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青年:這一夜,我把「香港加油」穿在身上

2020/1/11 — 19:01

作者攝

作者攝

廿六歲的 JL,還有點嬰兒肥,皮膚白晳,髮型剷得短短,笑起來眼睛瞇成一線,在蔡英文造勢晚會上,她站在台面,手舉着代表同志平權的彩虹旗,戴着旗手的性格黑手套。

等到喜歡的樂隊「滅火器」出來演出,她大力搖動旗幟,整個身搖擺着,晚上九時許,蔡英文出來,她笑得更開懷。

在台灣總統選舉前夕,JL 全身穿着參考香港抗爭者的全黑衣造型,T 恤上的胸口印着「香港」兩個字,頭上綁着的布條密密麻麻地寫滿「香港加油」,原來這件上衣和這條布條,她在台北穿了一陣子。她說,這條布條是參加獨立音樂節時拿的,這件上衣是從獨立書店的朋友那裡得到。

廣告

十二月底,開車上班,光顧店鋪,JL 有時也會戴上這條布條,走在台灣的街上,惹來奇怪的眼光,關注的查詢。

她會把握機會介紹香港的反修例運動情況。JL 說:「有店鋪老闆問我這是造型還是什麼?有些人聽完覺得,世界還是很和平,我想太多了 。」JL 大學畢業後,現在是軟體工程師。

廣告

為甚麼在台灣的選舉,她穿着「香港」?她說,有些人對政治冷感,厭惡黨派鬥爭,要讓台灣人明白選舉的重要性,需要一個「故事」做切入點,讓大家關心自由民主,而香港,就是那個擺在眼前,真實而震撼的故事。

JL 從來沒想過有這一天,她要把香港穿在身上,來說明台灣的危機和狀況:「看香港就知道,一國兩制不行,如果香港完蛋,下一個就是台灣。」她說,這就是台灣坊間所說的「芒國乾」(亡國感)。

為了提醒台灣人去投票,JL 每天都把「香港加油」四個字戴在身上:「錢再賺就有了,但是『民主自由』如果失去的話,是要命來換的。」

她希望提醒台灣人,要有危機意識:「今天我戴上『香港加油』的布條在台北街上走,希望有一天不會需要別國人民戴上『台灣加油』的布條替我們加油。」

作者攝

作者攝

親身遊歷香港,JL 只在幾年前去過一次,五天四夜的行程,觀光購物,還經歷了不太愉快的遭遇,她和同行的母親被誤會為內地自由行。

因為說國語,和母親購物時,在餐廳叫餐時,遭店員冷待,她當時還不明白,後來才知道當時中港矛盾正熾熱。

直到去大嶼山看大佛,導遊說了一句話,本意是讓她感到高興,「導遊說,為何大佛建築時朝北,原來是要面向『偉大的北方祖國』,我覺得很奇怪,對我來說,甚麼是『偉大的北方祖國』?原來她把我當作中國人。」在台灣的語境,「中國人」「台灣人」的稱呼,反映了重要的身份認同差異。

在香港的遭遇,她沒有不快,但更了解香港社會:「我有些台灣朋友去香港時,會特意說英語,或台語,因為不想被誤會為中國來的自由行,但我英語不好……」但她沒有因此對香港留下壞印象,六月之後,更熱心關注香港。

「以前覺得香港人只是拼經濟,不理會政治,但反送中之後,才發現香港人關心經濟,也關心自由民主。」

JL 說,她開始關心香港的起點,源於近年開始迷上台灣獨立音樂,喜愛的樂隊包括「閃靈」、「滅火器」、「五五身」,演唱會上音樂人都會提及香港的抗爭。

JL 還會上網直接看香港消息,收看香港網媒《立場新聞》的直播,聽不懂廣東話沒所謂,她還在獨立酒吧認識了香港朋友,看朋友轉發的消息。

不過 JL 也認識另一個三十來歲的香港男性朋友,但那朋友不太支持抗爭,寧可專心工作,JL 也知道不是每個香港人也是站在運動的一方。

我問,「妳應該比你那一位香港朋友更熱血,更關心反送中?」JL 笑着稱是。

JL 臉書上,一邊轉發台灣的本地新聞,一邊轉發香港這邊的 612 抗爭,警察打香港年青人的影像,831 警察衝進港鐵揮棍的消息,還有衝進大學的場面:

「港警進攻大學,那是絕對的精神壓逼,我想跟香港人說,你們並不孤單,有別人在支持你們,香港政府的處理實在令人心寒。」

台灣也有過被壓逼的歲月,為何反而要把香港提出來,來爭取台灣人對自身處境的關注?

JL 感嘆說,戒嚴年代遠去,白色恐怖對一些人顯得遙遠。「因為 228 現在是休假日,有些人還以為這天假期有甚麼值得『慶祝』,不知道是那段悲慘過去,但香港現在發生的事卻很逼近,就在眼前。看到香港的勇武青年把生命輍出去,台灣朋友很敬佩呢。」

年青的 JL,也是自己到台北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去看,重新認識自己土地的歷史,家人不一定談,老師也不一定教,教了也不一定記入心:「我是去那個監獄博物館,逐一數數究竟這裡曾經受難的有多少個人。」

然而 JL 對香港抗爭的關心,卻沒得到家人欣賞。來自單身家庭的她,母親選擇把票投給韓國瑜,六十多歲的母親,年青時從事百貨銷售,很懷念 80 年代台灣經濟起飛的歲月,認為掙錢生存更重要,母親更對女兒批評,香港年青人上街是「暴徒」。

香港的黃藍撕裂,世代價值觀衝突,在台灣一樣發生。

「在香港被打的是年青人,在台灣引起的共鳴,特別是對年青人群體影響很大,中老年人看的資訊是另外一堆。」我在台北曾經遇過一些計程車司機,形容香港示威年青人是「給美國控制」、「給別人煽動」。

JL 童年時就知道自己喜歡女生,會不會因為現政府通過了同志婚姻,而傾向把票投給民進黨?JL 說,以前年紀太小沒投票權,沒有這個想法,她也知道有少部份同志,寧願投給國民黨。

「婚姻平權只是一個考慮點,加上有人認為國民黨也有個別立委支持同志平權,又或家庭背景影響,即使是同志,也會支持國民黨。」

JL 的家人,政治取向比較藍,談下去才知道,上一屆她自己是首投族,JL 在 22 歲第一次投下的選票,不是投給蔡英文,而是選擇投給了國民黨的朱立倫,童年時更曾仰慕過馬英九。

說起這段往事,JL 有一點不好意思,但認為是一個成長的階段,她想了一陣子,淡淡然地回憶昔日的自己:

「以前小時候的心態是崇拜主義,覺得大人物很正派,覺得他們把國家建設得很偉大,經濟起飛呀,基建發展呀。我還記得馬英九當選,我歡欣鼓舞的,覺得他真是一個清廉的大好人。」說起舊時的自己,語氣天真起來,小女孩一樣。

直到近年接觸更多獨立音樂,才從中慢慢認識社會,認識政治,認識自己。

她説,這次票投蔡英文,除了同志婚姻有一定程度的進度外,還喜歡她的兩岸政策、吸引台商回流的方向、對弱勢社群的關顧,同志婚姻一項,「等了三十年,做到了起步,至少讓不少同志伴侶在過世前等到了。」

JL 沒有覺得自己的過去的投票選擇是污點,反而更體諒其他人的投票意向:「有經歷,才會明白別人投票時的心態,今天去遊說別人時就知道中間缺乏了甚麼,不能一蹴可幾,反而因為自己過去沒投票給她(蔡英文),這一次就會更努力去想一想可以幹甚麼,去彌補過去的。」

JL 把自己臉書上的頭像,轉成了一朵枯萎的黑色紫荊花,那是香港的區旗的抗爭版本,而她也把個自己的臉書個人簡介,寫了幾句話。

「無辜的人,昨天已犯了明天的罪;
ㅤ有心的人,原罪是沒本事諂媚;
ㅤ無臉的人,受不起被餵飽的恩惠;
ㅤ有夢的人,再也沒有自由,閉嘴。」

這幾句話,來自台灣獨立樂團滅火器一首名叫《雙城記》的歌,由林夕填詞,寫給香港反送中運動。

JL 在臉書說,有一次她在頭上綁上了「香港加油」的布條出席了一個獨立音樂會,音樂會上有人忽然拍拍她的肩,說了一聲謝謝,滅火器在台上唱這首歌,她看到剛才拍她肩的那個人失聲痛哭,JL 猜道:「這個應該是香港人,一個無法真普選的香港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