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媒體》製圖

參選議員要絕對擁護共產黨 黃東︰文革思維已搬到澳門

澳門選管會以「不擁護」《基本法》和「不效忠」澳門特區以由,取消 21 名參選人的參選資格。選管會昨日(12 日)更進一步表明,參選人須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時事評論員黃東表示,今次事件無辦法用法律邏輯解釋清楚,是「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完全是將文革極左思維搬到澳門,「只差還未到遊街示眾批鬥的地步」。今次受影響的不僅是這 21 名參選人,整個社會各個層面都會受到破壞,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公信力一舖清袋,澳門只會培養出「忠誠的廢物」,民生事務亦只會繼續惡化。

澳門選管會昨日舉行記招表明,參選人須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

講明無追溯期卻秋後算帳

澳門政府於 2016 年修改選舉法,引入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等條文,時任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曾表示︰「對於參選人士的聲明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這個判斷屬於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的權限。法案中沒有設置追溯期,若參選人士過往曾作出不擁護《基本法》或不效忠特區的言論,選管會可在對方作出聲明時,確認對方是否願意放棄過往的這些言論。倘參選人士對於選管會的決定有異議,法案亦設有上訴機制,最終可交由法院裁決。」

黃東表示,當時澳門政府講明沒有追溯期,但現時卻秋後算帳,整件事很不可思議,亦是用法律邏輯無辦法解釋清楚,「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完全是將文革思維搬到澳門,「要絕對忠於毛主席,絕對忠於中央,咁先係愛國愛黨,只差還未到遊街示眾批鬥的地步。」

法律可根據官員需要隨意扭曲

而且今次事件的影響非常大,「小至影響選舉的公平性和合法性,大至日後所有法律都可以隨意扭曲。上層建築的政制上都可以夾硬搬龍門操作,下至民生上的法律,都可以根據官員需要而隨意演繹。」黃東表示,這不是法治,而是為當權者服務而用法律的外衣包括的人治,完全違反《基本法》,「依家係已忘初衷,而不是毋忘初衷。」「整個公民權利都受到破壞,咁基本法仲有幾多係真嘅嘢呢?」

黃東認為,現時選管會的做法,實際上是將文革的思維搬到澳門。

失去民主派 澳門將只培養忠誠的廢物

澳門民主派被全數 DQ,黃東表示,建制派今次「躺平」都可以進入立法會,但當失去競爭,議會就不能正常運作,「很多議題本身是由民主派提出,再由建制派跟住去做,咁先對政府產生推動和壓力去回應和改革。當民主派消失的時候,建制派就可以撟埋對手,反正隨便都可以當選,呢個選舉仲有咩意思呢?」他說,今後澳門只是培養忠誠的廢物而不是培養有志於服務社會的公民。

黃東續指,今次選舉的認受性必然會受到打擊,間選和官委,普通市民已無權參與,大家都希望保留直選議席的空間,希望維持最低限度的民主成份,「如果連咁都無埋,仲有幾多人承認呢個選舉的有效性呢?第二就係有幾多人願意再出黎投票呢?」

他又認為,今次澳門民主派被全數 DQ,日後當選的議員好容易自我審查,不再敢發出反對政府的聲音。「當無哂所有噪音的時候,跌落一眼針都會成為巨響。」議會工作會比以往更加「hea 住做」,社會更難進步,政府受到更少壓力,最終受影響的是民生。

全面滅聲更明顯 下個目標將是網絡

黃東指出,澳門政府全面滅聲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現時集會示威被禁止,傳媒自我審查嚴重,現時連議員發聲的機會都沒有,「下一步,連網上都要滅埋聲㗎啦。」他形容現時的政府已經完全不再想聽到反對意見,而是將法律「武器化」來對付公民,一個大話冚一個大話,「咁係咪一個正常的社會呢?咁樣落去會係一個無聲的社會。」

今次事件好大機會要上訴至澳門終審法院,但不少市民對上訴不抱樂觀。黃東表示,隨著近年一件又一件針對公民權利的不公判決,司法系統的公信力已經逐年下降,市民已不信任法院,若終審法院最終維持原判,必定令司法系統的公信力更加雪上加霜,屆時好大機會令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公信力一舖清袋。他認為,目前仍未可看清今次事件的破壞力,但必然會產生骨牌效應,「公民權利受到剝奪,但都仍然唔覺醒的話,其實真係一個澳豬,咁係好可悲的事情。」

黃東表示,日後立法會失去民主派的競爭,只會令澳門變成只培養忠誠的廢物,而不是有志於服務社會的公民。

 

原刊於《論盡媒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