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威脅篇:澳門民間投票 2019 失敗經驗分享

2021/1/11 — 13:3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文源自於 2020 年 12 月 5 日在台灣零時政府雙年會(g0v Summit)上之報告,分享另有技術攻防篇

報告及此篇文章只代表我個人,不代表 2019 投票活動之發起組織。

民間投票的背景

投票是一個和平的展現集體意志的方式。但是,近年在香港和澳門的民間投票活動,遇到愈來愈大的挑戰。澳門一系列的民間投票都是被香港的民間投票活動啟發。香港投票有很多的國際媒體關注,但一般來說國際媒體對澳門的公民社會活動不太感興趣。

廣告
 
Image for post

以上列出澳門的投票的技術部份都是由我主要負責。在政治的部份,除了我現在報告的 2019 年的投票之外,其餘的澳門投票我同時都是當時主辦單位的負責人。

 
Image for post

在 2014 年的澳門民間公投,是罕有能得到國際媒體關注的澳門爭取民主活動。投票人數不到一萬看來好像很少,但是以澳門的人口以及澳門公民社會發展程度,已算是很好的成績。但 2014 年民間公投遭受到打壓力度不小,中國中央政府駐澳門機構罕有發聲明指控民間公投違法。包括本人在內共有七個人被警察拘捕。

廣告
 
Image for post

在 2019 年再有行政長官一人選舉,又是辦投票活動的時候了。投票發起組織是新澳門學社,學社是澳門一個重要爭取民主的政治組織,我曾經是學社的理事長,但我在 2017 年已離開了。我本次是以外部技術提供者的身份參與投票工作,法律跟政治上由新澳門學社在澳門作為主辦機構負責。

 
Image for post

吸收了 2014 的經驗,發起組織想在安全及低風險的環境下舉辦投票,所以要減少活動的政治爭議。這次活動不叫公投,也不收集身份證資料,改為只檢驗澳門本地電話號碼。命題也不涉及特首候選人,只問是否想要真普選。

政治威脅

針對 2019 民間投票的技術威脅解除後,接下來到政治層面的威脅,也是是次民間投票失敗的直接原因。

 
Image for post

在投票開始後兩天,投票主辦方作為政治團體有機會與澳門特首唯一參選人賀一誠見面,我雖然無緣參加會議,但據可靠消息,賀一誠回應學社代表提出普選問題時,主動提到學社正舉辦民意調查,賀一誠叫他們好好地做。這樣看來,未來特首對普選民間投票沒有問題,與 2014 年不同,但是否就政治上安全呢?

 
Image for post

中國這次沒有公開在媒體妖魔化民間投票。但是在多個澳門的微信聊天群組中,宣傳民間投票的街站被扭曲為在支持香港的示威活動。補充一下背景,澳門的主流民意是反對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澳門人擔心香港的風氣會蔓延到澳門。所以,在澳門的環境下,把支持香港的帽子套到普選特首民間投票的頭上,算是有效的抹黑,可引起民眾反感。

 
Image for post

在連續多個投票宣傳街站,出現主辦方的工作人員被指罵甚至被暴力推撞的情況,所以到第二個星期,主辦方就取消所有宣傳街站。

雖然網上投票算順利進行,對投票程式的攻擊也停止了,但投票最後還不敵中國強力出手。主辦方有核心成員因公事要到訪中國大陸,人到大陸後具體有甚麼待遇我不方便在這裏報告,因為主辦方很不想再提這件事情。但我可以總結說,中國提出兩大要求,要馬上停止投票,以及,要取消原定在特首選舉日舉行的民間投票結果發佈會。

 
Image for post

為甚麼呢?也是跟香港有關,如果在澳門特首選舉日,有另外一個要求普選的數字跑出來,會令外界覺得澳門的民主聲音跟香港的民主運動連成一線。而在 2014 年,很多國際媒體都報導了民間公投的數字,來對比官方特首選舉中候選人的得票數字。

 
Image for post
事情發生經過時間表

澳門未來特首在會面時未有反對投票。但似乎中國決定打壓,取消宣傳街站是不夠,中國要想盡辦法剎停投票。最後,投票要提前結束,原定的發佈活動也取消,改成低調用新聞稿發佈處理。

結果與影響

 
Image for post

結果有近六千人投票,絕大部份贊成真普選。投票記錄數據現在還可以公開下載(只要主辦方一天還未將這網站下架的話)。

我觀察,這次的打壓方式是很低調,但是很有力度。我猜想目的是避免引起更多關注。在技術上,他們使用花時間、成功率較低的攻擊策略。政治上,雖然沒有像 2014 年高調妖魔化投票,但透過社交群體煽動民眾向宣傳街站出手。再未達到目的時,就脅持人質。

 
Image for post

無論如何,提早結束投票,取消發佈活動的影響是很深遠的。澳門公眾、媒體在未來將對此類民間投票失去信心,很難在短時間在澳門內再辦投票。

經驗學習及反思

在活動組織方面,投票開放時間比以前拉長,初衷是有更多時間去宣傳投票,但開放時間一長,打擊的一方有更多時間去操作打壓及改變打壓策略,令投票活動的打擊面增大。

另外,投票主辦方決策層的韌性也是關鍵因素,2014 年我是被澳門警方拘捕,當局還算是要跟著司法程序跑。但當人踏足中國大陸內,就無規則可循了。所以,投票主辦方有多少的決心辦好投票活動,成員有多少的安全警覺性,最好事前有所思考。

澳門還有下次投票嗎?我認為短期內難有機會,除非投票的命題是很無聊。宏觀一點來說,香港還有沒有民間全民投票都成問題了,香港在國安法實踐之中,法律的可預知性已被嚴重破壞,甚麼是合法甚麼是違法,都可以是當局說了算。

關於票投所面對的技術威脅,請見技術攻防篇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