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大選・反赤】在台陸生﹕香港都這樣了,如還讓韓國瑜贏,台灣人瘋了嗎?

2020/1/7 — 17:59

台灣大選將於本周六舉行,「中國因素」的影響可謂史無前例,去年 1 月習近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的強硬回應令她人氣急升;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更讓不少台灣人認清「一國兩制」。

《立場新聞》台灣大選團隊,訪問親中媒體《中國時報》員工、模仿諷刺中國《央視》的網紅「眼球中央」、在台陸生以及曾在中國大陸長期工作的台灣青年,剖析「中國」對台灣人的意義。

台灣大選在即。過去 4 年,民進黨政府與中共交惡,許多台灣人都感受到來自中國政府的政治和經濟壓力。

在這股壓力中,一群居於台灣的人相信別有感受 — 來自中國的學生。這一群被稱為「陸生」的人當中,有阿嬌(化名)。阿嬌曾在香港生活,近年來台灣讀書,曾經歷過中國共產政權,以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來到台灣呼吸相對自由的空氣,阿嬌怎樣想?

廣告

她對《立場新聞》記者嘆氣﹕台灣人沒見過壞人,把壞人想的很簡單!

(按﹕下文為受訪者自述。灰匣為《立場》附加背景內容)

廣告

香港抗爭爆發 陸生舉報風氣更盛

其實我不大跟大陸生交流,應該說,我主動避開他們。

他們大部分是小粉紅。或者說,到台灣的陸生,跟香港的港漂學生相比,有個很大的不同,就是港漂學生是 master 為主,可是到台灣的最多是本科生。19 歲前後的他們,更少社會經驗,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上課時,如果知道班上有其他陸生進來,我就會比較少講話。最大問題是,我覺得他們會舉報我。由於香港的狀況,今年舉報風氣更有加劇趨勢。所以,基本上我不大跟他們接觸。儘管我還是在他們的微信群,看他們在幹甚麼,觀察一下輿情。

「小粉紅」是指網上持民族主義立場的中國大陸青年,他們不時會在網上「出征」,大舉翻牆到港台媒體洗版,批評他們認為「不支持中國」的人士。台灣《蘋果日報》曾報道,這些人當中從底層階級到留學海外的年輕人、以至中國大學生都有。

微博有個知名博主叫孤煙暮蟬。她很久以前就舉報過一些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她就是每天看 facebook、twitter,以至最近半年在 telegram、連登,看你有沒有發表一些他們覺得是台獨的言論,做一些截圖,然後把你的個人信息披露出來。如果你的資料有寫是哪家高中畢業,因為通常大陸學生直到高中都會留在出生的城市,所以就能鎖定你的原籍地,進而找到你的父母家人,事情就會很麻煩。

我有段時間常看他,還把她的微博設置成特別關注,看看他會不會燒到我這邊來。

我最擔心的是影響簽證。

陸生到台灣就學,要經過「台辦」,「台辦」會讓學生和家長一齊開會,告訴你遇到台獨人士要怎麼應對﹕你要告訴他們,家裡有很多車、很多房產、很有錢。總之就是,你們去台灣讀書,要為祖國做貢獻,展示陽光健康一面,讓台灣人看到我們發展,讓他們心向祖國。

台辦發給你的證件,是要幾年續一次的,所以就算沒找你喝茶,你也要主動找它蓋章。有甚麼事情,就會直接影響你的簽證,你可能無法完成學業。再者,沒有學生簽證,那也無法在台灣長期居留了。

台辦為一中共機構,有兩面招牌,分別是「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和「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是中國對臺工作領導小組的辦事機構,工作之一是辦理台灣簽證。

「台灣人是瘋了」

半年前香港的事情發生後,我覺得蔡英文一定贏。我覺得,都這樣了,如果還給韓國瑜贏,台灣人是瘋了嗎?

慢慢我發現,台灣真的有很多人是瘋的。如果你去韓國瑜拉票現場,掛一條「香港加油」帶子,你會被圍毆。這就是台灣的真實。

瘋人當中,中老年人比較多,但年輕的也有。走在台北街頭,我覺得自己是在一個被韓粉包圍的世界。計程車的司機、賣豆漿的老闆,或者在 Seven 門口抽煙的大叔,他們都是韓粉。台灣人危機感不夠,很多人不明白韓國瑜當選會怎樣,完全不覺得台灣會變成香港。

現在臉書上有個群組,叫「韓粉父母無助會」。那就是,有些人爸媽是韓粉,他們很無助,在那裡匿名投稿分享經驗。有個故事是:一個媽媽有天突然跟她女兒說:「為什麼你不能像韓冰一樣?」然後她女兒就說﹕「韓國瑜給外面的女人 600 萬,妳要不要?」然後她媽媽就不講話。這種事情最近經常發生。

生於 1996 年的韓冰是韓國瑜的長女,就讀於加拿大卑詩大學社會系。2018 年高雄市長選舉時,曾返台為韓國瑜助選,主攻網戰,是令台灣掀起「韓流」的功臣。韓國瑜勝選後,她也成為輿論話題。而「韓國瑜給外面的女人 600 萬」,則是指韓國瑜的桃色醜聞。去年有台媒報道,韓與一名姓王女子有婚外情,並於 2013 年曾輾轉匯款 600 萬元新台幣(約 155 萬港元)給她買樓。

雖然香港的狀況一定程度改變了台灣的想法,但對藍營有多大撼動效果,我不確定。因為,香港的事在韓粉陣營也和香港藍絲一樣,有一套完整論述,就是說香港人是暴徒,被打死、被強姦是活該。這些人不大能撼動的吧?

要求台灣多支持香港 反被指過份道德要求

我常要求台灣人給香港更多支持。有些台灣朋友說,這是對台灣人過份道德要求,「台灣沒有義務要做甚麼」。我說:「你們傻的嗎?這不是義務。下一個就是你們。你們是要為自己建防火牆,好嘛?」蔡英文整天都在講,這是香港人一生一次的示範,很多人說這是吃人血饅頭。我就想,人血饅頭也好,讓她吃,吃了之後,如果能夠建防火牆,這 OK,對不對?

韓國瑜當選後,第一批送中的將會是那些逃來台灣的香港年輕人。到時就是台灣人賣港。我覺得我不是過分道德要求。

在大選電視辯論會,蔡英文曾讀出一封香港人給她寫的信,信件作者請求台灣人不要信中共。不要落入中國的金錢陷阱,信末如此寫﹕「我們沒有辦法再為你們示範一次」。

關於逃到台灣的年輕人,詳看另文報道:
【流亡台灣】一名勇武巴的牽掛、內疚與迷惘
【流亡台灣】支援逃亡抗爭者 收集前線物資 台灣牧師黃春生:天國無林鄭份

我常常覺得,台灣媒體,我的一些同學、老師,甚至在電視講話的名嘴,他們都把中國理解得非常幼稚。他們沒見過壞人,把壞人想的很簡單,好像小紅帽故事裡的大灰狼一樣,就是非常蠢、簡單、直接。台灣人近年也很受假新聞影響。很多人說要對準假新聞來源,而不是罵那些相信的老年人,但我真的忍不住去罵:這樣你都信?其實不僅是老年人,我認識一些教授也會分享《大紀元》、「新唐人」。這我不能理解。

其實我覺得「中天」也是假新聞。怎可能有電視台,一天可能有一半以上時間都在報韓國瑜?韓國瑜的髮型、韓國瑜的祖宗、韓國瑜的老婆、韓國瑜的女兒 ... 這些就是老年人看的媒體。走在路上,那些小吃店全部都在放中天,太可怕了。

「中天」是旺旺中時集團旗下媒體。關於旺旺中時與中國的關係,詳看《立場新聞》稍後發表的另一篇報道。

到底是甚麼讓人瘋狂到這個地步?有時我覺得,老年人只是孤單寂寞。他們很愛用一個詞:霸凌。說社會霸凌他們。這不是指經濟上,而是,他們覺得被年輕人看不起,或者被嶄新的世界進步價值所拋棄。最近一直有人跟我傳教,說受洗就可以拿到通往天堂的 passport。我覺得,用這個來理解韓粉蠻對的:支持韓國瑜對他們來說就是 passport。你在韓國瑜造勢大會上哭一場,或者在雨中為韓國瑜苦等六小時,就覺得自己獲接納,像找到一個認同。

韓國瑜上月 29 日在台中舉行造勢大會,當日下雨,主辦單位號稱 30 萬人在雨中撐場 6 小時。《中時》報道,有網友在臉書寫道:「我在現埸,我驕傲!我淋雨六小時,我驕傲!我腳踏泥濘,滿身疲累,我驕傲!朋友們,此生,不參加韓市長的造勢,真的遺憾!一路從韓巿長參加初選到現在,陪他哭,陪他笑 … 」

陸生父母曾接電話 勸勿送子女台灣求學

民進黨上台後,很明顯的是陸生數目少了。去年還是前年,很多陸生獲錄取後,來台灣前台辦給他們家長打電話,勸他們不要讓孩子來台灣念書,嚇唬家長說形勢不穩。那年我爸媽也是很擔心,覺得會兩岸打起來,我會變成人質。反正他們就擔心很多。

陸生來臺研修及修讀學位統計

我也知道,經濟上台灣肯定會受影響,特別是那些做旅遊業或開計程車的。可是我覺得,你不能只依靠大陸呀。非常廢話的一個道理就是:怎可能有免費午餐給你吃?她為什麼要白白給你做生意,給你錢?

我覺得蔡英文政府是有調整的,雖然說起來有點可憐,但她也把水果賣到帛琉去,最少她有在努力。學界方面,人文學科研究太平洋的資源也明顯變多。出版也一樣,有些關於太平洋各國的書,你覺得它不可能翻譯成中文,但因為對太平洋的重視,也翻譯了。

蔡英文曾於去年 3 月率團展開「海洋民主之旅」,出訪帛琉、諾魯及馬紹爾群島,討論雙邊合作關係。

雖說民調顯示蔡英文支持率明顯較高,但在台灣,沒有一家民調是準的,這是大家普遍的看法。因為台灣媒體基本上都很清楚分為藍營、綠營,所以各台民調都不可信。有人說地下的比較準,我也不知道。

每次大選,台灣各地均有「地下賭盤」,業務非常興旺,甚至可能動搖選情。《自由時報》就曾報道,有網民貼出討論賭盤群組對話內容,出現「挺蔡但還是投韓,因為不會跟錢過不去」的言論。不同「賭盤」有不同玩法,賠率亦不固定。如有莊家鑑於韓國瑜選情危險,限定玩家只能買韓國瑜贏,賠率 1:3。也有賭盤採用「讓票」方式,即扣除「讓票」後再分勝負。資深傳媒人、前立委趙少康曾於台灣的政論節目中,根據警方接到的賭盤情報,蔡英文與韓國瑜的差距只有約 3%,並不如多個民調所指 20~30% 之高。

同婚公投沒通過的時候,有同志自殺,就是因為大家之前想的太樂觀。我覺得反正都已經沒幾天,就不要去想甚麼民調。總之你就去投票,把它當成已經逼到你門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