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進黨需要一個好的沙包

2019/12/9 — 13:44

圖片來源:台灣基進 Facebook

圖片來源:台灣基進 Facebook

昨天蔡英文幫台灣基進站台、連政黨票部分都說出:「我們(與基進黨主席陳奕齊)是好朋友,不但私人是好朋友,政黨之間也是好朋友,朋友之間很好講話的。」

蔡英文也曾這樣幫時代力量、幫柯文哲拉票,已經有過兩次失敗的經驗,這次依然選擇跟其他政黨合作,原因講好聽一點,是台灣需要另一個本土大黨,講更坦白,就是民進黨需要一個好的沙包。

回顧過去三年多來,從勞工政策、婚姻平權、年金與稅制等改革,到近期有代理人法案、礦業法等等爭議,民進黨正面要扛國民黨等反改革勢力,背後還要防時代力量「不夠進步」之類的批評,所以常被揶揄成「沙包黨」;如今,民進黨的民調從大幅落後到互有領先,除了蔡英文與蘇貞昌團隊重新取得選民信任外,國際情勢及國民黨內部的種種問題也是原因之一,我想蔡英文很清楚,如果要維持本土政權的穩定,民進黨就必須擺脫沙包的命運,你不可能把每次選舉的成敗,都寄希望於國際情勢跟對手的愚蠢。

廣告

4 年前民進黨其實就預見了推動改革的阻力,所以他們期待與時代力量的合作可以從選舉持續到立法院,由時代力量扮演改革先鋒,先擋下一部分保守勢力的砲火,然後民進黨就可以用一個更溫和、更中立的角色居中協調,既達到逐步改革的目的,又把對執政的傷害降到最低。

在這個計畫中,時代力量扮演監督的角色,專攻改革派的選票,也承擔反改革的砲火,而民進黨則藉由相對中立的角色,營造更為清新健康的形象,藉以蠶食保守派來阻止國民黨重新執政並讓本土陣營最大化,當然也負責人馬糧草等等小黨無法負擔的雜務。

廣告

雖然劇本這樣寫,但最後演出的結果大家都看得到,時代力量以「不當小綠」為由,監督民進黨時就砲火隆隆,但面對反改革聲浪時卻默不吭聲退居二線,等最終協調完成時,又出來收割功勞順便再打一次民進黨不夠進步,這種劣質戲碼演了三年多,結果是民進黨變成沙包,時力也被改革派看穿手腳,原本想逐步吞下的保守派選票又被民眾黨拿去,鞏固執政、本土陣營最大化的目標岌岌可危。

但這個劇本,最近終於在台灣基進跟民進黨的配合下演了一次,在立法院沒有任何席次的基進與民進黨立委合作,推出了基進版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果然引起了泛藍勢力的巨大反彈,民進黨順勢推出較為溫和的《反滲透法》並逕付二讀,台灣基進隨後發表聲明肯定此法對民主選舉的捍衛,並表示其餘打擊中國滲透的法案,將待未來台灣基進進入立法院後再做補強。

與此同時,毫不意外地,時代力量依然在批評民進黨擋了他們的法案是做半套、擺爛、扯後腿。

不只蔡英文,包含韓國瑜跟柯文哲最近都發現了這個新沙包,韓國瑜對基進黨批評他「無恥」提告,柯文哲說養網軍「干台灣基進屁事」,基進黨也是毫不客氣地反擊;也許,有些政治文青會看不慣基進這種可能會陷入口水戰甚至泥巴戰的打法,但這正是這個黨存在的目的,也是蔡英文與民進黨在時力和柯的教訓後仍願意為基進站台的原因。

因為基進很清楚他們追求的是統獨光譜更極端或是更草根性的選票,而那些「有禮貌、形象好、務實、不分藍綠」的選票是民進黨的,所以他們面對國民黨從來不怯戰,甚至把「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旗幟帶到各項社會議題的場合中,讓人民了解台灣許多陋習必須要回到黨國的歷史脈絡中檢討;民進黨要繼續執政,必然要表現得更理性客觀去爭取中間選票,而逢中必反、逢國民黨必反的角色需要有其他人來扛,既得利益者的反撲也要有人來扛,時代力量最終選擇了跟民進黨競爭的中間路線,那這個角色,就只能基進來擔。

在民進黨的不分區名單確定後,我就決定政黨票要投給基進了,不是民進黨名單不好,正好相反,民進黨的名單很好,既能治國,也能爭取多數「理性選民」的支持,只是我正好屬於少數,那個在社會中被認為是偏激、急獨、太政治、凡事都怪國民黨跟中國的少數,為了執政,民進黨必須放棄討好我們這種人,但台灣需要這樣的聲音,民進黨也需要一個分擔砲火的沙包,所以這次的政黨票,我會選擇最能代表我的台灣基進,期待他們進入國會後,能找回這四年中失去的聲音,那種無畏的、反抗的、既草根又專業、對過去台灣的歷史既憤怒又不捨的、發自肺腑的聲音。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