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澳廣視葡文記者的心聲:我不能做半個新聞記者

2021/3/23 — 19:43

澳門澳廣視大樓(《論盡媒體》資料圖片)

澳門澳廣視大樓(《論盡媒體》資料圖片)

【文:一名澳廣視葡文記者】

3 月 10 日,(澳門廣播電視,TDM)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新聞編輯室與葡文新聞部總監舉行了會議。我們被告知,我們的工作方式必須從根本上改變,並列出了下列 9 點要求,作為新的編輯指南。總監說,這些是幾天前由執行委員會轉交給他們的。

  1. TDM 傳播和宣揚愛國主義,愛國愛澳精神(TDM disseminates and promotes patriotism, respect and love for the country and for the SAR)
  2. TDM 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的信息廣播機構(TDM is an information broadcasting body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SAR)
  3. TDM 傳播政府政綱,包括施政報告和各項活動所提及的(TDM disseminates the politics of the SAR expressed in the Government Policy Address and respective activities)
  4. 依照法律,TDM 的員工不會散佈違反中央政府政治和特區所採取措施的信息或意見(TDM’s staff does not disseminate information or opinions contrary to the politic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the PRC and the measures adopted by the SAR, according to the law)
  5. TDM 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由愛國者統治的基本原則( TDM supports the fundamental principal that the Hong Kong SAR is governed by patriots)
  6. TDM 傳播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原則(TDM disseminates the principle of one centre, one platform and one base)
  7. TDM 傳播中西文化聯繫的重要性(TDM disseminat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link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8. TDM 應該進一步傳播和促進中國與所有葡語國家之間的關係(TDM should further the dissemination and promotion of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all of the Portuguese-speaking countries)
  9. TDM 支持澳門不同族群和宗教之間相互團結的精神(TDM supports the spirit of mutual solidarity between the diverse communities and religions of Macau)
廣告

我們還被告知,如果我們不遵守規定,我們可能會因正當理由被開除,而被認為是基本新聞原則的《編輯手冊》亦不再有效。

這次會議非常緊張,沒有人對此輕描淡寫,我們所有人都感到憤怒。我們沒有解決方法,也沒有希望事情會變得更好。有關規定是為了遵守。然後,我們決定要與執行委員會開會,以釐清這種情況。

廣告

與執委會會面 認為破壞性控制已成定局

會議於 3 月 15 日舉行。我們選了 6 個人參加並決定:我們不會與執行委員會爭論新聞,我們只會提出問題。我們的主要關注點是第 4 點:「依照法律,TDM 的員工不會散佈違反中央政府政治和特區所採取措施的信息或意見。」

會議非常親切,並作出了一些積極的澄清。他們說,沒有人會因為正當理由而被解僱 — 儘管他們還強調說,如果我們不同意 TDM 的規則,我們可以離開。他們還引用了《編輯手冊》,承認該手冊仍然有效。我們認為《手冊》與某些新準則相抵觸。

關於第 4 點……有不同的解釋。他們確實表示,不禁止發表與政府相反的意見,但堅持要求報導更加「平衡」。(原文:As to point 4… there were different interpretations. They did say that it was not forbidden to air opinions contrary to the government, but insisted on a more “balanced” reporting. )我不想提供太多細節,因為到目前為止該小組已經決定不公開本次會議的內容,並且我想尊重我的同事。

但是,我確實必須說,與 TDM 在新聞稿中所寫的相反,我們並非同意所有東西。與會者只是問了一些問題,他們新聞稿中所謂的「同意」(* 註 1)或是來自高層。(原文:But I do believe it’s important to say that, contrary to what TDM wrote on the press release, we did not agree with anything. The people in the meeting just asked questions, as it was agreed with the bigger group.)我感覺他們試圖進行一些破壞性控制,但指導方針是成立的。也許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一切會變得更安靜、更好,但我認為破壞已經造成,我們將永遠不會像以前那般。

香港抗議事件影響澳門新聞自由?

究其原因……可能是香港。據我了解,這不是一個特例,它是用更為決定性的方式全面滲透。在過去這不是問題,但是香港的抗議活動改變了澳門的一切,而不僅僅是 TDM。(原文:As for the cause of this… it’s probably Hong Kong. From what I could understand, it’s not one story in particular, it’s the overall coverage of things, with a more critical approach. This did not use to be a problem, but the Hong Kong protests changed everything in Macau, not just TDM. )突然,所有事物(不僅僅是香港的事情……)都是敏感的,一切都是有問題的。沒有人談論任何事情。我確實希望這遲早會發生,而且已經有壓力。我非常擔心,但我相信仍然有爭論的餘地,並試圖使其發揮作用。但這次太直接、太早了,我不再覺得這可以解決。

新聞編輯室裡的氣氛糟透了。我們都在沮喪和憂慮中思考著未來。就個人而言,我很感動看到華人社區的支持,這是我沒想到的。在澳門這麼多年後,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所做的事很重要。

但同時我也感到非常失望和悲傷。我不是澳門人,但我認為這是我的家。也許其他行業的人只專注於他們的日常生活,但記者專注於這裡發生的一切。這是一個很棒的學習過程,能夠如此詳細地了解一個社會的運作方式,這與我以前所經歷的截然不同。我非常關心這個城市的未來。

我希望葡文和中文的記者仍然可以在澳門工作並保持聯繫。即使在抑制時期也需要新聞,葡萄牙的歷史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是對我來說……我想我很快就要離開澳門了,這真的讓我很傷心。但是我不能做半個新聞記者。(原文:I hope journalist, both Portuguese and Chinese, can still work in Macau and be relevant. Journalism is needed even during repressive times, and the history of Portugal also attest to that. But for me… I think I will leave Macau soon, and this really breaks my heart. But I can’t be half a journalist.)

 

(《論盡媒體》編按:小標題為編輯後加;原文為英文,編輯作中文翻譯)

* 註 1:澳廣視於 3 月 15 日發出聲明,指出澳廣視執委會於 15 日與葡文新聞部 6 名編採人員直接會面,期間執委會重申澳廣視現行編採方針維持不變,雙方認同繼續遵守澳廣視《新聞編輯手冊》的核心價值:準確、客觀、不偏不倚、公正及公眾利益等。澳廣視執委會並勉勵所有編採人員繼續共同努力,堅持愛國愛澳原則,履行傳媒應有社會責任。與會編採人員表示認同。並稱,會議持續兩個多小時,雙方深入互動交流,氣氛愉快,效果良好。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