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屏東社區打拼的笨議員 — 蔣月惠

2018/7/20 — 18:33

蔣月惠,圖片來源:蔣月惠 facebook

蔣月惠,圖片來源:蔣月惠 facebook

【文:葉奉達(台灣屏東媒體工作者)】

也好久屏東的政治議題不曾浮上全國版面了,這一次的主角是蔣月惠。

在屏東跑了十七年的新聞,認識蔣月惠大概有十六年吧!第一次是為了台 189 縣道新埤鄉路段四十多棵的椰子樹要被鄉公所砍掉,因此站出來進行連署反對,之後較常看見的場合都在路邊,一邊拉著小提琴,一邊賣衛生紙,為了她羅騰園的院生而在路旁募款,之後幾次選輸,最後才終於選上,而參選的理由很直白,不是政治理想,不是民眾的福址,就只是會有選票補助款來幫助羅騰園的院生,然後好死不死就真的矇上了,連她自己都覺得當選得莫名其妙。

廣告

選上之後,因為本身參與環境社團的關係,和她有更多互動,最密切的一次,就是幫我們社區把製造惡臭的翔奕皮革廠趕走,這家皮革廠在社區已二三十年以上,每當機器開始運作揉捻,發出的屍皮惡臭,就算關上窗戶,仍然會讓人作嘔,社區居民也始終只能忍受,就算頭前溪出了行政院長、縣長、立委、議員,問題卻始終無法解決,一直到蔣月惠參與協助。

廣告

她的方法很笨,每天晚上都去巡,看機器有沒有在運轉,有沒有發出惡臭,之後再以議員身份向環保局要資料,再逼環保局出面,會同環保局進工廠實際了解裡面的狀況,而最後一次檢查工廠是否真的有停工時,她被業者及裡面的員工指著鼻子破口大罵,還是照樣硬著頭皮幹到底,而最後翔奕皮革廠終於停工了、拆廠了,而附近居民也終於呼吸到乾淨新鮮的空氣了。

之後很多的環境或弱勢議題,她無役不與,如果細算,到縣府陳情抗議的次數,前無古人,以後恐怕也無來者了,從聖州案、高樹泰山農具工廠案、墾丁轉運站案,一直到這次的迫遷案,她都樂意協助參與,也因此才有不分區議員的封號,這一點恐怕也沒有別的議員可以超越了。

這次事件,會變這麼大,一切應該都是始料未及,她自己沒有想到會咬女警一口,縣府則可能是長期被她搞煩了,一時見獵心喜,想說逮到這次,可以讓蔣月惠一槍斃命,永世不得翻身,因此大動作在縣警局召開記者會,縣府發言人還特別到縣警局對蔣月惠公然譴責,說到這裡,突然想到,去年潘孟安縣長的同黨同志,周碧雲議員,她的先生對於前往會勘養雞場的縣府公務員爆粗口,罵「依你的 X 覺」,拒絕公務員執行公務,也鬧得很大,但是那次,一切就如浮雲飄過,雲淡風輕,好像沒有發生一般,農業處沒有大陣仗召開記者會,縣府發言人也沒有厲聲譴責,更沒有以妨害公務移送法辦,直到小老百姓幫縣長向地檢署告發,檢察官才起訴,法官才判刑,才還縣府執法的公務員一個公道,兩相對照,簡直有雲泥之別呢!

回來再看蔣月惠,坦白講,她當然一堆缺點,學歷不高,不算聰明,不會做組織,也沒什麼戰略,在議會人緣不好,只知傻傻的打議題,從媒體的角度,她真的是一個很笨的議員,地方議員是最容易撈油水的,不管是砂石、爐渣、營養午餐……只要拉幫結派,只要懂得搞好關係,要賺錢一點都不難,因此當選之後繼續在路邊拉小提琴,最讓人難以接受,哪有議員這樣當的?然後還開著那輛比我還破舊的爛車到處南征北討,也讓人禁不住要懷疑她家裡會不會還藏著一台賓士呢(開玩笑)!

這次事件,她被批判得失眠三天,宛如世界末日,但幾年來她做的點點滴滴,所有接觸過的人也都看在眼裡,在多數接觸過的人眼裡,她有很多缺點,當然也會犯錯,這次也確實犯錯,但在台灣這個扭曲的政治環境裡,她已經算是比較好的民意代表了,如果咬女警一口要下地獄,那麼地獄恐怕要繼續增建往下挖,才能容得下更多的民意代表,認同肯定聲援的聲音也開始蜂擁而至,也讓更多的民眾開始慢慢了解她之前較沒有被媒體關注到的部份。

作為一個媒體工作者,一個某些議題的伙伴,遇到這次事件,忍不住也拉拉雜雜從我的角度分享我多年來對她的觀察與評價,供大家參考參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