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郭台銘 VS 韓國瑜ㅤ誰是台版特朗普?

2019/4/20 — 14:45

特朗普、郭台銘

特朗普、郭台銘

繼上月台灣高雄市市長韓國瑜旋風式訪港澳深廈,並簽下巨額定單,一時間兩岸紛打量韓國瑜參選來屆台灣總統選的可能性;近日台灣首富郭台銘,人稱郭董,表示受媽祖感召,突然宣布参加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黨內提名,可能成為韓國瑜更上一層樓的障礙。

但韓郭二人同質性極高,同樣是打經濟牌的藍營人物,若出現「最強對決」,最後只會讓民進黨撿了便宜。不過,郭董是否真的有能力挑戰韓國瑜,還是只是曇花一現的花生呢?我們從以下的比較,可能可以找到答案。

先說韓國瑜。上月他帶着「交朋友、賣東西」的願望,旋風式訪港澳深廈,並簽下約13.74億港元的定單,銷售總量達1.5萬噸農產品,返台時受韓粉接機並高叫:「選總統,救台灣」,恍如藍營救世主。但物極必反,加上現在距離明年1月11日台灣總統選舉,仍有八個月時間;筆者從他的政治動作中,對他能否更上一層樓,亦是存疑的。

廣告

韓國瑜力推農產品外銷   效用成疑

首先,韓國瑜具有北農總經理的經驗,並打着「賣菜郎」的旗幟而奪得高雄市市長的寶座,加上台灣中南部一直是農業重地。韓國瑜外訪時,大力推銷農產品本是無可口非的。據高雄市農業局長吳芳銘,高雄市今年第一季的外銷水果己達1224公噸,迄今已簽訂的諒解備忘錄(MOU),未來要出售的農產品更高達2億港元,韓國瑜成績可謂非常亮麗。

廣告

可是定單即使落實,高雄市是否有如此驚人的產出量,卻是不少台灣人心中的問號。要知道土出產品,不能一蹴即就。翻查2018年高雄市農業統計年報,高雄市可耕農地是47,370公頃,大部分是短期耕作地,佔24,975公頃或52.7%,閒置農地有16,005公頃或33.8%;即長期用作生產的農地是不足15%,明顯高雄的農業發展,暫時仍不足以進行大規模的外銷。

根據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報告,去年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已跌至31.4%,創下歷史新低。台灣本身已難復自給自足的日子,連島內的溫飽都成問題下,農產品又如何外銷呢?

其次,即使有足夠的耕地開發,人力資源又是另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而且這問題並非只在高雄市發生,而是全台性勞動人口問題。台灣的農業人口只有55.5萬、佔全台人口只有2.4%,平均年齡高達62歲。這批老農民透過耕作養活自己問題應該不大,但若要市場運作,接近是天荒夜談。為吸引青年返鄉,台灣的農委會軟硬兼施,一方面改革「青年教育帳戶」制度,規定政府津助各類農業技術學院畢業生,在畢業後必須在農業體系服務至少4年。另方面,推出「大糧倉計劃」,提高雜糧的收購金額,鼓勵青年農民改種附加價值較高的農作物;但效果仍不彰。

台灣的農產品在全球首屈一指,除拜大量科研投入,就是農民的悉心耕作。若為了外銷而大量採用機械化生產,不但無助製造就業機會,還會難以保證品質,最後豈不是砸了高雄市的砵?

選民對韓國瑜期望甚高   易有反效果

加上,現時韓國瑜在大陸簽下的「訂單」,大部分只是MOU(即諒解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用以記載不同國家、政府或組織間簽署雙邊或多邊意向的文件,並曾被質疑「沒有任何效力」),而非實際的「下定單」,情況可能隨政治環境而變,甚至有說是大陸對台「錢包子統戰策略」下,架在「韓國瑜頸上的刀」。尤其韓國瑜在擔任北農總經理時,已被指曾簽與大陸下1萬盒阿里山茶和梨山茶葉的MOU,但最後只賣出700盒。

現在距離明年台灣總統選舉還有八個月,統獨議題必然地會再次被炒熱。韓國瑜在選舉利益的前提下,很難一直抽離地辯稱對大陸只是:交朋友、賣東西。不過,若然韓國瑜親大陸的態度有變,現在的MOU又有可能泡湯,那他豈不是把自己的政治前途置於險地?

還有,農民利益還未到咀邊,高雄的樓市已經被各大財團炒起,表面上這是活絡高雄市發展的好現象。但只要細心分析,就會發現高雄市的滯後發展,是沒有足夠的格局「一夜之間變台北」。據2017年勞動部數字,台北市在職人士的平均收入是11329.1港元、高雄市是8599.0港元,相差24.1%。但韓國瑜於去年12月就職後,高雄房地產交易數量1月份己升上全台22縣市第一,單月升幅高達13.3%。若持續下去,當地物價必然上漲;在工資增長有限,發展的農業又不是暴利產業,市民的怨氣便會衝向市長辦公室。

作為一位民意代表,既要回應民意,也要控制選民期望。無奈國民黨就是擺脫不了超人政治模式,期望打造韓國瑜的救世主形象,卻同時令選民期望過高。若高雄市的貨賣不出去,人住不進來;政綱在明年總統大選之前逐一跳票,韓國瑜的政治生命只會提早結束。

郭台銘富士康血汗工廠舊帳

再來看看郭台銘。經濟上,郭台銘作為全台首富,富士康業務遍布全球,當然具有總體發展的大局觀,甚至有可能透過高新科技,重振新竹科技園、激活內湖科技園,拉抬台灣的經濟發展,創造吸引年輕人的就業機會。這方面絕非既耗時,又利潤微薄的韓國瑜式高雄小農經濟可比。

不過,富士康的業務至今仍以代工為主,過去血汗工廠的不良記錄,又被大陸著名導演賈樟柯改編,成為揭露社會不公義的寫實電影《天注定》中的單元故事。電影更因獲得第66屆康城國際電影節最佳劇本獎,而街知巷聞,在台灣曾經引起過熱烈討論。郭董這筆舊帳,在選舉的時候極易被選民翻出來,甚至被對手宣傳為要把台灣打造成「血汗二流代工基地」,即無法自主生產研發,仰人鼻息的「下欄」工廠。若以政治的語言表達,就是郭董自甘矮化台灣,甚至賣台。這對台灣的選民來說,將是非常刺耳,觸動神經的。

這並非危言聳聽,郭董在2018年在台灣執行「人力降本」計劃,一年內裁員34萬人,其下集團在台灣土城所剩的唯一一條生產綫,員工已全數資遣離職,代表台灣的生產綫已全部停止運作,搬到大陸,台灣島內僅剩無人工廠的示範綫。

從兩岸關係好的方面來說,郭董非常懂得「力用中國」及了解大陸情況;從壞的方面分析,郭董是已經「賣身」給大陸,又甚麼可能在兩岸關係再起波瀾的時候,捍衞台灣人的利益呢?

在台灣主體意識日益加強,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說法成為台灣人的共同語言底下,選民有可能已經習慣了經濟長期不景氣,而最後寧要自主的小農經濟的韓流,也不要委曲求存、代工生產的郭董。

政治上,韓國瑜在台灣島內的公共行政與選舉上的歷練,絕對比郭董優勝。不過郭董經常出席國際會議,與不同的國家領導人交流,這種國際視野,又是韓國瑜所缺乏的,二人之別就在台灣體制內的適用性與民情的掌握。

郭董會成為台版特朗普嗎?

筆者不排除部分台灣人是很希望郭董成為台版的特朗普,讓他來Made Taiwan Great Again。不過,台灣的經濟與勞工結構一直保存着家庭式的傳統,即比較人性化及以人為本。試問選民幻想到郭董每天都在「You are fired」的時候,台灣政府的公共行政不但會如美國般混亂,亦會破壞了台灣的勞資文化。

另一方面,公共行政是要避免所謂眼闊肚窄的,這點是非常重要的教條。郭董縱有鴻鵠之志,無奈台灣的社會與經濟體就只有一個島,山多而地少,花東地區與中北部地區,無論經濟結構或環境氣候都分別極大。他的經濟政策,極有可能是台灣社會無法苛載的妙想,在選舉論壇時,自然就會被對手攻擊而原形畢露。

由此可見,台灣的藍營選民雖然對郭董抱有幻想,令到台灣再次閃亮。不過,當我們為台灣進行身體檢查的時候,就會發現弱不襟風的社會、經濟結構是受不了郭董這顆大補丸。無奈,台灣的選民在感覺先行,表態政治行為的促使下,未必可以作出以上的理性分析,而諷刺地成就了所謂的台版特朗普。

刊於經濟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