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這樣,我們又過了十年…

2019/12/18 — 22:13

2017 年 8 月 23 日,「天鴿」風災,澳門多區受災嚴重,有十人喪生,但崔世安先到災情較輕微的氹仔花城視察,被公眾狠批。(《論盡媒體》圖片)

2017 年 8 月 23 日,「天鴿」風災,澳門多區受災嚴重,有十人喪生,但崔世安先到災情較輕微的氹仔花城視察,被公眾狠批。(《論盡媒體》圖片)

【文:論盡者言】

世安十年,你最記得甚麼?

是崔世安自己離任前圖成立「六百億基金」?是崔世安自己離任前意圖成立「六百億投資基金」?是「離補法案」的「我不會自肥」?還是「暨大一億」?是「天鴿」的十條人命?是輕軌尚未完工?離島醫院落成無期?是掘路工程無日無之,政府多個活動豪花幾千萬,還是分予市民的現金分享加到一萬?

廣告

世安十年,市民過得好嗎?近十年,市民問得最多的,大約是「政府除了派錢還會做甚麼?」說好的經濟多元,發展文創,居民到頭來只覺得文產基金億億聲地把錢批走,成果卻不明不白。

崔世安主政的十年,大約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任期基本上延續了首任特首何厚鏵時期的施政方向,及他做社文司長做事方式。然則,到 2014 年,崔世安要「競選」連任了,即提出要廢除街影條例;換屆時,坊間亦盛傳新的運輸工務司長要為老闆完成「四大死任務」,包括放生閒置地、南灣 C、D 區批建高樓等。只是後來基於公眾關注與把關,而司長亦似無意執行,「死任務」未能被強硬落實。

廣告

「撤得快」是好,然而「離補」法案和「六百億投資基金」撤回的背後動力,傳言卻是來自中央「關心」的效果。另一方面,我們更不應忘記這一切權力者當初為何會推出。為何要提出取消街影?為何要提出「離補」?為何要南灣湖 C、D 區的收地要拖延?顯然,澳門這些年發生不少貪腐事件,市民質疑的利與輸送之歪風長期未能有效被遏阻,等等。毫無疑問,並非每一事都盡歸責於特首。但即便如此,亦不免讓人問一句:為何特首未有樹立正風,好好管束下屬?

2015 年,工務局突然提出大幅放寬「漁頭」A 地段的限高至 90 米,跟旁邊的金沙酒店睇齊,事件引發社會強烈迴響,亦被質疑是利益輸送。工務局破紀錄收到逾 600 份公眾意見,大部分已上載網頁。《論盡》翻看超過 200 份公眾意見,發現當中超過九成支持工務局「賣大包」。無獨有偶,不少意見書的行文和措辭都極相近,認為處理方式「合法」、「建築物向高空發展是大勢所趨」。最後在相關方面的關注下,「漁頭」並未能獲增加高度。

2015 年,工務局突然提出大幅放寬「漁頭」A 地段的限高至 90 米,跟旁邊的金沙酒店睇齊,事件引發社會強烈迴響,亦被質疑是利益輸送。工務局破紀錄收到逾 600 份公眾意見,大部分已上載網頁。《論盡》翻看超過 200 份公眾意見,發現當中超過九成支持工務局「賣大包」。無獨有偶,不少意見書的行文和措辭都極相近,認為處理方式「合法」、「建築物向高空發展是大勢所趨」。最後在相關方面的關注下,「漁頭」並未能獲增加高度。

就這樣,澳門蹉跎了十年。當澳門的人均 GDP 傲視全球,但我們的生活質素卻仍遠遠未能跟上。簡單的事例譬如,每日就為搭車為看病為上樓而煩惱;有人「忘掉理想只能忙於生活」;有人「情願變得聰明而不衝動」。十年就這樣過去了,下個十年,澳門的未來、我們的生活可會有改變?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