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二八不是一天就過去了

2021/3/1 — 13:57

「二二八事件」期間包圍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抗議群眾,攝於 1947 年 2 月 28 日上午 10 時。(維基百科圖片)

「二二八事件」期間包圍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抗議群眾,攝於 1947 年 2 月 28 日上午 10 時。(維基百科圖片)

二月二十八日已經過了,有些人覺得只是另一個放連假的日子,或許促銷的時候還能說「慶祝二二八」。有些人則是無感,因為也不知道為什麼所謂的「政客」要每年緬懷這個「節日」。有些人則是希望不要再提這一天,過了就過了,管這麼多做什麼,要走入歷史,走出悲情。

二二八,在解嚴以前,是歷史上很不好談的一天,大概就是輕描淡寫的「官逼民反」四個字帶過,遑論這一天會放假紀念。要談歷史,可以談很多,甚至有專書可以討論。不過,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大概就是:「民進黨到底要操弄這件事到什麼時候」這種說法。或者是,「事情都過了這麼久,還要從這裡得到什麼政治利益」。抑或是「繼續談二二八,不就是繼續撕裂族群的一種政治提款行為」?

在解決這件事之前,先來談中國的近代政治災難史。中國在 1959 年到 1961 年,因為領導人毛澤東決定要在 15 年內超英趕美,實行所謂大躍進,我們在相聲裡聽到的人民公社數羊的笑話、幾百公斤大蘿蔔的神話,都是在這時候開始的,因此發生了大飢荒,全國有數千萬人餓死,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人禍之一。在 1966 年到 1976 年的文化大革命時期,傳統文化被摧毀殆盡、平民死傷超過百萬人,同樣是一場嚴重的浩劫。中國至今,從未檢討與反省過這些人為的政治災難,讓太多家庭支離破碎的原因,更不可能公布真相。因此,往後的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當然不會當一回事。而新疆的種族滅絕、香港的殘酷鎮壓,更不會是當權者在乎的事情。對他們而言,歷史只是任人裝扮的小姑娘,他們愛怎樣就怎樣。

廣告

黃媽典、莊木火被槍決示眾、楊元丁被槍決後踢入河中、陳澄波的手被鐵絲穿過後槍決、黃朝生的屍首至今下落不明、郭章垣在媽祖廟前被殺害、李瑞漢被失蹤、小孩送去孤兒院、湯德章曝屍三天無人敢幫忙、王添灯被淋上汽油燒死、蕭朝金、葉秋木的鼻子、耳朵、生殖器都被割除、張七郎父子、潘木枝被滅門。好了,夠了,台灣的各行各業菁英,以及上萬的無辜民眾,從這一天開始,被陸續誘捕、屠殺,他們的後代,找不到家人、找不到工作、找不到正義,一直到解嚴以後,才有機會說出來自己心中的悲痛。指使殺人的、執行屠殺的,福祿雙全、壽終正寢。如果台灣多數民眾還是認為,殺人要判死刑,那麼這些過去的人,又該如何追究?

都過去了?不好意思,對於被殺害的人,他的人生,停留在 1947 年 2 月 28 日以後的某一天。他的後代,被國民黨政府點名做記號,終其一生是情治單位注意的黑名單,被跟蹤、被注意、被壓制,永遠無法成為一個正常人。自己的阿公、爸爸,原本是醫師、律師、議員、老師、公務員、工人,不知道什麼原因,消失在黑夜裡,有的領到殘缺不全的屍體、有的不准收屍、有的再也不知道去哪裡,然後這件事,大家就隨便算了,只要講了,就是政治人物在操弄族群意識、就是在破壞團結、就是應該要走出悲情,不要沈溺在過去的歷史傷痛中?

廣告

嘿,你們這些「要人家忘記傷痛」、「談二二八就是操弄族群」的人,二二八不是一天就過去了,這是五十年以上的痛與恨,你要人家忘記殺父仇人,不用紀念、不用追究、不用知道真相,這是不是太過於泯滅人性?像是中國,只會一再的重演悲劇,畢竟現在誰還在談文革、談六四?大飢荒、文革、六四、新疆、香港,那些被無辜殺害的冤魂,以及他們的家屬,就像是壓住中國共產黨胸口的一塊巨石,總有一天,會爆發嚴重的反作用力。

不願意面對與反省真相的國家,沒有資格立足在人類文明的歷史,更會持續的犯下錯誤。紀念二二八,是為了撫慰在世的親人、記取所有的教訓、譴責濫權的殺人犯,身為這塊土地上的參與者,沒有權利要別人不要哭了,縱然他們的淚早已流乾。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