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母親節願望係賺多啲 — 單親媽媽的疫下心聲

2021/5/9 — 17:20

《論盡媒體》製圖(示意圖片,與本文內容無關)

《論盡媒體》製圖(示意圖片,與本文內容無關)

陽光(化名)很漂亮。一頭長直髮挑染了淺金色,顯得相當精神。訪問這天她剛學完車,把女兒安頓好後就去領制服,準備翌日上班。公司從事旅遊範疇。受疫情影響,遊客量大減,她連續一年被公司要求放無薪假後,終於再被通知上班 — 臨時工十天。喜歡這工作嗎?「喜歡,因為客人會給小費,外快幾多。最主要是因為這原因才會繼續留下來。」今年母親節有何願望?「搵多啲錢。因為這疫情真的對很多人影響頗大。」

疫下經濟壓力爆煲

現時陽光與女兒、媽媽、哥哥同住,爸爸則另有居所。每日早上七時多,陽光便會起床,然後替唸幼稚園的女兒梳洗換衫,帶她上學。由於在放無薪假,陽光會自行安排每日的時間。最近,她打算重拾書本,完成學業。「為了家人,為了自己曾錯過的彌補返。我父母也想我讀返書。」同時也在學車。被問到為何學車,她淡淡地說:「家人叫的。以前也學過,但衰了一次後就不想再學。現在家人想我學,於是就去學了,之後可以接送家人。家人年紀大了,開車不太方便,他們也覺得可以一技傍身,以備不時之需。」

廣告

這段時間經濟壓力怎樣?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誒……還好啦,實係差的。因為自己現在沒上班,家人負擔也大。我想很多人家裡可能都有很多問題。始終這疫情太長,未知道幾時會完。」有申請經濟援助嗎?她立即問:「例如哪些?叫甚麼名字?」但因為仍然受僱,只是在放無薪假,她也想留在公司,所以不能申請失業津貼,其他援助也未必符合資格。這段時間她也曾嘗試找別的工作,例如到離島的便利店應徵,「特地找離島的便利店,人工會高一千蚊。」但沒得到回覆。她透露,因為供樓問題,現時家裡已把物業賣掉,準備租屋住。「我付不了家用。不是我不想付,我真的搵唔到嘢做。疫情之前屋企供樓方面已有問題,已經要每個月畀一萬蚊家用先可以幫到屋企供樓。現在因為疫情,畀唔到家用,問題又再出現返。現在屋企要賣樓……供唔掂,真係供唔掂。」

和家人關係又怎樣?之前說起女兒趣事還在大聲笑的陽光,聲音立即變小,「誒…… OK 啦。係呀。都幾好嘅。係呀。平時對住阿媽唔出聲囉,盡量少啲講嘢囉。總之佢有啲咩我覺得唔啱我都唔出聲,永遠都唔出聲。以前我會駁佢嘴,吓吓佢講咩,明明真係十個人九個人都覺得唔啱,我以前一定會出聲。而家覺得佢唔啱我就唔出聲、唔講……唉,即廢事有拗撬。我覺得唔係咁好。」

廣告

親子關係差 曾誤入歧途

陽光曾經入獄,自己懷孕也是因入獄時要進行身體檢查才發現的。她表示,小時候爸爸不常在家,由媽媽獨力照顧她和哥哥,而自己有過度活躍症。「可能她一個人湊着我和我哥,就變得情況容易火爆,就常打我。打到很厲害,就算在街上也可把我打到飛起。」

和家人的關係差,和同學也相處不來,陽光在學校常被欺凌。後來她就常出去玩,那時大約十三、四歲。但媽媽會不讓她外出,更曾試過把大門鎖上,而陽光也試過激動得拿着刀要脅媽媽放她出去,「出完街回來又是一頓罵。」她記得小時候每逢駁嘴,媽媽就會打她,白天會打,晚上陽光睡了也打。「在我睡着了最沒防備時衝入我房打我。那時很害怕,每次睡覺我都會鎖門。那時被她打到會找桌子頂着門,防止她衝進來打我,誰知頂着門也不行,都是衝進來照打。」

有次陽光把媽媽推開,自此媽媽就不再理她,陽光更是喜歡去哪就去哪。十五、六歲開始陽光會在男朋友家留宿,即使一星期只回家一次,家人也不會說問她去了哪裡。「到入獄前都一直是這樣,自己喜歡去邊就去邊,回到家就入房。出房都係跟家人普通傾兩句嘢,或去洗手間,總之永遠都躲在房裡。」後來因為男朋友吸毒,陽光自己也跟着染上了毒癮。「一直過的生活都不是自己想要,一直覺得人生很迷惘,做人沒目標,而且受藥物影響,更不知自己可以怎做。」

女兒成新人生目標

後來也因為毒品而入獄。入獄第一天,陽光被檢查出已經懷孕。她坦言,當時有想過放棄 BB。「因為以前算是在單親家庭長大,覺得童年不開心,不想女兒也在單親家庭長大,所以不想要她。」她指,自己曾想過很多方式令自己流產,但因為一個夢,她決定把 BB 生下來。「那夢全是白色一片,甚麼也看不到。夢裡有把聲音跟我說:你以前一直想着玩,又不工作,沒負擔,屋企不用你理;這小朋友的誕生可以令你之後為了她去努力工作,去負返一個責任,對你的將來會好……類似的說話。其實那番說話講完我已醒了,醒了後我不覺得自己在發夢,很神奇。腦內不斷重覆這段說話。它點醒了我,是整個人『叮』一聲醒了,當堂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

陽光表示,那天之後再沒想不通。她請朋友給她帶些孕婦瑜伽的書籍,一星期做兩次瑜伽。自己每星期也在監獄圖書館借兩本育嬰雜誌學習照顧 BB,並把裡面的重點全抄下來。「未試過會想寫咁多字,未試過咁認真寫咁多字。」

出獄後,陽光與媽媽同住。陽光找了份晚班工作,人工高些,也方便照顧女兒。早上七時多,她下班後會先送女兒上學,然後回家休息,之後再接女兒放學。但如女兒生病了陽光就會較辛苦。「每逢不舒服都要抱着睡覺,當你一坐下或躺下就會哭。生病嘛。」媽媽偶然也會幫忙看着孫女,但主要由自己照顧。她坦言,因為受不了母親的脾氣,加上不想影響女兒,曾經想過要搬出去,「但好難平衡,要照顧女兒,又要去做嘢。」住在家中畢竟有親人可以幫忙看着女兒。「所以很難兼顧到這方面,除非有個新家庭、新爸爸,可叫他幫手分擔下。」有這機會嗎?「唔知,哈,真係唔知。」

被問到今年母親節會如何度過,陽光坦言,若非提醒,已忘記了母親節臨近。而今年,她要在工作中度過。女兒年紀還小,還未知甚麼是母親節。去年陽光則有和媽媽慶祝。「好像是吃飯,好像是。」還送了一枝自己包的花。「有活動,包了支花,於是借花敬佛。」媽媽有甚麼反應?「她好像都喜歡……啩。」自己呢?母親節有甚麼願望?只見陽光幽幽地說:「搵多啲錢。因為這疫情我覺得真的對很多人影響頗大。」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