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Pixels.com

「請問聲請人,你為什麼想要為孩子聲請改姓?」

這是一件未成年子女改姓的案件。如果只討論法律,案件的本質很簡單,因為只要是為了子女的利益,父母有一方對孩子有明顯未盡保護教養義務的情況,就可以向法院聲請改姓。

然而,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畢竟案件是由法官決定,不是單純由法律決定。這句話的意思是,在許多案件裡,只要法規有詮釋空間,法官說什麼就是什麼,改姓就是一個例子。因為法條裡有一個前提,叫做「為子女之利益」,也就是說,假設要改姓,必須是為了子女的利益,而不是為了爸媽的利益;如果不符合這個前提,就算父母完全沒有盡到扶養義務,法官也可以認為,沒有改姓的必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問聲請人,你為什麼想要為孩子聲請改姓?」法官問。

「因為孩子的爸爸從我懷孕以後就離開家裡,沒有來看過小孩,也不付扶養費。後來法院判決離婚,也要求他付扶養費,他還是不願意付,也還是不來看小孩,已經有五年了。」媽媽說。

「你有鼓勵孩子跟爸爸接觸嗎?」法官問。

媽媽皺了眉頭,因為她不曉得要怎麼鼓勵。他外遇、他不想來看孩子、不想付錢,但是她仍然要「鼓勵」孩子去見爸爸?

「法官,我不知道該怎麼鼓勵。因為爸爸不願意來看…」媽媽有點膽怯的說,但隨即被法官打斷。

「就算他不願意,你也要主動。」法官疾言厲色的說,「你這樣算是友善父母的行為嗎?」

「可是…」媽媽還想說點什麼,但是想想還是算了。

法官見她沒有「強辯」,態度放軟了一點,「況且,我問你,改姓對於孩子來說,到底有什麼符合他的利益可言?現在跟爸爸姓,對他有什麼不利的地方嗎?」

「有啊!例如都是我幫他簽聯絡簿,爸爸從來沒有出現在學校,同學都會問他,你爸爸怎麼都不出現,你沒有爸爸對不對!而且,家裡祭祖的時候,其他同輩的孩子也會問他,你爸爸在哪裡,他覺得很困擾。」

「到底是你想改,還是孩子想改?」法官聽到這些回應,似乎不認同。「從邏輯上來說,你覺得改姓以後,爸爸就會出現嗎?改姓跟他在學校被問這些問題,到底有什麼關係?而家族的小孩會問他這些問題,你不覺得這是家族教育失敗的問題,怎麼會跟改姓有關?改了姓,這些尷尬的問題就會消失嗎?」

媽媽傻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只能反覆的說,「可是爸爸都不給扶養費,養孩子真的很辛苦,他也不願意來看小孩,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法官似乎想起了爸爸就坐在台下的相對人席,於是轉頭問他,「你為什麼不願意負擔扶養費?」

「我沒有錢」答案簡單又確定。

「沒有錢,你就不能多少付一點嗎?」法官繼續追問。

「就沒有錢,怎麼付一點?」爸爸的表情很理所當然。

「那麼,你為什麼不願意看孩子?媽媽有沒有不讓你看?」

「我不知道該怎麼看,畢竟我沒有付錢,也不好意思講什麼。」他誠實的跟法官說了,「至於她有沒有不讓我看,我只能說,我沒有跟她說我要看,她也沒有要我去看,就這樣。」

「那麼,你願意去看嗎?」法官問。

他點點頭,雖然有點遲疑。

「我再跟你確認一次,只要你願意負擔一點扶養費,改姓的請求,我不一定會同意。你要不要…」法官還是試著要說服他。

「法官,我本來就同意孩子改姓,我只是不想理她而已。」他冷靜的說。

頓時法院裡一片沈默,法官不死心,再跟他確認一次,「你確定同意改姓?」

他再次點頭。

「好,那我會同意媽媽的聲請。但是孩子想要看你的話,你願意多陪孩子一點時間嗎?」看來法官很關心爸爸對孩子的愛,於是再問了一次。

「我願意。」,雖然還是很遲疑。

審判結束了,媽媽帶著孩子走出法庭外,爸爸經過他們兩個人身邊,頭也不回的、沒有看孩子一眼的,離開法院。

父愛與母愛是天生的?為什麼某些法官就是不願意相信,有些人,對於孩子就是沒有愛,還要強迫沒有愛的人來探視呢?有沒有愛,孩子都知道,真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