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首戰即終戰即終馬

2020/8/24 — 13:28

馬英九基金會國家不安全研討會馬英九發言

馬英九基金會國家不安全研討會馬英九發言

台灣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的「首戰即終戰」很快成為「馬語錄」中的名言,因為它成為台灣投降派亡國論者最簡單的政治語言,更被中共央視重複播送。這句名言的發明者是馬英九,還是中共把專利委託給馬英九,恐怕費心國安單位好好查一查了。

馬英九講了,央視也播了,都還不算,馬英九基金會還要組織《國家不安全研討會》從學術角度推廣。討論應該是正面的國家安全問題,或者從「救亡」的角度。可是馬竟從負面的「國家不安全」來命名,可見他的變態心理,根本不是與台灣人民站在同一個立場上。他不但要台灣人民接受這個歪理,還要美國人接受,甚至全球接受。這匹老馬在死以前還要為虎作倀把叛賊特務家族的惡行發揮到極限。其心叵測,其心可誅!

馬英九的話,讓我想起郝柏村。1990年我隨香港作家代表團訪問了金門,自然也參觀了《八二三戰史館》,也了解郝柏村當年的表現,因此對他後來的「一手反共,一手反獨」還頗理解。然而1996年3月我隨香港評論員代表團來台灣參觀大選,參加了郝柏村的造勢大會,我就改變了對他的看法,因為他居然從參謀總長、國防部長、行政院長淪為亡國論者。我在香港政論雜誌寫的一篇觀選文章《飛彈下的台灣大選觀感》有以下的記載:

廣告

「三月十六日晚上,新黨在台中搞了一個『和平反戰演唱會』,為林郝造勢,郝柏村在下午參加了台北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後,趕來參加演唱會。演唱會構思新穎,情緒高昂,還有一位山地人的女藝員主持﹐從唱越戰時的反戰歌曲到用台語唱﹐還簇擁著郝柏村唱『中華民國頌』。郝柏村的講話瀰漫著『亡國論』的氣息,不去指責中共的窮兵黷武,而是抱著『戰必敗』的心情,並且把責任全加到李登輝頭上。在這以前﹐郝柏村認為台灣『不堪一擊』,又反對美國的軍事介入,如果他還是當年的將軍,會這樣說嗎﹖現在的玩火者,要用軍事力量解決兩岸問題的,是中共還是台北的當權者﹖也怪不得考選部長王作榮寫了一篇『一片降幡出石頭---聞郝柏村先生競選言論有感』,舉出歷史和現實的事實對郝作出批評。郝柏村是國民黨出色的軍事將領,如今因為捲入政事而放棄了以往的信念,令人嗟嘆。」

就是這次觀選,讓我的統獨觀念有了很大轉變,對「統派」日益感到厭惡,尤其他們在拍中共馬屁的時候。馬英九在擔任陸委會副主委的表現及以後也有很大變化,以前的反共是掩護他的政治野心,後來隨著權勢的增長逐步暴露叛國賊的真面目。如果說郝柏村是亡國論者,馬英九已經淪落到不惜發揮媚功,連習近平的屁眼也要去舔。

廣告

我並不反對「首戰即終戰」,但內容與馬英九完全不同,因為美國必定參與,立即從空海切入,所以立即終戰。台灣早應戰時也同時清除國內的賣國賊,國會就得以正名制憲,台灣也因此進入正常國家的發展階段。即使台灣出現若干廢墟,台灣人民也會以無比熱情很快重建出來一個新台灣。

在戰爭一爆發,馬英九等賣國賊一定搖旗吶喊,裡應外合,擾亂軍心民心。台灣國安單位必須立即逮捕這些叛國賊。因此終戰也就是「終馬」,對馬英九進行公審,把他出賣國家的罪行老賬新賬一起算。這就是他的末日。

到現在為止,馬英九還在鼓吹「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既是如此,為何在2015年11月7日馬習會上,馬英九不敢在習近平面前說?是男兒還是懦夫大家看得清楚。回來才在台灣人民面前大吹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謊言。這個台灣最大的政治騙子不知道自己末日已到,還去整容修出馬眼,準備東山再起迎接共匪,還以為可以得到習匪的青睞嗎?真是做夢。

同時做夢的還有馬英九的愛將蘇起,他說川普絕對不會為台灣打仗。大家都看到現在美國在求戰,習近平卻做縮頭烏龜,通過旗下《南華早報》(編按:南早為阿里巴巴旗下)釋出「不開第一槍」的訊號要求美國饒命,不要臉的掛出免戰牌。如果美國,更不要說是川普,絕對不會為台灣打仗,共軍不是早可以解放台灣了嗎?還要拖到現在?今天的八二三是什麼意思?那時美國在做什麼?蘇起真不懂,還是假裝不懂?八八風災,美國不顧馬英九的反對,軍用直升飛機直接降落台灣,馬英九只能找外交部的夏立言與歐鴻鍊做替死鬼,蘇起那時在做什麼?

我是熱切期望首戰即終戰及終馬。台灣人民才能真正出頭。對共匪及其馬匪僕從一概政治騙子及政治流氓,除了武力,別妄想可以用道理說服他們。這也是美國現在對共匪本質的清醒認識。

(原文刊於新頭殼newtalk,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