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琴 (橫琴新區政府網站截圖)

橫琴你有幾好?

中央政府 9 月初公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其後澳門當局不遺餘力地宣傳方案。究竟這個横琴合作區有幾好,恐怕現時難有確切答案。澳門人會否如政府所願,發現其好而視其為安身立命之所,這也需要時間去證明。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出台 橫琴由粵澳兩地「共商共建共管共享」

中央政府本月 5 日公佈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方案指出,橫琴開發將進入粵澳全面合作,進入「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階段,即橫琴由廣東省及澳門設立的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共同管理。

「總體方案」指出,其定位旨在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立足粵澳資源、以澳門產業多元發展為主攻方向,加強政策扶持,為澳門長遠發展注入新動力。

「總體方案」中以「兩線」明確了合作區範圍,分別是橫琴與澳門之間的「一線」和橫琴與中國內地之間的「二線」,合作區總面積約 106 平方公里。其中,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和橫琴口岸澳門管轄區,由澳門政府管理,適用澳門有關制度和規定,以物理圍網與其他區域隔離;粵澳雙方共管區域則採用電子圍網監管和目錄清單方式,對符合條件的市場主體,實施特殊政策。

粵澳橫琴「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

「總體方案」提出「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當中,合作區的屬地管理工作上升為廣東省,成立廣東省委和省政府派出機構。合作區的開發管理機構由粵澳雙方聯合組建,成立合作區管理委員會,並實行雙主任制,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另外,由澳門方委派一名常務副主任,粵澳雙方協商確定其他副主任。

管理委員會成員則包括廣東省和澳門政府有關部門、珠海市政府等。該管理委員會負責統籌決定合作區的重大規劃、重大政策、重大項目和重要人事任免。管理委員會下設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會的主要負責人由澳門政府委派,廣東省和珠海市派人參加,負責合作區的國際推介、招商引資、產業導入、土地開發、項目建設、民生管理等工作。重點發展的產業為科技研發、中醫藥,文旅會展商貿以及現代金融。

澳門政府早前舉辦橫琴合作區新聞發佈會,特首賀一誠(右三)及一眾司長出席。

賀一誠:爭取將澳企在橫琴合作區的投資納入澳門 GDP

方案又指出,「支持粵澳雙方探索建立合作區收益共享機制」,而 2024 年前投資收益全部留給合作區管理委員會支配,用於合作區開發建設。同時,中央會對合作區給予補助,補助數額不超過中央財政在合作區的分享稅收,補助主要用於吸引澳門企業入駐和擴大就業、增加實體經濟產值、支持本方案確定的重點產業等。澳門特首賀一誠早前亦表示,已向中央提出期望將本地企業在橫琴合作區的投資納入澳門本地生產總值(GDP)範圍。有關稅收「共享」機制方面,他則表示,當局會同內地在未來制定好分享機制,在 2024 年後有關澳企的投入屆時澳方將能獲得部分稅收,但沒有給予一個具體比例。

賀一誠早前在回應傳媒問及 DQ 事件後令部分市民對「一國兩制」存疑,對橫琴新合作制度下對澳人的自由及權利的保障承諾未必有信心時表示,市民若「唔鐘意內地嘅可以唔去」。又指,任何政治上的不同觀點都會尊重,不能把自己的觀點凌駕於他人,也不需要每件事都以政治牽連經濟。其又強調,是否去橫琴發展「係自由選擇」,而橫琴合作區是希望澳門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我哋希望多一條路俾大家去行」。

使用 Facebook 等不用「翻牆」 賀:對反中共、黃色網絡內容有「防備」

賀一誠亦稱,在合作區內不用「爬牆」亦能用到 Facebook 等外國社交媒體,但對部分涉反「共產黨」的內容則會有所防備。其指出,橫琴合作區內的市民,「唔需要『爬牆』,係可以 Facebook、所有 Internet 嘅嘢都可以收得到,除非係嗰啲好反對中國共產黨嗰啲政治上(內容)、有關黃色(內容)嘅等等,呢方面我哋可能有所防備。但正常、一般嘅網絡交往,喺呢個區係不受限制。澳門收得到嘅,嗰邊(橫琴)都收得到」。又指,就有關互聯網的使用,去年上京時已與中央當局進行長時間討論,「所以哩個係我哋一個好特別的政策」,將方便合作區科研人員作資料蒐集,有助於日後智能化發展。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一條未知的探索之路 余永逸:當局或只能「且行且看」

橫琴(澳門政府橫琴合作區宣傳片截圖)

早前中央政府推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但被指「空泛」缺少具體內容。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認為,現時橫琴合作區的開發方案是典型的「中國模式」,中央政府只給一個具「大方向」的方案,至於如何具體落實則要靠執行者自己「搞掂」。其又形容橫琴合作區的建設是一條未知之路,如何走出一個光明的未來,需要策劃者自己摸索,澳門當局當下或只能「且行且看」。

他又指出,這樣發展新區的方式「其實係內地搞這種項目的傳統、典型的思維」,定下的目標一向「高大空」。又認為,現時澳門除了博彩也之外,其他所有產業都幾乎是「零」基礎,「總體方案」列出的發展四大產業的目標要達成絕非易事,「咩都寫、咩都講,只要一樣嘢成功,佢就成功」。

余永逸表示,現時橫琴合作區的方案是內地新區發展的「典型」策略。內地許多的新區開發,在事前都只定下一個框架,不會有「一個清晰的藍圖」。現時中央正是用「總體方案」為橫琴發展指出一個大方向,但「條路點行,你(執行者)自己去決定」。

「總體方案」是給澳門這「乖孩子的糖」? 余:中央「只是持續橫琴的發展而已」

對於現時外界有說法認為「總體方案」是中央給澳門這「乖孩子的糖」,余永逸表示,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我諗唔係咩大禮嚟嘅」。他認為,「總體方案」的出台最大原因或與橫琴發展一直難見起色有關,而中央在此時推該方案的真正目的「只是持續橫琴的發展而已」。

國務院於 2009 年批准實施《橫琴總體發展規劃》,開始發展橫琴經濟。其後,澳門大學亦因此遷入橫琴。余永逸指出,過去十多年來橫琴的發展似乎未見有起色。中央故改變策略、轉換模式並採用中央協調的方式,希望能「搞起橫琴」。再者,在粵港澳大灣區中,香港的對外的功能開始逐漸衰退,需要有一個新的對外窗口。

橫琴中央會是目前最近新街坊的購物中心,攝於去年 12 月。

若橫琴終不能「自給自足」 變成「雞肋」誰來埋單?

余永逸稱,「總體方案」中的出台使得「橫琴支援澳門發展」的定位清晰化,有更多「著墨」;同時方案亦提出有別於其他內地新開發區的「共管」模式,即讓澳門掌握一定話語權,可以參與到橫琴的實際開發中。他形容此舉可推橫琴成為澳門的「後花園」。

他又指,橫琴合作區首要實現可持續的經濟體系,但其直言有關部門現階段「都未必知道自己想點」,只能見步行步。「合作區經濟能否實現『自給自足』?需要花多少時間去實現?抑或只是打算做一個短線的項目,大家洗啲錢令周邊經濟活動多咗,某個程度撐住個經濟一段時間?」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

他認為,若然橫琴合作區最後成為雖有一定經濟貢獻,但又不能自給自足時,即可能變成一塊「雞肋」。又續指,中央政府已經在方案中清晰「劃咗條界」,即中央會對合作區給予補助,補助數額不超過中央財政在合作區的分享稅收;而就政府開支、稅收分享等等的問題,澳門和廣東似乎仍沒有談妥,若最終成為「成為雞肋時,邊個去埋單呢?」

余永逸又認為,當局亦要先搞清楚,橫琴到底有什麼誘因吸引資金、人才,以及想要引入哪一方面的人才、資金。其推測當局會選擇先從金融業入手,或會發展次級市場(secondary market),吸引非西方主流國家的資金,甚至使用人民幣計價。但又指,考慮到現在的實際的情況,目前外資不會冒險選擇進入橫琴發展,「先不說橫琴,港澳都唔敢入」。


橫琴澳門兩地生活將「趨同」? 吳國昌:澳門自主性正被「消失」

澳門立法會直選議員吳國昌

澳門當局在講解《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時強調橫琴與澳門兩地的生活將「趨同」,而有意見則指出所謂「趨同」或意味澳門的自主性及獨特之處將進一步同化甚至消減。對此,澳門立法會直選議員吳國昌認為,兩地勢必互相影響,而澳門自主性正被「消失中」、澳門人所認同民主及自由等普世價世則在被「改造中」。

吳國昌亦指出,當中央允許在橫琴不用「翻牆」下可瀏覽「另類」網站,即預料到該影響。但「唔會話橫琴學哂澳門,而係澳門學多啲內地,唔單止喺橫琴學多啲,喺澳門內亦都要學多啲,有呢個趨勢」,而該趨勢則使澳門的自主或進一步消減。又稱,目前,港澳兩地的言論自由已進一步被收窄。澳門當局早前以參與「六四」燭光被視為不「愛國者」,DQ 部分直選參選人,導致產生寒蟬效應,使其他人亦不敢參與此類活動或類似性質的活動。

身為被 DQ 的參選人之一吳國昌又表示,在「新時代」下港澳兩地民主選舉的定義正在被改造。「中共正在試以新時代的『民主』做包裝,讓下一代唔好咁擁護,甚至放棄普世價值,跟上新時代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民主即『為民作主』」。而所謂的「為民作主」,即「我(中共)代表大多數人民,我就幫你作主,如果我唔幫你作主就係我唔啱」。

中央政府本月 5 日公佈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方案指出,橫琴開發將進入粵澳全面合作,進入「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階段,即橫琴由廣東省及澳門設立的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共同管理。


澳門青年眼中的橫琴

橫琴中央滙一帶,攝於 2020 年 12 月。

澳門特首賀一誠早前表示,若橫琴未來能引入更多產業,政府亦會完善青年扶持政策,為澳門年輕一代到橫琴創造條件。究竟澳門年輕人對橫琴有什麼看法以及對於去橫琴發展持什麼態度,三名本地青年分享了他/她們眼中的橫琴。

剛踏入社會的 Sally 認為,「總體方案」的推出某程度令自己產生了去橫琴工作的想法,但自己會等具體政策出台才決定。「等橫琴那邊的企業、就業市場開始發展起步了再做打算,或者看看公司未來業務是否會開拓到橫琴,總之會時刻關注著政策的進展」。

Sally 表示,自己以前曾在內地讀書,所以在臨畢業考慮未來就業時已留意到橫琴這個地方,「不過比較片面,就係覺得很方便,畢竟離家(澳門)挺近的」。又指,作為剛畢業步入社會的青年,會想先在澳門積攢一些工作經驗。「總體方案」由出台到實施需要一段時間,「自己也在(澳門)國企工作,想先觀望一會兒……我覺得很現實的一點就是在橫琴沒有房子,作為個人來說還沒有能力負擔得起,也沒有政策支持;而且那邊還沒有發展起來,主要平時家人、生活什麽的都在澳門」。又指,即使可在橫琴租房子,「也還是覺得會人生地不熟,那如果我在澳門生活得不錯,就會覺得沒有必要去,或説白了就是會更願意呆在舒適圈裏」。

但若真的去內地工作,Sally 認為會主要考慮薪資待遇和通勤等方面的因素,不過認為自己在生活適應上應該沒有問題。

現時在內地讀法律的白同學就直言,自己有興趣去橫琴做「開荒牛」。他表示,因為現時自己在內地修讀法律系,將來也打算在大灣區發展。再加上橫琴鄰近澳門,而且公檢法也跟隨內地制度,重點是一個新開發區必定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去發展。又稱,橫琴的發展模式非常新,將來橫琴肯定會比其他地方面臨更多法律問題,自己專業是法律,如果可以去做「開荒牛」應是好事。

白同學又表示,從經濟角度來說發展橫琴合作區對於澳門而言是好事。畢竟澳門地少人多,有面較大的新土地發展新產業,對澳門經濟整體而言利大於弊。但坦言,同時亦可能伴隨著出現隱憂,就是「一國兩制」的界限可能越來越模糊。他又表示,橫琴跟從內地公檢法制度,而且實行雙主任制度亦即意味「橫琴不完全是歸澳門特首話事」。

現時讀新聞的 Emma 表示,自己有透過電視報道了解到橫琴合作區的相關資訊。又指,現時的橫琴對其並沒有太大吸引力,「物價同澳門一樣,又未知生活方唔方便,咁何必過去?」

問及橫琴和澳門兩地生活方式或「趨同」,Emma 認為要從兩個方面看,「如果喺日常方面,返工、放工、買餸或得閒去行街、食飯、睇戲嗰啲,其實已經差唔多。如果你問嘅生活係指接收資訊同埋新聞流通嘅話,咁當然有差異」。至於未來會否考慮去橫琴發展,她回應稱「會嘅,如果有著數,但依家冇」。

澳門勞工局與本地團體合辦的「青年就業博覽會 2020」,當中有向澳門青年介紹大灣區情況。(來源:澳門勞工局)

 

原刊於《論盡媒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