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香港年輕人談理想、大選以及台灣最後黯淡的時刻

2020/1/10 — 17:1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台灣總統與立委選舉,政治工作和議題倡議者的同溫層很熱,外面卻很冷。

陪伴在台香港人,有位港年輕人說,自己未來希望是去日本讀動漫系。

我聽了後倍感意外,因為這是我許多年以前的夢想。

廣告

「為甚麼之後沒有去呢?」香港年輕人聊天時提問。

年輕樣貌問起話來特別尖銳,我腦海中開始回想起自己八年前至今,自從一腳踏進社會運動之後,看到社會有多麼荒謬事情發生,為了可能想要一點點點的力量,也為了那能夠力挽狂瀾的幻想,還有為了能夠掰倒親中共勢力國民黨的所有,這些多年以來的抗爭畫面。

廣告

突然提起這擱置多年以前,如今已經延遲的夢想。

雖然臉龐很年輕,內在卻歷經歷練,或許是港台雙方年輕世代共同的宿命。

「嗯...總是覺得有些事情需要現在就去做,所以就沒有去日本囉。」我總結地說。

「所以妳才讀日文嗎?去日本留學是要 N3 還是 N4 呢?」

「吉卜力工作以前在台灣徵才過,N3 也接受,重要的是畫圖技術,你的技術去日本動漫系沒有問題的,只是....」我說。

「?」

「只是需要等到你年齡大到可以申請進入大學哈哈。」我笑說。

後浪推前浪,在看過眼前香港年輕人的畫作之後,自己已經不知道被推到哪裡去曬乾做憫懷。

在看到畫作的時刻,我內心無比欣慕所謂的年輕才華,同樣都是無師自學,同樣都是無師自通,才華讓他早已不凡地降臨於世。

「你一定可以的,學日文之後沒有問題。」我說。

「其實香港人很關心台灣大選的,台灣選舉目前怎麼樣了呢?」港年輕人彷彿早就按耐不住的問到。

「就算是韓國瑜當選總統,甚至親中實力在國會席次過半,都是台灣自己的宿命。代表無論就算是發生了衝破戒嚴與太陽花,也無法改變台灣多數族群的選舉板塊。」我說。

通常我對港人說普通話不會這麼快速和艱澀字詞,更何況是年輕人。但提到選舉,我的感觸停不下來。

「如果韓國瑜當選,代表著台灣人民就是懶惰於關注政治,覺悟不足對政治與己身的關係,就算我們這些努力於政治改變的人們也無法影響台灣主流民意就是想親近中共,就算是有一群太陽花曾經出現過,但那又如何呢?最早的局面就代表在國際之前,台灣人民無法割席,選票少數族群標榜自己不支持韓國瑜是一點用也沒有。」

「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港年輕人殷切地說。

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因為語言不同,港年輕人總是有辦法讓語句表現總是如此地直接,如此的直率,直率且真誠,所謂的文化衝擊......

「我也不想,1/11 下午我回高雄投完票就回來台北了。如果真的變成韓國瑜當選的局面,起碼我可以有點事情做。可別錯過了最考驗台灣民主和人民素質最關鍵的時刻。」我說,彷彿已經決定接受台灣最後黯淡的時刻。

「這是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港人陷入憂愁之中。

「是啊,但是跟你說喔~」我挑眉地說。

「??」

「通常呢,我萬分擔心的事情,結果都不會發生。」我對他眨了一眼。往往我越焦慮於何事,何事就不會發生,某種定律。

這次,我也同樣希望不會發生。
同溫層很焦慮,外面很冷,我保持最壞的打算用意盡全力讓最壞的時候並不會發生。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