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嚴峻,但製造社會恐慌,是一件最不需要的事

2020/8/20 — 10:23

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病毒是科學的、發病是現實的,統計也不會背叛你,統計不會就是不會。雖然我一度懷疑台灣人天生神力,但是得病、發病這種事情,在台灣很難隱藏,醫療資源也有限,一旦有頻繁的個案出現,陳時中或是指揮中心到底要如何一手遮天?

篩檢本來就不會是一件百分之百的事情,雖然檢驗技術越好,準確率就會越高,但就是「越高」而已,還是會有機會出現偽陽性、偽陰性。這也是為什麼無法進行全民普篩的原因。如果全民普篩可以解決問題,那就是錢能解決的問題,相較於防疫這麼高的成本,這不算什麼費用的。可是,如果全民篩檢不一定準確,只要有一定數量的偽陽性,社會恐慌就會出現,而且耗費更龐大的隔離成本與醫療資源。而只要有一定程度的偽陰性,就無法測試出真正得病的人。因此,全面普篩,造成的問題真的不是浪費錢而已,重點在於必要性與可行性。

入境者全面篩檢,可能是一個方法。即使偽陽性、偽陰性的可能仍然存在,但是站在全面封殺病毒的立場,看起來似乎可行。只要檢驗出陽性,不論真偽,一律送到醫院隔離治療,或者遣送回國;如果是陰性,不妨可以在隔離十四天後放行。這方法聽起來不錯,耗費的成本確實不少,但似乎也是國家承擔得起,因此陳時中或防疫中心也有將這樣的選項納入考慮。但是,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沒做入境全面檢疫,而是隔離十四天而已?

廣告

因為,根據目前的研究看來,隔離十四天以後,如果身體完全沒症狀,病毒的傳染可能性已經幾乎是零,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或許」已經有病毒或抗體,而且出國檢疫的時候,檢查出弱陽性,但是卻沒有在台灣傳染給任何人,而且這些接觸過「病患」的人,都還是陰性反應。真的不需要對於幾萬人出國,幾個人被驗出弱陽性或是偽陽性而覺得政府作弊。政府沒必要作弊,因為一旦作弊,報應立刻就會來。這種報應,是科學,不是玄學。

所以,彰化縣政府與台大公衛所合作的所謂「部分全面篩檢」,確實必要性不高,把隔離中、沒症狀的人帶去篩檢,更是無謂的作法。篩檢的費用誰來支付?中央規定隔離中無症狀者就不需篩檢,為何地方可以自行決定限制人民自由進行篩檢,這都是需要調查的問題。況且,公衛所在報告還沒經過檢驗之前,就搶先發佈未經證實的結果,很容易被斷章取義,製造社會恐慌,同樣是嚴重違反學術倫理的事情。疫情當道,不是不能大鳴大放,也不能是一言堂,但是依法行政還是要有吧?如果疫情被拿來當作炒作恐慌的工具,甚至被放大挑唆,造成人民對於指揮中心的不信任,認為指揮中心就是在排除異己、隱匿疫情,製造台灣很安全的假象,未來如何對付第二波疫情?

廣告

病毒這種事,是科學、是事實,不會有奇蹟出現。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這才是保護自己與別人最好的方式。至於大規模篩檢,除了出現病徵以外,真的大可不必。疫情仍然嚴峻,但製造社會恐慌,是一件最不需要的事情。

我相信,台灣很好,而且會越來越好。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