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獨立媒體、政治評論人

2019/4/23 - 12:43

韓國瑜跟郭台銘相比,有四個劣勢兩個優勢

郭台銘宣布參選,卡住了韓國瑜等待被徵召之路。韓國瑜陷於完全的被動。除非郭台銘有嚴重的失誤導致民調暴跌,不然郭台銘有很高的機率,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

韓國瑜跟郭台銘相比,有四個劣勢兩個優勢。

韓國瑜被粉絲稱為「韓總」,以北農總經理賣菜郎的身份,說服粉絲說他是個「會做生意的人」、「可以拼經濟」。然而北農總經理的經歷,跟郭台銘的鴻海集團一比,商業金額跟戰鬥力是大人打小孩。韓國瑜的經濟牌失效,這是劣勢之一。

廣告

韓國瑜的劣勢之二,是他過往好整以暇的以高民調自居,蔑視朱立倫王金平,等待國民黨徵召他。現在這招不管用了。以山水民意公司4月2日的民調來看,國民黨內,韓國瑜25.4%的,郭台銘22.9%,雙方只差2.5%。這個差距已經接近誤差值。

韓國瑜的劣勢之三,是他過往以「不考慮2020」來塑造被動形象等待黃袍加身。但郭台銘正大光明加入初選競爭。韓國瑜如果主動說要參加初選,之前「不考慮2020」的形象破局,民調只會往下。

劣勢之四,韓國瑜高雄市長沒當半年,除了簽了一堆統戰MOU之外,實績不彰。倘若主動出來初選,「落跑市長」之名是逃不了的。如果不出來初選,就只能等待吳敦義徵召。

然而吳敦義已經見風轉舵,從過去打「借韓打朱王」轉為「提供郭台銘參賽權」。吳敦義頒發國民黨榮譽証給郭台銘,就是已經不把徵招韓國瑜列為優先考量。

郭台銘原本的劣勢之一,是國民黨內論資排輩的階級風氣嚴重,郭台銘並非長期國民黨戰將,忽然出來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黨內正當性略嫌不足。透過黨主席吳敦義的背書,郭台銘以「榮譽貢獻」為名,取得了黨內的正當性。

郭台銘的劣勢之二,是他的演說魅力比韓國瑜輸上一大截。但是在臉書、LINE等新媒體興起下,個人演說魅力可以透過媒體團隊包裝,縮小彼此的差距。聯合新聞網的線上投票,郭台銘的票數約為韓國瑜的四倍。這點可以約略看出郭台銘對泛藍群眾的號召力。

從個人內在動機來說,我不認為郭台銘是為了錢、為了股價,做出參選的決定。從富豪的角度思考,當你已經這麼有錢的時候,有幾屆首富頭銜已經不是重點。一旦投入到政治領域,能否在此成為台灣最有權力的人,會成為郭台銘當下最重要的內在動機。

富豪一來怕死,二來怕沒面子。既然參選,可以壯烈落敗,不能中途退縮,不然顏面何存。郭台銘宣布參選之後,已經不可能回頭,他不是為任何人抬轎,他是玩真的。

郭台銘的參選,能號召不只是泛藍的死忠支持者,更包括一些游離的經濟派選民,他們普遍相信這樣的邏輯:「台灣過去經濟不好,是因為總統不懂怎麼做生意。如果選出一個很會做生意的總統,一定可以讓大家變得更有錢。」

這個思考邏輯,存在著一大問題:財閥治國或許可以帶來整體經濟的成長,但會拉開貧富差距,讓中小企業主與底下勞工面臨重大衝擊。

以韓國為例,財閥治國下,光是一個三星加上一個現代汽車,GDP超過韓國總量的三分之一。韓國的年輕人跟老年人自殺率世界第一,年輕人的困擾主因在於學業壓力,老年人則面臨生存危機。

當大企業領軍成為了不可逆的趨勢,年輕人如果能擠進大企業的窄門,就可以一步登天。不然連開一家咖啡店過日子都沒機會,因為財閥的連鎖咖啡店一進場,直接拿銀彈攻勢把你打垮。這種激烈的社會競爭,美其名是公平競賽,其實是壓抑青年的多元發展,讓財閥去定義人才(重點科系的高學歷菁英),塑造龐大的考試壓力。

至於沒辦法重新回去拼考試,財閥所不需要的老年人,就只能在房價物價高漲下,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

2017年台灣中小企業就業人數約890萬人,佔就業人數的78.44%。這些中小企業主跟員工,在財團當家下,會面對比現在更嚴峻的考驗。

當我們去抱怨中南部的中小企業薪水太低的時候,試想,如果這些中小企業被財團併購、被財團打敗,你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加入財團領高薪,第二種在更孱弱的中小企業領更低的薪水。大部分人,都會掉到第二種。

這還不提郭台銘的企業版圖跟中國關係之深,會如何的受到中國「以經逼政」的影響。

2020的總統大選,不只是統獨之爭(中國資金統戰入侵 vs 驅除台灣統戰勢力)。在郭台銘參選後,明確地拉出了一條「大企業治國 vs 中小企業生存」的對抗路線。

在眾人嚮往「商人治國」的時候,我在意的,始終是社會發展的穩定與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