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在買賣與人道之外

    【文:一個律師的筆記本】

    外交援贈這種事情的性質非常微妙。它不太能算是買賣,因為它通常沒有特定的交易對價。不過,它也不是單純基於人道。

    不是說援助者完全沒有人道考量,但人道是平等的,而且沒有哪國國民會比他國國民更平等。如果只是「人道」,那就應該是把全世界所有人一併納入考量,再依照苦難程度來決定資源的分配順位。然而,這個世界慘無止境,充滿無窮無盡的苦難。真要說起來,處境比我們更艱困的國家有的是,照這樣慢慢排,我們是再怎麼排都排不上。我們竟然能夠拿到援贈,就說明了這不僅只是什麼「人道施捨」那麼簡單。

    說穿了,援贈存在著不同於買賣與人道的考量。它所著眼的,並不是特定個別的交易對價,而是希望與受贈方維持穩定的互惠。援贈行為本身,就是一種對於敵友關係的識別與確認。相對的,受贈方也要能夠站穩盟友的立場,互惠才會可長可久。畢竟,沒有人會喜歡被自己曾經幫助的人反噬。

    有些標榜「務實」的論者,主張在國際之間縱橫遊走,藉此牟取最大利益。事實上,這種論點就是「騙到外援之後過河拆橋」的隱諱說法。抱持這種想法的人,看似不受意識形態的侷限,跟各方勢力都可以打交道,但也等於是無法跟任何勢力建立長期穩定的互惠關係。所有往來都是短期性的交易,所有往來對象也都要提防哪天會被反戈一擊。

    這種作法,其實就是讓原本的盟友認定你沒有繼續合作的價值,但敵人的惡意卻絕不會因此而稍減。到後來,最可能產生的結果就是戰略自殺。雖然這種作法以「務實」自相標榜,但本身就是以脫離現實的幻想為基礎,好像可以單靠自作聰明,就將列強玩弄於股掌之上。

    不幸的是,這種想法在一些喜歡自詡「客觀中立」的「知識份子」當中,特別容易流行。實際上,他們所謂的「客觀中立」,也就是「缺乏政治德行」的代名詞。朱熹有云:「為機械變詐之巧者,所為之事皆人所深恥,而彼方且自以為得計」(參《孟子集注》卷十三),這話還是有些道理的。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