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位同學,你聽過滅火器嗎?

2020/10/4 — 12:20

圖片來源:滅火器 Fire EX.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滅火器 Fire EX. Facebook 專頁

// 律師您好,我是一位大三生,想請問您是「如何看待人生的不公平」?

有些人家庭經濟能力佳,想出國讀書就可以出國讀書,想去世界各地旅遊就可以去世界各地旅遊,而我的家庭卻無法允許我如此自由。在經歷國高中六年,我知道自己在考試讀書方面,大概就是中間值,有些人天資聰穎很會考試讀書,對這些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我卻要好努力好努力才有可能達成。

我知道人生本來就不公平,無法選擇自己所出生的家庭,有些人就是比較幸運含著金湯匙出生,我知道每個人的天賦都不同,有些人就是比較幸運,天賦正好是主流價值觀所認定的。雖然我總是告訴自己,沒有必要為了無法選擇的事感到自卑沒有自信,如果會在意就努力去改變,但還是常常感到自卑厭世、覺得人生為什麼這麼難、是如此的不公平。

因此想請問您是「如何看待人生的不公平」?//

*   *   *

這位同學,你聽過滅火器嗎?他們今年成團剛好20年,在第 31 屆的金曲獎中,他們終於得到「最佳樂團獎」。楊大正從 16 歲開始成團,到現在,終於拿到台灣音樂界的最重要獎項。這一走,就是 20 年。

廣告

你覺得他們一開始就很順利嗎?當然不是,龐克搖滾,在台灣屬於小眾音樂,比起情啊愛啊這些輕輕柔柔的流行樂,喜歡的人原本就不會太多。更何況,他們是台語龐克搖滾,在20年前,台語搖滾音樂,是缺水的撒哈拉沙漠。在這本書:《前面有什麼?記住你不妥協的樣子》,作者張仲嫣是這麼描述主唱楊大正的高中生活片段的:

「你接下去念。站起來念。」

大正一片茫然地起身。

「不知道講哪裡是不是?」導師扁平的聲音忽轉尖細,「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又曰:『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她接著問:「楊大正同學,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嗯⋯⋯」大正環視教室,有人向他打 Pass,但唇語形狀過於複雜,來不及解讀又得硬著頭皮說些話,「就是⋯⋯無恥⋯⋯很無恥⋯⋯」
全班哄堂大笑。

「無恥之恥,無恥矣!說的就是你這樣子!」導師生氣了,嚴肅面容氣得漲紅,淺粉色長花裙隨之顫動。「你站出來,你看看你,穿制服上衣也不好好紮起來。還有你的頭髮,」導師抓起大正後腦杓的短髮,大正下意識地想躲開,又被揪了回去。「遊走校規邊緣,只梳了前面,後面又長又亂。」

「不要以為得個卡拉 OK 冠軍,就能變成張學友。」她對大正厲聲怒吼,「你們這個年紀,有的只是想像出來的假想觀眾。假的,根本沒人在看你!你也不是張學友,不用梳跟他一樣的頭!你要知道,值錢的是頭皮下面的腦,不是上面的毛。」

廣告

在 2014 年,太陽花運動之前,有整整 14 個年頭,如果你沒有聽過龐克搖滾,就不會知道這個樂團。還沒有成名的獨立樂團樂手是這樣的,必須在理想與現實之間,不斷妥協。有些地下樂團的樂手,或許連吃飯都成問題,摸摸自己口袋裡的零錢,只能咬著牙去打工,犧牲自己練團的時間。現在我們都認識的黃明志,也是這樣,他還是來自於馬來西亞的創作歌手。大人們會說,唱歌沒有出息、樂團不能當飯吃、當然,政治也是。滅火器樂團,從 2014 年以後,開始有些名氣,他們累積下來的功力,讓他們在有了舞台以後,繼續奮鬥了 6 年,終於獲得金曲獎評審的肯定。

獲得金曲獎的肯定很重要嗎?對某些人應該是錦上添花,但是對他們而言,相當重要。因為這不只是成團20年的肯定,而是對於網路上,認為他們只是靠政治出名的酸民們一次重要的反擊。金曲獎,可不是看民主與自由給分,而是看音樂的表現。太陽花運動給了他們機會,他們也適時的接住了這個機會,接著,他們開始發光發熱,然後走到了這裡。

不喜歡讀書沒關係,其實也不是這麼重要,但你得要想辦法發現你的天賦(gift),我稱之為禮物。我知道,人生當然是不公平的,有些人不用讀書、不用投票,靠投胎就能大富大貴。可是除了讀書以外,你一定擁有上帝給你的天賦。或許這個時候,還不是主流,但是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只要你持續不斷的練習,上天就會給你適當的獎勵。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找出它,而且保有它、練習它,記住你當年不妥協的樣子。

人生真的很難,我也這麼覺得,付出更不一定有成果,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也是一種屁話。所以,或許到最後,你還是失敗了。那麼,至少你守住你的價值,跟黑暗搏鬥過了,不是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