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B

守護台灣的民主價值 為香港爭取喘息空間

台灣線上六四晚會以及六月九號反送中大遊行的線上記招中,主辦方都有找我拍攝影片,以港人的角度去談及這些事件。以往數年一直與台灣公民社會合作,參與演講的場地由慕哲珈啡館到立法院,議題由雨傘運動到香港未來。基於地緣政治因素,台港所面對中共威脅是同出一轍的,分別是台灣有著天然海峽屏障,以及本就運行多年的政治實體,沒有如香港般盤根錯節的中共滲透操控。

在數年前坊間、政界、學界開始不斷窺探傘運和太陽花運動的異同時,我便覺得應更深化兩地交流,因此有華人民主書院、經民聯等單位邀請我參與不同活動時,我都是義不容辭的。在這些發言中,我都會首先感謝台灣政府、社會上上下下對港人的支援,包括聲援香港民主運動、開放專案接收手足、提供人道救援等,讓很多受政治逼害的抗爭者都能率先逃到這個最接近的民主地區。

隨著港人社群外移,居台的港人數目只會有增無減,而六四晚會、反送中周年晚會等特別節日,在未來的規模就會愈來愈大,漸漸成為台灣的「本土盛事」。對很多台灣人而言,六四是發生在「鄰國」的事,在八九年也沒有像香港般整個社會大規模動員,有過百萬人的遊行,因此六四的記憶沒有像上一輩港人般深刻,也沒有親切參與的感覺。但對新一代的香港人,例如在六四屠城後出生的我,既沒有在電視觀看新聞直播,也沒有參與百萬人大遊行,其實已經沒有深刻的臨場感。新一代的香港人傾向以擺脫國族認同的角度悼念六四,我們聲討屠夫政權並非因為「血濃於水」、「同胞有難」,而是切實地感受到我們與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工人都是面對同一個殘暴政權,而這個政權依然用著同一個為保權力不擇手段的思維,去打壓香港、台灣。因此,台灣人也可以從這種角度思考六四,也希望之後這段或會在香港「被消失」的記憶能夠在寶島傳承下去。

反送中運動迎來兩周年,台灣在當中也扮演著非常奇特的位置 ── 事件的「始作俑者」陳同佳在台灣犯下謀殺案,台灣政府也澄清了香港政府根本沒有主動尋求官方協助,讓林鄭企圖用這宗案件「過橋」的陰謀未能得逞,大眾都清楚提出逃犯條例是具有政治企圖,希望將政治犯運回大陸審訊。另外,在運動期間台灣公民社會也動員不少集會、遊行支持,充份表現到兩地唇齒相依的關係。

台灣是我最其中一個最愛的地方,有著相通的文字和大多數港人都掌握的語言,也分享著對民主自由共同的追求。台灣在國際社會爭取認同,也是作為港人應該全力支持的。只有透過更多國家意識到中共的威權擴張,守護台灣的民主價值,才有可能集結更大力量,為香港爭取到喘息空間。

台港公民社會真正匯流才剛剛開始,我也深信大家必定會同步向前,抵禦中共。我也期望在疫情退卻後,能夠到台灣出席講座,以及見見朋友,吃在英國吃不到的地道小食。

👉訂閱Patreon,了解我的思想、工作、生活:https://www.patreon.com/nathanlaw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