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錯事繼續逍遙法外 要求檢討卻變成受害人小氣的「邏輯」

2020/3/1 — 10:46

電影《風聲》劇照

電影《風聲》劇照

〈河邊春夢〉是一首膾炙人口的台語歌曲,由周添旺老師作詞作曲,早在1934年就已經出版。但是,這首歌在出版之初並不紅,主因可能是當時的主唱是日本人松原靜韻,台語咬字不會太過標準。直到國民黨統治台灣以後,竟然因為一宗社會案件而重新大賣。這宗社會案件,就是有名的「淡水河十三號水門案」,或者,曾經被政府與媒體造神,稱為「中國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故事。

1950年的1月13日,有一位農夫在水門農地外發現一具遺體,報警後相驗,發現是一位十九歲的女孩陳素卿,身旁留有兩封遺書,分別是給張白帆與陳素娟。陳素娟是陳素卿的妹妹,但張白帆是誰?警方介入調查以後,才知道張白帆是陳素卿在報社任職時的同事,因為張白帆是外省人,陳素卿是本省人,兩人雖然相愛,但陳素卿的家族是鶯歌本省望族,不願意與外省人聯姻,因此拒絕這樁婚事。根據遺書的內容,警方判斷是陳素卿為情自殺,就這麼結案。

但是,這兩封遺書的文筆實在太好,引起了台大校長傅斯年的注意,譴責本省人歧視外省人,輿論認為這是中國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本省籍家庭棒打鴛鴦,導致這場少女的悲劇,1月13日應該設為中國的愛情節。而張白帆哭倒在陳素卿身邊的形象,也讓社會為之心碎。後來張白帆自設靈堂,還在陳素卿照片上書寫「千古情癡」,以未亡人身份接受悼念與捐款。這件「殉情」案,儼然成為呼籲族群融合的里程碑,對於國民黨穩定台灣統治,至關重大。

廣告

但是,事情沒有結束。陳素卿的父母認為事有蹊蹺,因為陳素卿的日文比較好,中文並不好,如何寫出如此文情並茂的遺書,長達十頁卻毫無錯字,只寫錯了妹妹的名字,叫做「陳素絹」,台灣新生報的記者姚勇來、沈嫄璋夫婦,開始追查真相,發現張白帆的真實姓名是張清溪,是在廈門被判刑以後,輾轉逃到台灣,並且利用假的台大學生學歷,在報社與廣播電台謀得一職,他看上了陳素卿的家中豐厚,所以誘騙她發生性關係,但是因為陳素卿的家人不願意把女兒嫁給這個來歷不明的男人,他因而轉身與電台同事徐冰軒結婚生子,但陳素卿對他還是不能忘懷,因此兩人在婚後還是有往來。後來家中逼婚甚緊,張白帆於是想出了一個方法,也就是偽造兩封遺書,由陳素卿親筆抄寫,讓家人以為她已經過世,兩人就可私奔遠走高飛。

只是,張白帆後悔了,只覺得陳素卿很煩,因此與她約在13號水門的石柱,綁了兩根繩子,給陳素卿的繩子是死結,自己的是活結,一跳下來以後,陳素卿自殺身亡,但張白帆當然不會死成。這場烏龍殉情案,就在警方與記者的合作下,張白帆坦承不諱,一審原本死刑,最後以加工自殺罪判刑七年。原來羅密歐與茱麗葉是假,但陳世美與秦香蓮是真。而這首〈河邊春夢〉,就因為後續電影的開拍賣座,而流傳至今,成為許多台語老歌手擅長的曲目。

廣告

故事還沒結束,揭發這件事的記者,並沒有好下場。1966年,調查局內鬥,姚勇來、沈嫄璋夫婦被高層認定在福建曾經參加匪諜讀書會,姚勇來莫名被判處15年,晚景淒涼,沒有人敢幫他。而沈嫄璋,則在調查局偵訊室中,大刑伺候,讓她下半身赤裸,兩人架住她,不斷的坐在粗麻繩上滑動,下體血流如注,後來在刑求中死去,草草埋葬在六張犁公墓。電影〈風聲〉的刑求,就是採集過去調查局對沈嫄璋所做的惡行素材。

那時候的政府,就是這麼荒謬。而當時做錯的人,現在還是逍遙法外。當我們想要檢討的時候,就會變成是受害人小氣,老是拿白色恐怖來當提款機。不過,以為二二八或是白色恐怖與他們無關的人,是不是贊成廢除死刑,否則對於殺一人要死刑,殺幾萬人卻希望不要再提,不曉得這是什麼邏輯呢!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