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3Qi.tw 陳柏惟 facebook

當罷免公投成為了上次選舉的延續

10 月 23 日,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在公投中被罷免,令不少人大跌眼鏡。隔岸的我有以下的觀察:

(一)罷免公投是由民間團體「刪 Q 總部」發起,但相比起早前的韓國瑜、王浩宇、黃捷罷免公投,支持罷免陳柏惟的國民黨在今次公投中有更明顯更積極的參與。在 2020 年立委選舉中敗給陳柏惟、曾當過兩屆立委的國民黨顏寬恒(父親顏清標更在同一選區當了四屆立委)不怕利益衝突之嫌,高調擔任今次罷免公投的義工,宣傳動員投票。另外,朱立倫在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數天,即 9 月 27 日,就高調呼籲要罷免陳柏惟和前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隨後,他與很多國民黨立委和市議員也積極參與罷免公投拉票活動。罷免陳柏惟成功,意味著顏寬恒、顏家勢力和國民黨將重奪這選區的立委議席。

(二)在 2020 年立委選舉中,顏寬恒得票 107,766 票(48.85%),陳柏惟得票 112,839 票(51.15%);今次罷免公投,同意票有 77,899(51.48%),不同意票有 73,433(48.52%)。兩方陣營在兩次投票的票數百份比頗為接近,粗略分析,只需大約有 1% 至 2% 的投票選民轉軚,由支持陳柏惟改為反對他當立委,就足以推翻 2020 年立委選舉結果。

(三)「刪 Q 總部」罷免領銜人楊文元提出罷免陳柏惟「四大理由」:

  • 無心地方服務,承諾政見一再跳票(台中火力發電廠與台中市空氣議題、與於台灣各地廣設服務處)
  • 無心監督民意所託,背離選區民意(贊成進口美國豬肉、對大麻與社會議題態度)
  • 發言荒腔走板,失格、失言新聞頻傳(針對立法院質詢與 Facebook 發文)
  • 面對反對聲音,經常使用暴力及恐嚇言論(追打吳怡玎、揚言提告周克琦等事件)

此外,支持罷免陳柏惟的網民和國民黨最近不斷炒作其他「黑材料」,例如陳柏惟 2011 年撞車肇事逃逸、2011 年在遊戲機中心賭博、第三會期「0 提案」、聘用兄長擔任助理等等,部份是失實指控,反映了台灣政治劣質的一面。

(四)民進黨蔡英文於 2016 年執政後,修改了中華民國《公職人員選罷法》,大幅降低罷免門檻。只要「同意罷免」票數多於「不同意罷免」票數,而且「同意罷免」票數達該選區選民人數四份之一,即通過罷免。在修法之前是「雙二一制」,即投票率過半、「同意罷免」票也超過選民總數二份之一。

本身立委選舉是每四年一次,罷免公投制度理應是要對付嚴重瀆職的公職人員,讓公民行使直接民主權力緊急換人,但現在已經演變成「上次選舉的延續」。陳柏惟有嚴重瀆職嗎?他只當了不足兩年立委,「刪 Q」團體就說他表現不好所以要換人,又把蔡英文政府或台中地方政府(國民黨執政)的問題入陳柏惟數。罷免「拆大台」比派人參選容易,因為過程中大部份都是仇恨情緒動員,例如有十個罷免理由,只要選民認同其中一、兩個理由,就可能會投票罷免。理性想一想:罷免門檻是否降得太低?導致政治爭拗頻繁?罷後又要舉辦補選,是否浪費社會資源?下一位立委當選人一定比被罷免者更好?

(五)朱立倫早前回覆習近平賀電時表示「反對台獨」,你現在就知道不單只是口號,還有一連串行動。國民黨下一個罷免目標是前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罷免公投最快今年 12 月內綑綁反萊豬進口和核四相關的公投。林昶佐跟陳柏惟的台獨色彩比民進黨更鮮明,兩人巧合地都是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委員,亦曾高調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

早在 2017 年 6 月,林昶佐跟其他立委成立「關注香港民主連線」,成立記者會上更邀請了朱凱廸、陳志全、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出席;他又多次舉辦論壇,邀請香港民主派人士出席。2020 年 5 月,他與大約 50 名跨黨派立委成立「台灣國會香港友好連線」,並由他擔任會長,他們曾表態反對港區國安法和反對人大 DQ 楊岳橋等四名立法會議員。

(六)陳柏惟被罷免,基進黨「清零」,令藍營和統派聲勢大增,或許只能寄望下年市議會選舉,因為是大選區多議席單票制,較立委選舉單議席單票制容易當選。今年 12 月 18 日將舉行反萊豬進口和核四相關的公投,下年又有地方市長市議員選舉,每一場選舉都影響著國民黨能否在 2024 年重新執政,直接影響海峽兩岸的狀況和在台港人的福祉。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