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他拖出去斃了!​

2021/5/12 — 18:01

(圖為郭章垣與妻子郭林汾的結婚寫真。郭章垣死時,遺孀郭林汾當時還懷有三個月的身孕。她表示:「這政府殺死了我的丈夫、孩子的父親,我沒有辦法從ㄅㄆㄇㄈ重新學起,我沒有辦法去教小孩怎樣去愛這個政府、這個國家!」2013年郭林汾離世時,終生未改嫁的她,左手無名指還戴著郭章垣當年給她的結婚戒指。)

(圖為郭章垣與妻子郭林汾的結婚寫真。郭章垣死時,遺孀郭林汾當時還懷有三個月的身孕。她表示:「這政府殺死了我的丈夫、孩子的父親,我沒有辦法從ㄅㄆㄇㄈ重新學起,我沒有辦法去教小孩怎樣去愛這個政府、這個國家!」2013年郭林汾離世時,終生未改嫁的她,左手無名指還戴著郭章垣當年給她的結婚戒指。)

【文:Mock Mayson】

看到國民黨立委費鴻泰嗆陳時中該被槍斃的新聞,我就想起小學的時候(戒嚴時期),經常在中華黨國的老三台電視節目中看到的「元帥劇」。所謂的「元帥劇」就是把中國軍閥(經常被稱為大帥)在中國的私生活給喜劇化與荒謬化。​

由於中國國民黨長期宣傳他們家的老蔣軍閥才是正統正道,其他非國民黨系的軍閥(概稱北洋軍閥)都是混蛋強盜,所以在電視節目中諷刺挖苦這些「北洋軍閥」的醜態就成了滯台藍色中國人政治正確的休閒樂趣。​

廣告

飾演這些軍閥元帥的通常是由倪敏然或是張菲來擔綱角色。他們身穿著滿是浮誇勳章的土黃軍裝,戴著有羽毛的高帽,穿著因為紮進高統靴裡面而變得像泡泡褲的軍褲,腰間還會配一把中國俗稱「盒子炮」的毛瑟式手槍,嘴裡模仿著不知道是中國哪一省的口音。​

通常這些「大帥」出場的時候身旁還會圍繞著三妻四妾,要不然就是會有一個妖嬌美麗的少太太(小三小四)在大帥耳邊嬌嗔,當然還會加上一個哈腰卑躬的副官在旁邊當犯蠢的搞笑角色。

廣告

​對於根本沒有經歷過這段「他國歷史」的台灣人,大概只能從國立編譯館的洗腦教材中去想像與臆測這些外國人的笑點到底在哪。這類的「軍閥喜劇」可說是「全民大悶鍋」的前身,在民進黨還不成氣候然後講共匪又太悲憤的戒嚴年代,就成為國民黨人醜化與嘲笑前一個被他們擊敗政敵的政治喜劇。​

而整齣喜劇的高潮,就會在某個下屬幹了一件蠢事之後,大帥高喊「把他拖出去斃了」的時候給推到高峰。然後大家就會哈哈大笑,這時候大帥的情婦或是副官就會趕快來求情說項,繼續醞釀下一個「把他拖出去斃了」的笑點。​

小時候原以為這只是句搞笑的台詞,我還有一堆小學同學也經常把「拖出去斃了」當成口頭禪。但是長大懂事之後才知道這句「拖出去斃了」的說法其實真確反映了中國人嗜殺的歷史慣性與習於獨裁人治的病態思維。​

我從小到大經常在台北路上聽到許多四九年來的第一代中國人滿口鄉音就是「把誰誰誰給斃了」,聽到耳朵都長繭了。從「把李登輝給X了」聽到「槍X陳水扁」、「人人得而誅之」,再到網路社群發達的年代還可以不時在臉書上看到「把菜陰魂給X了」的恐嚇言論。​

這些中國人或是華化的台灣人好像一輩子只學到一件處理公共事務的方法,那就是「把人給斃了」。而在歷史上,他們也的確這樣幹了。而當他們再次以國民黨人的身份隨口說出「把誰給斃了」的時候,也完全沒有絲毫一丁點存在可能刺痛受難者家屬的罪惡感,或是體認到任意處決他人會對他周圍的親人造成多大的痛苦。​

你說「把人給斃了」是因為某人壞事做盡或是姦淫擄掠那就算了。偏偏這些中國人說要「把人給斃了」的真正原因並不是要懲罰壞人或是出於義憤理由,而是因為「他表現得比我好」、「他太優秀了」、「他比我弱」、「他擋到我的財路了」等狗屁倒灶的理由。​

我講個故事好了。一九四六年,台灣面臨從中國傳來的霍亂與天花等大規模傳染病的威脅而導致死傷多人。日本慶應大學醫科畢業,時任宜蘭醫院院長的郭章垣自己帶著醫護人員挨家挨戶地施打霍亂疫苗預防針,還把自己的院長宿舍讓出,供基層醫護人員使用。​

誇張的是,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竟然發不出薪水(被貪污掉)給這家公立醫院,郭章垣還得請妻子拿出私房錢發薪水給員工,然後讓妻子掏腰包拿錢買菜還煮菜給醫院員工吃,自己還拿糖等稀有物資跟農民交換菜肉來補充醫護人員的伙食。你看看中國政府可以廢到這種程度。​

郭章垣醫師當時還叫政府應該要去檢疫市場的蔬菜魚肉。結果本該擔負檢疫責任的官派宜蘭市長朱正宗與中國籍的警務課長羅大偉,竟然叫郭章垣自己去市場檢疫與查禁。郭章垣接著還建議市政府要出公款購買霍亂疫苗,結果這個國民黨的官派市長兩手一攤說:「沒有公款,哪來的公款。」​

最後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配給宜蘭醫院的美援麵粉、奶粉與民生用品,專門要用來救濟台灣窮人的物資,竟然被這個國民黨籍的市長朱正宗擋下然後中飽私囊,氣得郭章垣到市公所拍桌大罵。​

你覺得這個在霍亂期間防疫表現優秀,又不願意同流合汙的台灣人,最後下場是什麼?當然是被中國人「拖出去斃了」。​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八日,中華民國軍人把郭章垣從醫生宿舍拖出,開卡車跟一群人一起載去頭城媽祖廟前槍斃。​這位曾被台灣公共衛生之父陳拱北譽為資歷與能力都足以擔當戰後首任衛生部長一職的郭章垣,就這樣被中國人給斃掉了。

你說郭章垣幹了什麼壞事?沒有,他只是防疫表現太優秀了,又擋到國民黨人的財路,所以才被拖去槍斃。​

像這樣的台灣人還有誰?跟郭章垣同是慶應大學畢業的台灣金融先驅陳炘也是同樣的下場。他難道也幹了什麼壞事才會被槍斃嗎?並沒有,他只是被人在臭頭蔣面前誇了句:「這個人有頭腦、有組織力,又有國際觀。」然後陳炘也莫名其妙地被「拖出去斃了」。像這樣的台灣人還有多少?你可以到景美人權園區的石碑牆去慢慢看台灣版的「波斯語課」。​

中國人似乎只要一有槍桿子在手,一有可以肆意殺人的機會,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把這些比他們優秀又有操守的台灣人給「拖出去斃了」。這樣單細胞的華腦慣性最終會退化到「六法全書唯一槍斃」的人治地獄與反淘汰狀態,我也不會太意外。​

前面所說的軍閥「元帥劇」,長大才知道「把他拖出去斃了」這句話一點都不好笑。我看中國人不只是把它拿來當笑話來看,他們心理深層可能都很羨慕那個身旁有三妻四妾,還可以隨意把人給斃了的大元帥,就像大筆一揮即「槍決可也」的蔣介石一樣。只是在民主時代,他們也只能假裝一下自己很開明,不過一不小心就會脫口說出真心話而露出馬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