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Photo by Lisanto 李奕良 on Unsplash

    對政府寬容,不認真監督政府,就是對人民殘忍

    政府到現在仍然堅持疫苗政策完全不透明,甚至連疫苗的分配運用都是指揮中心說了算.以至於產生有些縣市七十五歲以上長者可以打到疫苗,有些縣市卻只能提供給八十五歲以上的長者,造成如此差距的依據是什麼?剛開始沒有人交代說明,連要負責執行施打的地方政府首長都不知道!

    為什麼需要如此防地方政府如防賊呢?更進一步,那麼構成民主社會的首要條件:人民知的權利又在哪裡呢?疫情期間,我們的立法院並沒有停擺,照理說立法諸公們不是應該代表人民行使權力,應該替我們將這些與疫苗相關的公共政策資訊問出來?

    因為政策完全不透明,所以在社會上流傳了許多似是而非的說法。例如一個說法是:疫情那麼緊急了,經濟損失那麼大,哪還有時間等國產疫苗做三期測試,當然是趕緊讓國產疫苗上市啊!這個說法是標準的倒果為因,目前難得能看到的資料明明就顯示政府早在去年就決定並通知這些廠商,他們發展的疫苗不需要進第三期測試,那時候他們能預見台灣會爆發這波疫情,為了搶時效所以做這樣的決定?

    當然不是!高端疫苗公司總經理在解盲記者會上的說法很值得我們參考,他直言:做三期測試很昂貴,平均一個人要一萬美金,做到合乎國際標準要四萬個樣本,那就是四億美金。記者會上總經理表面上說高端仍然會努力進行三期測試,然而攤開這樣的成本,你還相信他們真的會去進行三期測試嗎?

    那麼為什麼去年就決定國產疫苗不必三期測試的理由也就呼之欲出了吧!很簡單,如果要求三期「期中報告」才能申請「緊急使用授權」,本土的這幾家公司恐怕就知難而退,根本不願進行研究發展了。所以大家不願面對的現實是,我們的政府是用這種方式扶植國產疫苗產業,用這種方式推動「戰略」的:從一開始就降低標準,從來沒有打算要培植出合乎國際標準,可以得到國際認證,可以在國際上行銷的疫苗,以此為目標,並且以此來訂定隨後相關的政策。

    因而政策不能透明。請大家自己想想:如果政府從一開始就表明了我們要發展的是這樣降低標準的疫苗,你會同意、會支持嗎?如果你當時知道不會支持,那現在為什麼又要試圖說服台灣人民接受呢?

    再退一百步假設:如果當時政府不主動妥協降低標準,就是用國際規格來要求國產疫苗,那會發生什麼事?最有可能的,幾乎可以確定的,那在商言商這幾家公司都不會投入研發,那麼政府就必須更積極向外購買國際疫苗,不可能以算計國產疫苗七月可以開始生產的方式,向外買得那麼慢、買得那麼少。那你覺得以目前疫情爆發的現狀來說,哪一種情況會比較好呢?

    事實上,這樣的兩難仍然存在。依賴信賴國產疫苗,就不用努力求購國際疫苗,也就可以有很多政治立場上的堅持與運作空間。但依賴信賴國產疫苗也要付出很高的代價,包括持續鎖國,也包括社會公平性的代價。國產疫苗不用經過三期測試,政府就只要等著發放「緊急使用授權」就好了,不必費事去找去買國際疫苗,他們很省事,但對於台灣人民,這真的是最好的選擇嗎?

    對於那些仍然熱衷於用各種似是而非說法替政府疫苗政策辯護的人,我只能提醒:在任何一個社會中,對政府寬容,不認真監督政府,就是對人民殘忍。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