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aniel [email protected]

支持台灣製疫苗之前要弄清楚的事

沒有人覺得奇怪、不解嗎?為什麼連續跌停板的高端疫苗股票,在昨天突然戲劇性翻轉變成漲停板?剛剛好就在發生了強烈質疑國產疫苗能夠準備好得到「緊急授權使用」的陳培哲退出審查委員會的消息傳出之後?這兩件事情除了同時發生之外,有什麼其他的因果關聯嗎?

然後沒有人好奇、不解:國產疫苗是如何進行第二期有效性測試的嗎?依照基本的道理,疫苗第二期測試進行方式,是一半的受測者打疫苗,另一半注射安慰劑(Placebo),打完之後,進入可能受感染的環境中,看這兩群人是不是受感染比率有明顯差距,如果打疫苗的感染率遠低過打安慰劑的,「解盲」之後才能確定疫苗是有效的,然後才能進入第三階段測試是否會對不同體質的人產生有害的副作用。

所以,無可諱言,第二期測試結果會受到測試環境的影響。這已經是國際的定論(很容易可以查得到):嬌生(Johnson & Johnson )和 AZ 疫苗二期測試得到的保護率數字低於莫德納和輝瑞,其中一項原因是莫德納和輝瑞比較早做,是夏天疫情緩和時進行的,嬌生和 AZ 卻是在稍晚,美國又進入另一波感染高峰,而且出現了英國型變種時做的,所以明顯影響了疫苗測試的保護率。

好啦,我好奇、不解的是:我們的國產疫苗在哪裡在什麼時候進行二期測試?合理推想,應該是在台灣,而且是爆發此次疫情前就做了吧?(可以參考前副總統說他參與測試的「證言」時間)如果是這樣,那時台灣根本沒有疫情,能夠想到的測試結果應該是:不管打了疫苗或打了安慰劑的測試者,都不會被感染啊!那要如何證明疫苗是有效的?

這都是問題,讓人感到奇怪、不解,但沒有答案。我想的是,如果以前,我所服務的新聞周刊,一定會動員所有的記者,翻遍所有的connection,拚了命替讀者做一個大專輯,努力為讀者、為社會大眾提供這些問題的解答。

其實也沒有那麼難。例如說去找那些對證券市場內幕熟悉的金融人員,透過他們找到這兩天在大量買進高端股票的人,一定可以從他們那裡知道很多事情。例如正式將這些問題要求藥廠和委員會回答,包括請陳建仁前副總統回答,即使得到的是空洞、敷衍的回答,也可以讓讀者看到、知道他們不願正面回覆,也可以拿空洞、敷衍的回答去請專家說明、解讀。

這是我們當年跑新聞、做新聞的方法。但今天沒有這樣跑新聞的記者了,更沒有這樣堅持追查真相回答疑惑的新聞媒體了。不客氣地說,今天的政府之所以能如此自滿自傲,正是得益於、也吃定了台灣沒有可以追查新聞的媒體了。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自願當政府的啦啦隊?一個原因是他們沒有意識到當下的環境監督政府的力道極弱,是歷來最弱的時候,政府控制了大部分的訊息管道,鋪天蓋地發散對政府有利的訊息,相對地,監督政府、質疑政府的聲音得不到有組織的訊息支援,不只淪為東說西說缺乏公信力的流言,很多時候甚至充滿了荒唐反智不合邏輯的內容。

但這樣對嗎?希望還在相信政府的朋友想一想:我們是不是應該知道高端股票戲劇性反轉代表了什麼?是不是應該知道國產疫苗到底做了什麼樣的二期測試(先別說第三期要不要做、做到什麼程度)?如果連這些基本訊息都無法掌握,我們怎麼能有立場支持國產疫苗呢?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