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獨立媒體、政治評論人

2020/1/14 - 12:25

推動罷免韓國瑜,不是出於恨,是基於愛與包容

仔細想想,持續推動罷免韓國瑜,不是出於恨,而是基於愛與包容。

韓國瑜當選市長之後,扣除例假日,三天請假一天,他對經營市政的厭煩是顯而易見的。

我想對同情韓國瑜的人說:正因為你同情韓國瑜,甚至喜歡韓國瑜,才更應該讓他自由,讓他快樂。

廣告

人生在世,我們承受了父母的期待、子女的期待、戀人的期待,有時往往沈重到喘不過氣。將心比心,我們對高雄市長的期待,壓得韓國瑜喘不過氣,這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我們不能降低對政治人物的期許,但可以選擇讓他鬆一口氣。韓國瑜多次坦言,人生最快樂的時候,就是跟朋友唱歌喝酒打屁的時候。也可以說,他在各個公開場合的荒誕言行,其實並不荒謬 — 那只是他把唱歌喝酒打屁的熱愛,放大到了公眾的舞台上。

不管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甚至是小黨,都有很多政治人物願意每天晚睡早起,認真批讀公文、接受議員質詢、關心產業發展。把適合的人放在適合的位置上,不只是促進公共利益,也是對「不適合的人」的善舉。

撇開公共利益,韓國瑜卸下公職的樣子,是有趣的,是討喜的,是能夠跨越政治立場結交朋友的。而他最大的快樂,也在於此。罷免韓國瑜,能讓他交到更多的朋友,能讓他獲得更大的快樂。

韓國瑜下台後,高雄人少了很多擔憂,他自己多了很多朋友,這無疑是雙贏的局面。罷免韓國瑜,不是追殺窮寇,不是殘忍無情,而是我們對韓國瑜的一份關愛,也是包容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