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者:澳門民主派若淪為「忠誠反對派」 或失去「想走前些」的年輕人

2021/3/8 — 9:16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論盡媒體》圖片)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論盡媒體》圖片)

澳門民主派兩位元老吳國昌及區錦新均表示,會在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退下火線。這兩議席的爭奪勢必激烈。學者余永逸認為澳門民主派如何薪火相傳將會今次選舉的亮點及重點。對於將來澳門民主發展及民主派的作為,余永逸認為,不提政治改革「似乎係最為安全嘅做法」。然而,過去幾年民主派議員在議會的表現「似乎只不過作為忠誠的反對者」,「純粹係對政府的一些施政監督、唔係話真正去推動民主嘅發展」,這或失去一些「想走前些」、更多政治改革的年輕人。

民主派如何完成承傳將是今屆選舉亮點 吳區陣營未見「接班人」

直選議員吳國昌、區錦新、蘇嘉豪及高天賜常被視為目前議會的民主派代表。現為澳門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的余永逸認為,吳區退下火線後,較有可能出現的局面有二,一是維持現狀,即吳區陣營保持現有議席;二是吳區支持者轉向支持蘇嘉豪。如果吳區沒有公佈不再擔大旗的話,可能今次的選舉都找不到所謂話題或值得討論的議題。但民主派如何完成薪火相傳則是今屆的立法會的亮點及重點。「究竟澳門的民主派如何薪火相傳,我諗呢個係今次立法會一個重點嚟嘅。」若以蘇嘉豪為代表的團隊在今次選舉取代吳區的話,則代表蘇正式接棒民主派。

廣告

余永逸指出,另一種可能是澳門民主派整體而言少了議席,傳統上支持吳區的人轉投其他候選人,「尤其從上一屆開始,出現一啲中間派嘅議員或者候選人出咗嚟,吳區的支持者會唔會偏重向中間派嘅候選人呢?」「但都要視乎吳區嗰邊嘅社區發展網絡,佢哋會提名啲咩人出嚟。」

自 2017 年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之後,吳區不再以核心人物參與選舉時有所聞。余永逸表示,雖然吳區萌生退意已是上屆選舉後的事,但至今仍未見到「佢哋嗰邊有啲咩人可以走出嚟替代,或者睇唔到有一個部署或會培養一啲新嘅人」。在距選舉大概半年的時間是否足夠讓吳區接班人準備就緒仍是未知之數。

廣告

民主派以「競爭、分裂、分道揚鑣」得以承傳

他又稱,民主派在傳承方面同傳統社團不同,不是家長式的培訓、由上一班帶下一班出身。民主派是經過「競爭、分裂、分道揚鑣」得以承傳。雖然,吳區過去一直為年輕人提供參政議政的機會,但最後以分道揚鑣收場。以澳門民主派過往的發展,以及 2017 年立法會選舉之前學社的分裂,展示了澳門民主派「無辦法處理得到陣營內意識形態上嘅分野。佢哋都冇辦法做到更加包容……呢個係民主派嘅特質或者係一個弱點嚟嘅。」當無法處理意識形態時,唯有分裂。

「似乎民主派嘅承傳就係透過分裂或者係分道揚鑣,而得到承傳。而唔係一個好家長式,由上一代嘅領導帶一啲嘅新嘅人出嚟」。「呢個都係一個有趣嘅地方,我估計呢個可能都係民主派佢哋自己一個諗法嚟嘅,以前學社嘅資深成員啦,有一個諗法就係一個過分有系統性嘅學社,其實似乎會令到佢哋嘅成員受到打壓嘅,所以佢哋(吳區)唔係想有一個好有系統性、組織性嘅發展,係一個好鬆散嘅形式去發展。」

吳區都今日仍然都以此方式,故難以有系統地經其現在團體去培養接班人。但有趣的地方就是仍有蘇嘉豪成功贏得議席 ,「你又會睇到民主派唔係冇薪火相傳」。

以「忠誠反對派」 生存或失部分年輕人

余永逸表示,近幾年民主派在議會的表現似回歸民生事務上面。近年港澳,尤其香港的政治高壓亦影響澳門,「當然澳門唔係好明顯,但係大家都感受到,舊年六四嘅安排,都感受得到」。「民主派可以做就係盡量去避免備受打壓啦,搵準機會另謀發展,呢個似乎都係過去咁多年澳門民主派嘅生存之道,用返北京嘅術語就係韜光養晦啦。」

余永逸又指,雖然有見到民主派議員或者支持民主理念參政人,「但係佢哋係咪有好大個活動係推進呢個民主發展呢?似乎澳門來講都唔係好明顯」。整體而言澳門近二十年未見有一個好大型的民主運動。當然有些社會行動如民間公投特首、公投政改等,但都備受打壓。「打壓完之後我又睇唔到佢哋有乜嘢進一步行動。」

以蘇嘉豪主政的新澳門學社在 2019 年搞普選公投。 (《論盡媒體》資料相片)

以蘇嘉豪主政的新澳門學社在 2019 年搞普選公投。 (《論盡媒體》資料相片)

他又稱,澳門真正澳門民主運動要數到 88 年民主沙龍、89 年六四及新澳門的成立,這些運動為當年澳門民主發展注入一些新動力。「到了今天,我講緊承傳民主派裡面嘅嘢。對於推動澳門的整體民主發展、自由、人權來講,似乎我都睇唔到公民社會有好大推動力」。然而,若民主派只搞民生事務還算是民主派嗎?「如果民主派唔係推動民主發展,咁呢個仲係一個咩嘅民主派呢?對澳門社會來講,澳門的民主派似乎只不過作為忠誠嘅反對者,純粹係對政府的一些施政監督、就唔係話真正去推動民主嘅發展。」

然而,香港近年的社會運動令部分澳門的年輕人變得勇敢、走出來支持並要求更多的政治改革。余永逸認為民主派必須回應這部分本地青年的政治訴求,否則不能排除會有新一批的年輕人會走出來參政並要求政改;或選擇離開澳門。

前路如何走?或維持現有格局

面對高壓政治以及更高的政治訴求,澳門民主派似舉步維艱。余永逸表示,暫時未見周邊有好大環境變化時,目前維持民主派的格局的可能性會比較大。「澳門民主派嘅pattern(模式 / 格局)係咁樣走……咁究竟呢個 pattern 係唔係會持續呢?當然我冇水晶球啦,但係從過去佢個模式,(維持)可能性會比較大。」

余永逸認為,要有新一波的民主運動或者又有新一波的環境因素才能造就出新一批民主領袖或新格局。由當年何思謙走出來衝擊傳統陣營,其後敗選由吳國昌取代。民主派以經競爭、分裂換血似是宿命。「(民主派的發展)其實都經過起伏、起跌……無論如何,澳門民主派嘅承傳都係透過所謂嘅競爭……會唔會喺下一波或等一個狀況,有一批新嘅年青人走出嚟,突破現有嘅所謂民主派,大家會覺得佢哋(目前的民主派)嘅立場走得未夠前呢?」這或是澳門民主派的「宿命」。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