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再讓仇恨成為國民黨復辟的養分

2020/6/10 — 12:23

罷韓國家隊如果有這種心思、體力,為何不好好用在建設國家、造福民眾,放在全心全意鬥爭?非常大遺憾!

韓國瑜被罷免後的記者會上,不但沒有自我檢討,反而把錯都推給民進黨跟「罷韓國家隊」,這看似荒唐的舉動是把兩面刃,國民黨是要就此沉淪或是再次反彈,決定權其實在民進黨支持者的身上。

群眾運動可以不需要上帝,但卻不能沒有魔鬼。

廣告

這是群眾運動研究者 Eric Hoffer 的話。很多人誤會群眾運動中最重要的是領袖,但回顧歷史上你會發現,領袖的重要性更多是造神的結果,真正重要的是形塑一個共同的敵人,是對敵人的仇恨讓群眾聚集在一起。

納粹可以沒有希特勒,中國可以沒有蔣介石,但納粹需要恨猶太人、中國需要恨日本人才能保持內部團結。希特勒被問到是否打算消滅所有猶太人時,他說:「沒有,那要我們勢必得創造另一個具體的敵人。」而蔣介石失去中國,根本原因在於他以為中國人是團結在他的領導之下,但實際上,中國人是團結在對日本的民族仇恨之下,當日本人戰敗,蔣介石也就不再無可取代。

廣告

韓國瑜也是被創造出來的神,他當然具備一定的說服能力,但更重要的是他能夠燃起群眾內心最隱微的對民進黨的仇恨,這種仇恨源於台灣長久的黨國教育體系,可能連選民本人都沒有察覺,但你若觀察那些自認中立的群眾,就會發現他們對國民黨及民進黨的標準大不相同。

從高雄的「又老又窮」到現在的「罷韓國家隊」,韓國瑜的重點都是挑起仇恨,當他過去處於弱勢時,他用「愛與包容」來包裝仇恨,當他現在走到窮途末路時,他用「建設國家、造福民眾」來包裝仇恨,從他的支持者身上,你能清楚得看見韓國瑜帶給他們什麼,不是愛與包容,也不是政府的建設跟人民的福祉,那些包裝的詞彙都是假的,只有對民進黨的恨是真的。

所以對韓國瑜來說,即便他知道罷韓是由基進黨及民間團體發起的,他也必須把責任推給民進黨,因為唯有民進黨才是合格的魔鬼,所以基進黨背後站著民進黨、民間團體背後也站著民進黨。歷史何其相似,當年希特勒也說所有與他敵對的國家,背後都是猶太人在支持。

前面提到的是這種仇恨的歷史因素,但這種不可理喻的仇恨得以凝聚成行動,除了歷史因素必然還有社會因素,在民進黨執政的環境中,一個懷抱著歷史仇恨的人(即使他自己沒有感覺)如果不被他人理解,長期在社會中受到壓抑,進而意識到自己的無能及懦弱後,為了逃避這種自卑感,他就很可能在一點點煽動之下,成為一個熾烈的仇恨者並投身於群眾之中,這就是這種仇恨的社會因素

由於人總會避免把失敗歸咎於自己,於是自卑轉換成了仇恨,獨立思考轉換成了群眾運動。因為自卑是檢討自己的錯,但仇恨只要會怪罪他人就好;獨立需要後果自負,但投身群眾讓他可以拋開個人責任,他不再為自己、而是為了集體在行動。

這也是為什麼平常看似正常的韓粉,在群眾中卻會有諸多不理性的行為,因為在生活中他需要為自己負責,但在群眾中,他誇張的舉止代表的是他歸屬的群體,那一瞬間他的自我消融,早已沒有意識到自己需要為這些舉動付出責任,沒有拘束的他們,才得以爆發出最狂熱的激情。

理解了這種對民進黨的仇恨的兩個因素後,我們就能回頭解釋,為何國民黨的生殺大權掌握在民進黨支持者的手上。

仇恨民進黨的歷史因素,論述上主要就是拚經濟與兩岸關係,國民黨支持者認為民進黨在意意識形態勝過經濟,民進黨執政就會台獨導致中華民國滅亡,不過,這兩點都已被蔡英文化解,也許 2018 年還看不出來,但蔡英文 4 年執政後,股市長紅,防範非洲豬瘟及武漢肺炎有成,減稅、長照更是人人有感,而比起遇到中共就低頭求和的國民黨,她面對中國不卑不亢的態度,似乎更有捍衛中華民國的決心。比起陳水扁,蔡英文的政績和身段都讓許多國民黨支持者根本恨不起來。

因此,韓流崛起中的仇恨,主要還是來自 2016 年國民黨大敗後的社會因素,簡單來說就是源於國民黨的基層支持者在社會中的自卑。就如同我們前面所說,當這種自卑無法被化解,就會轉變為仇恨跟群眾狂熱,為了逃避自卑感,他們會捐贈最多的政治獻金、花最多的時間去造勢拉票,他們就像流滿全島的汽油,缺的只是一把火,如果不解決他們的自卑心理,那罷免韓國瑜就是治標不治本,只要這種對民進黨的仇恨還在,點燃他們實在太容易。

民進黨選後馬上開始約束黨內的支持者及公職人員也是理解到這一點,因為只要民進黨支持者的身段放軟,國民黨的人就恨不起來,當然,這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因為要化解仇恨,以直報怨是不夠的,你還要以溫柔、以同理、以德去報怨,韓國瑜正是害怕民進黨如此,所以罷免後的演說他依然要持續挑起對立,希望民進黨支持者用力反擊。

因為要讓自己痛恨一個人,最快的方法不是找到他的缺點,而是主動發起無理的攻擊來引起爭端,如果對方對你的反擊是合理時,你的自卑心理就會更強烈,進而激發更深的仇恨。這種事在我們生活中不斷發生,在你揭發一個人的過錯使他羞愧時,一般人的反應都不是謙卑低頭道歉而是憤怒及仇恨,國民黨跟韓國瑜就是需要這種仇恨來誘發下一波激情。

所以,對待國民黨跟對待其支持者的態度應該是分開的,國民黨在台灣的作為萬死不惜,但諷刺的是,如果你真的想要消滅這個黨,你卻應該要開始了解並體諒他們支持者的想法,試著化解他們的仇恨心理,就像蔡英文或陳時中,透過實績讓他們理解大家都是為台灣好,就像陳建仁,用溫柔的態度讓他重拾自尊,不再被自卑心所驅使。

如果你的父母、朋友、家人是韓粉,請不要再刺激他們,仇恨及對立是團結最有效的催化劑,但社會為此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他們成長的背景、他們受到的教育,塑造了與我們不同的價值觀,而我們的不理解、我們的諷刺及嘲笑,則把他們堆到了最極端的集體中,可是也許只要一句話、一個微笑、一個擁抱,我們就能把他們拉回理性的世界,不再被情緒所操控,當然,前提是我們也不能被情緒操控。

選舉、罷免不是為了讓我們爽一時,而是為了讓國民黨倒,讓台灣人可以免於被中國統治的恐懼,讓台灣的政治可以擺脫藍綠對立回到政策面的討論,在這個更大的目標之前,當然有委屈、當然不容易,但如果你不把評價國民黨與評價他們的支持者分開,如果你只想嘲諷怒罵而不想使用更理性的語言,那其實就是幫中國與國民黨省錢,他們根本不需要在你身上投資就能製造他們想要的衝突跟混亂。

衝突跟仇恨,正是民粹主義滋長的溫床,也是威權復辟所需的土壤,在情緒之前,我們更應該檢討自己一言一行的實質意義,堅定的打擊國民黨,寬容地收納他們的支持者,不要再給他們任何復辟的機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