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朱學恒日前送白色花籃到疫情指揮中心,行政院長蘇貞昌發文批評指這種行為非常不恰當。(圖片來源: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FB)

正事要做 好話要說 罵人沒用

現在這樣的局勢,罵人很難會有什麼效果,例如中國國民黨的朱前主席,怎麼說他,其實也沒用。或者是送花籃去指揮中心的朱先生,他要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讓正常人覺得面目可憎,到他的臉書罵他。可是,罵他有用嗎?他可是爽得很,因為他要的是曝光、流量、上通告。罵他,浪費自己的時間與情緒,但是他完全不會有負面的感受。

因為他有錢賺,但是罵他的人沒有。

高架花籃不是辦喪事?白色代表純潔?講難聽點,朱先生送花籃到疫情指揮中心,難道是為了祝福這些保護我們一年多,還正在努力的官員嗎?還沾沾自喜用四個花籃就釣出行政院長,為了錢,做這種事,這是人性問題,不是政治問題,好嗎?

不過,重點還是在防疫,我們該做的就是,好好工作、認真防疫、戴口罩、勤消毒,等待疫苗可以順利。正事要做,好話要說。這段時間,大家都很辛苦,謝謝所有台灣人的忍耐,讓我還可以打字寫文章,最後會雲開見月的。

最後,我要講個故事:

五代十國的後蜀,有個皇帝孟昶,為了整頓吏治,寫了《誡諭辭》,其中有四句話後來被宋太宗引用,寫成所謂的「戒石銘」,這四句就是朱先生引用的「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不過,孟昶早年雖然想要勵精圖治,但是寫完這四句話勸誡官吏的同時,自己卻開始了亡國之路。《宋史》用「專事奢靡」四個字形容他,他不只用各種寶石來雕刻尿壺、喜好打毬走馬,特別喜歡道士的房中術,把百姓的未出嫁女兒抓來當後宮,給他們的俸祿就跟部長相同,從國庫按月開支。

孟昶還特別寵信國色天香的花蕊夫人,花蕊夫人投其所好,精心研製「緋羊首」討他的歡心。這道菜要用紅薑煮白羊頭,再用石頭鎮壓,用黃酒入味,切成薄片,供他下酒用。他們兩人在河邊的水晶宮殿談情說愛、吟詩作對,珊瑚窗、琉璃牆、沉香木。最後,宋朝軍隊一到,後蜀軍隊應聲投降,孟昶跟花蕊夫人都被逮捕到汴京。

孟昶投降後,被封為王,但是七日後就暴斃,而花蕊夫人先被趙匡胤納為妃,後來傳說被趙光義一箭射死。對,就是引用孟昶《誡諭辭》的宋太宗趙光義。寫詞要求官員廉潔的人,專事奢靡,宋太祖後來毒死他。發揚光大的宋太宗,射死他的妃子,好色的程度也不亞於孟昶,聽完這個故事,這四句話聽起來是不是很諷刺?

不要只會引用詩詞,詩詞的背後,往往都有故事,不過,如果只會翻譯外文書跟賣衣服,我也可以理解就是了。

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