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爸媽出軌,對象是韓國瑜

2020/5/17 — 11:27

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呂律師您好,感謝您百忙之中點開了我的訊息。標題有點驚悚,但我內心受到的打擊很真實,事情是這樣的:我是在台北漂了 3 年的青年,因為工作工時很長,幾乎沒有放假的時間。今年過年回高雄是我今年第一次回家(連總統大選都沒辦法回去),本來就預定6月第一個禮拜回家,很巧的,罷免投票日就在那週舉行。

我打了第一通電話給爸爸:

我:6/6 坐早上高鐵回家。
爸:要罷韓哦。
我:政府就選那天,我有什麼辦法?(我心裡OS:奇怪,女兒回家關韓國瑜屁事)

廣告

於是,我決定試探他們,第二通電話是這樣的:

我:6/6 早上回去,先跟你說,我會順便去投票。
媽:去投啊,你們到底為何要罷他,年輕人都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我只是禮貌性跟你說而已,妳不需要立刻否定我要做的事情。妳支持韓國瑜,我也沒否定妳啊,我也沒叫妳不要去投票啊。
媽:(繼續說)反正你們年輕人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以下省略三億字抱怨)
我:那我不回去了,可以嗎?
媽:太好了,那就不要回來啊(聽起來很高興)。

廣告

聽到這句話,我已經難過到崩潰,哭到不能講話直接掛電話。他們竟然可以為了他,說出「不要回來」這種話,這是被家庭背叛的感覺,難以言喻的痛與難過和失望。我姐上次總統大選,專程回高雄投票,我爸媽也鬧過一次,這次我是專程回家,卻被扭曲成跟罷韓有關,覺得委屈又荒唐。

請問律師有這個感覺是正常的嗎?還是我太偏激了呢?韓國瑜的仕途難道比親生女兒要回家還重要嗎?家人之間夾了一個韓國瑜真的太噁心了,而且還被韓國瑜比下去!自從韓國瑜冒出來,我爸媽只要談到反韓,就變得六親不認,我到底該怎麼做,我爸媽才會清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嗨,這位同學,你知道為什麼韓國瑜要呼籲支持者別去投票嗎?現行的罷免制度已經修改,與投票率無關,只要同時達成:「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以及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韓國瑜就可以當選高雄市民。那麼,為什麼他不讓支持者與反對者直球對決?

就是要對付你這種人啊!

一旦呼籲支持者不要投票,就容易讓「出門投票者,就是支持罷免的人」成為既定印象。換句話說,當你要決定「回家投票」,直接就可以連結為「回家支持罷免票」,即便爸媽原本就知道你的政治傾向,但是當韓國瑜要求他的支持者不要去投票,你一旦出門,就是代表要去罷免韓國瑜,這時候一點模糊空間也沒有,秘密投票就成為一種空想。

這位同學,關於你的困境,我只能說,感情是不能試探的,家人也一樣。你不會為了測試雞蛋往地上摔會不會破,而真的試試看,因為雞蛋真的會破。家人的很多觀念,本來就無法一致,運氣好,政治理念可以相似,但是像你這種情況,也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可是,這不是你的錯;嚴格來說,也不是他們的錯。

我先解釋什麼叫做「夾縫中求生存」。基本上,如果是老死不相往來的父母,那就不必介意他們怎麼想,直接大破大立就好,愛選誰就選誰,何必在意他們?但如果是「平常慈祥和藹,現在張牙舞爪」的父母,那麼你就得稍微委曲求全一些,不是因為他們是父母,而是因為他們是家人。你懂這當中的差別嗎?你不用聽他們的,你跟他們,是平等的。你因為在意這份感情,願意在夾縫中求生存,也就是堅持去投票,但是盡量不回嘴。

那麼,意思是他們不在意這份感情嗎?倒也未必。與其說他們在意韓國瑜(確實是很在意),不如說他們在意你不聽話。你再也不是那個要你洗碗就乖乖去、要你禁足你就給我待在家裡、要你念書你就給我考高分的那個小孩。但是在他們眼裡,你永遠應該是那個聽話的孩子。所以當你明目張膽的反抗他們的投票意願時,他們會怒不可抑,因為覺得你就像是個小紅衛兵,簡直就是造反了。需要責怪他們嗎?我寧願你不要往壞處去想,而是往「他們只能這樣」去想。畢竟他們的成長背景、環境,都跟你不一樣,如果你信仰多元文化,就應該尊重他們的不可改變性,讓挫折去改變他們,而不是自己去硬碰硬。

所以,你應該要去投票,而且要投下罷免票。因為只有讓原配徹底對小三死心,你才有機會重返榮耀。雖然小三會持續存在,但是你只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選錯邊,每二年就會有一次挫折,他們會慢慢的接受這樣的結果,對於破壞你們家庭的小三,最後終究會不「敢」興趣。

好了,擦乾眼淚,放心去投票。唯有在這次,完整的、認真的、勇敢的,把這位「當選四個月就決定去選總統」的市長徹底拋棄,家庭關係才能真正和諧。他的問題,從來不在於政績,不在於摩天輪、挖石油、不知道高雄市人口有多少,而在於他根本無心擔任高雄市長,你就放心的送他一程吧!當他真正當選高雄市民,才能看出他對高雄的真愛,不是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