準確反映全香港人口感染比例,我們再看一下政府門診與私家診所呈報的數字,留意 2018 年政府才統計門診與私家醫生呈報數字,所以只能對比 2018 與 2019 年冬季高峰期(第四周)的數字,感染率大約是由 1% 到 7.6% 不等 [3]

廣告
年份政府門診確診數字*私家診所確診數字*
201910.461.5
20189.776.8

*每 1,000 人確診人數

相信兩位學者都以急症流感確診比例去推算香港人口流感比率,這個考慮主要是因為病情較嚴重者才會求醫,以及有危害性命之虞,感染輕微者者則選擇到政府門診或私家診所,而受感染而無病徵者亦可能根本就不會當病是一回事或沒有求診 — 情況如現時兒童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並無太多嚴重病徵,所以我們鮮聞兒童感染報道 — 實際流感或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數可能比當局數字顯示的更高。這部份應該沒太多爭議。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死亡率的問題。根據去年刊於 Epidemiology & Infection 的港大與哈佛醫學院合作的研究 [4] , 2009–2016 年香港與流感相關的超額死亡率 (excess mortality) [5] 為 0.187% 。如我們完全將新型冠狀病毒當每年的流感流行看待, 140 萬人感染的話,可能會有 2,618 人死亡;同樣的感染人數,如以 2009 年 H1N1 豬流感大流行的全球死亡率 0.001–0.007% (已連同病毒引起的心血管疾病病發)[6] ,死亡人數更可能低至 14 人。

哪到底何栢良與袁國勇所說的 2% 從何而來?原來這是來自現時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死亡率,截至 2 月 7 日早上的數字,全球有 31,481 人感染, 639 人死亡,死亡率剛好就是 2% 。所以在死亡率問題上,兩位學者都並非在說流感的模型,而是已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死亡率。

袁國勇不擅言辭也非第一天知的事,過去他也曾稱食「生的三文魚好似食屎咁」。他將現時冠狀病毒病死率減半推算,相信是希望盡量降低市民對病毒的恐懼程度。這也印證到 scienfitic communication 是一門非常重要的學問,少說一點背景資料足以造成誤會。

至於為何 2009 年 H1N1 豬流感的死亡率如此低,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CDC) 引述 2012 年一份報告 [6] 說法指,當年豬流感有 80% 病死的是 65 歲以下人士,與典型流感大流行的情況不同,後者 70–90% 的病死患者都估計是 65 歲或以上人士,所以我們也不可以完全借鑑豬流感大流行的數字去推測現時疫情。

亦有微生物學家在電郵交流中提醒,雖然流感病毒與冠狀病毒同樣會產生類似病徵,但不同病原體在人體的表現都差異甚大,因此傳染病學上很少參考其他呼吸道病毒來計算死亡率。相反,造成類似病徵的病毒傳播途徑相似(不完全相同,但可推論),因此計算傳播速率更加客觀,這亦是為何兩位專家都以流感傳播方式為參考對象。

另外,新型冠狀病毒的 2% 病死率是較為保守的數字,畢竟中國有沒有如實報告仍是一大疑問,更重要是疫情未完,未來死亡率仍會有所變動。

過去的疫症如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大爆發、 SARS 、 MERS 的死亡率分別是 10–20% [7] 、 9.6% [8] 和 34.4% [9] 。我們可以較為慶幸的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在這幾次疫情中都相對偏低。現時已有跡象顯示有社區爆發跡象,大家絕對不能鬆懈繼續注意衛生。最重要是源頭管理,暫時封關阻截是必須的,否則香港有再多醫護人員,整個醫療系統都會被拖垮。

註:

  1. 以 700 萬人計算
  2. 同以 700 萬人計算,即 140–210 萬人
  3. 衛生防護中心流感速遞
  4. Wong, J.Y., Goldstein, E., Fang, V.J. & et al. (2019). Real-time estimation of the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mortality in Hong Kong. Epidemiol Infect. 2019; 147: e217. doi: 10.1017/S0950268819001067
  5. 即暴露於某種有害因素(流感)的死亡數減去在一般環境背景值下所造成的死亡數
  6. Daswood, F.S., Iuliano, A.D., Reed, C. & et al. (2012). Estimated global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the first 12 months of 2009 pandemic influenza A H1N1 virus circulation: a modelling study.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published on 26 June 2012. doi: 10.1016/S1473-3099(12)70121-4 
  7. CDC. (20 March 2019). 1918 Pandemic (H1N1 viru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flu/pandemic-resources/1918-pandemic-h1n1.html
  8. CDC. (18 July 2003). Updat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 Worldwide and United States, 2003. MMWR 52(28);664-665.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mm5228a4.htm
  9. WHO. (n.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mers-cov/en/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