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媒體》圖片

澳門全民核檢無限 loop 疫情「清零」乃是夢

澳門 8 月一家四口感染、9 月隔離酒店「保安群組」六人感染、10 月「裝修群組」四人感染,由 8 月 4 日至 10 月 4 日,短短兩個月,澳門就因出現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而先後進行了三輪全民核檢,其中第二及第三輪的全民核檢相隔的時間亦只不過八天。

啟動全民核檢的受感染患者人數由四人到六人再到四人,當局啟動的準則似乎令人琢磨不透。當然,澳門政府亦未曾明確給予公眾啟動全民核檢的準則,例如感染人數和疫情影響範圍。多次問及啟動全民核檢的準則,當局的標準答案則是:「按動態風險研判,採取適當措施」。

這樣「模棱兩可」的官方式回應固然沒錯,但卻難免讓人有敷衍搪塞之感;同時全民核檢的成本效益亦備受質疑。這三次的全民核檢當局仍未公佈完整的支出費用,衛生局局長羅奕龍曾稱,僅是檢測費已約半億元,而當中涉及大量人力資源及社會成本。為了找到潛在的陽性個案,每次一有病例就要啟動全民核檢,難道要變年年檢,月月檢,天天檢?

今次的「裝修群組」感染,有意見認為,或許「保安群組」和「裝修群組」在 9 月 24 日或前已經交叉感染,但第二輪的檢核結果卻是全部陰性。這種勞民傷財、動輒半億起跳的全民核檢,其必要性成疑。除了公帑支出,市民少則要花半小時以內,多則數小時等侯檢測,使到不少居民尤其長者及小朋友受難,更包括「足不出戶」的嬰兒。

當市民對抗疫已感厭倦時,防疫漏洞自然防不勝防。堅持「清零」、半封城的防疫主張長時間是否仍可行?關於澳門未來防疫措施,當局應當深思。

檢完又檢 測完再測 三次全民檢測 你習慣未?

短短兩個月,澳門就因出現新肺炎確診患者而先後進行了三輪全民核檢。8 月初的首輪全民核檢因政府安排的種種失當而引發一片罵聲;在 9 月 25 日啟動的第二輪當局吸取教訓,有所改善;但是在第二輪結束的八天後,當局即啟動第三輪全民核檢。面對上升的確診數字,不斷增加的封閉區,愈來愈密的全民核檢,以致向來「聽話」的澳門市民也開始對政府的防疫工作失去信心和耐性,有意見質疑全民核檢的作用,認為全民核檢消耗大量資源,但成效存疑,不符合成本效益。因監督不足而出現的防疫漏洞,至今亦未有任何官員問責。有在星期二(5 日)凌晨 5 時許完成第三次全民核檢的市民表示,願意配合政府的全民檢測,只要無需排隊。亦有市民認為全民核檢意義不太,未必能查驗到陰性個案,而且勞民傷財、多人聚集有一定風險,但基於眾人之安全雖不滿仍會去做,但自己就會選擇就快結束前去檢測站。

第一輪全民檢測於 8 月 4 日早上 9 時啟動,不少居民及外僱於該日凌晨已關口的檢測外排隊。

第一次全民核檢 核檢首日「立立亂」全城苦等

2021 年 8 月 3 日,當局公佈一家四口確診感染 Delta 變種病毒。事件震驚全城,同時打破了澳門超過一年無本地感染個案的紀錄。而因應疫情的突變,政府公佈由 8 月 4 日起進行為期三日的全民核檢。然而,全民核檢首日多個核酸檢測站門口大排長龍,用作預約和顯示結果的健康碼系統更一度出現故障,導致不少市民要日曬雨淋、通宵「罰企」。當局跨部門協調不足,核檢準備和安排不當等問題暴露無遺,招致罵聲不斷;同時亦揭示健康碼虛報、衛生部門醫生在患者求醫時未進行檢測的疏忽等問題。

濠江中學、教青局難辭其咎?

一家四口中讀濠江中學的女兒是全家的感染源頭,其於 7 月 19 日至 24 日隨學校的舞蹈團到西安交流,懷疑於飛機上感染 Delta 變種病毒。消息一出即引發全民口誅筆伐,不少人將矛頭指向濠江中學及教青局,質問為什麼當時中國大陸的疫情反覆,該校仍然如常安排交流團。學校及教青局的在防疫方面的警覺性備受質疑,亦被指難辭其咎。

當局:「整體上非常成功」

在一片罵聲中結束的首次全民核檢,被當局形容為「整體上非常成功」,並用一句「沒有任何事可以完美無瑕」作解釋,學校和教青局亦未被追責,而當時被全網聲討的間選議員陳虹,至今似乎仍是「杳無音信」。

第二輪全民檢測於 9 月 25 日下午 3 時啟動,當日於沙梨頭活動中心外候檢人群。

第二次全民核檢

9 月 24 日,澳門出現第 65 例新冠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確診者為氹仔金皇冠中國大酒店外籍保安,由此開始,接二連三出現觀察酒店保安確診。當局因而公佈於 25 日下午 3 時至 9 月 28 日下午 3 時啟動全民核檢。據不少市民反映,認為第二輪全民核檢秩序較第一次好,輪候時間亦縮短,相對「可接受」。

隔離酒店爆疫情 酒店是否嚴格執行防疫、當局監管有否到位通通未有完整答案

另一面,隔離酒店爆疫情,前後合共有六名酒店保安感染。據當局公佈,感染源為隔離酒店一名由土耳其回澳的確診者,並指在翻查錄像後,發現第 65 和 66 例保安在執行職務時未有正確地佩戴口罩,因此受到感染。事件令人關注當局對隔離酒店監督及酒店對當局防疫要求的執行是否到位。

衛生局局長羅奕龍稱,衛生局會因應不同場地作出不同防疫指引,而當局作為指引制定者,並非是所有機構的執行情況都能掌握,但為保障工作場所的安全,當局會有監管機制作定期巡查執行實體。又指,營運實體、員工有責任去嚴格落實衛生局防疫指引。

特首賀一誠表示,在該事件上自己最大問題,若在防疫方面一出現問題就要問責官員的話,自己應負上最大責任,「我諗最大問題係我,應該講因為我對眼唔夠多,唔夠睇得好,我唔可以個個監管室都睇」。

第三次全民核檢

10 月 4 日,出現澳門第 72 例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同日下午和晚上,當局又在公佈兩宗新增確診個案,次日(5 日)又再增一宗。因應第 72 例新增病例,當局於 4 日晚上 9 點啟動第三輪全民核檢並爭取 48 小時完成。

市民:只要不用排隊 願意配合

星期二(5 日)凌晨 5 時許,有市民剛在塔石體育館站完成檢測。該市民表示,對於三次的全民核檢意見不大,大致都順利。至於,選擇凌晨時分過來是因為此時人較少,再加上自已是返下午班,可以配合到。該市民又稱,自己已接種了兩劑疫苗,但就現時的情況亦只能全民核檢,所以自己也會配合。另有在培正中學站完成檢測的外僱表示,今次核檢都算方便,檢測站在自己居住地點附近,而核檢過程只需大概廿分鐘,比較之前兩次更方便。又指,即使再有新一輪核檢也會配合。另一名在渡船街婦聯站完成檢測的市民表示,今次做核檢好快,只需十多分鐘,比之前快很多。又指,只要不超過半小時排隊,自己都願意配合做全民檢測。

第三輪全民核檢於 4 日晚上 9 時啟動。5 日凌晨 5 時許渡船街婦聯檢測站有市民進去檢測。

市民:雖不滿 基於公眾健康只能配合

在前兩次全民核檢都在最後時刻完成檢測的市民曾小姐表示,自己並不認同全民檢測。但考慮到自己有可能被感染,最後都會去檢測。「在前兩次的檢測,雖然係最後先過去,但基本自己未做檢測都盡可能避免去多人嘅地方。」

在訪問期間,第三輪大部分檢測站已關門,但曾小姐仍未去。「我唔想讓當局以為今次全民核檢有幾咁成功。很多市民其實唔想去做,但基於公眾健康都唯有去。不少澳門人在疫情期間選擇留澳,唔出關,一直好配合。但政府常進行呢種惹民怨,傷民財的舉措,實在不可取。」

曾小姐又認為政府需釋放準確的疫情資訊、包括整體醫療體系狀況、醫護人員是否足夠、防疫物資數據等。只有在充足的數據及資訊下,市民才會主動配合防疫以及思考澳門應繼續堅持清零或與毒病共處之路。

第三輪全民核檢於 4 日晚上 9 時啟動。5 日凌晨 5 時許培正中學檢測站仍有市民進去檢測。

啟動標準難捉摸 成本高效果存疑

據官方公佈,第 74 例患者與第 66 例患者於 9 月 24 日在 25 號巴士有接觸。有意見認為,或許「保安群組」和「裝修群組」在 9 月 24 日或前已經交叉感染,但第二輪的檢核結果卻是全部陰性;今次染疫的「裝修群組」中亦有患者因通關多次核檢,但都呈陰性。事件因而引發對於實行全民核檢是否能夠有效進行排查的討論。

再者,當局遲遲沒有給出明確的啟動準則,只言「按動態風險研判,採取適當措施」。羅奕龍曾稱,僅是檢測費已約半億元,而當中涉及大量人力資源及社會成本。面對住消耗大量資源、成效成疑,一次又一次的全民核檢,澳門人,你習慣未?


數名外籍僱員在 10 月 6 日晚上 9 點 25 分到聖若瑟教區中學(二校)檢測站,但該站已落閘。

第三輪全民核檢 網民不吐不快

澳門當局於 4 日晚 9 點啟動第三輪全民核檢,預計三天完成,並爭取 48 小時完成。核檢首晚,有部分檢測站外 9 點前已迫滿候檢居民,有些則在片刻間,排隊人群已打「蛇餅」。據當局,今次平均輪候時間約為 30 分鐘。對於今次的全民核檢,網民有批評亦有支持。

對於今次第三輪的全民核檢,有網民繼續戲言政府似只得全民核檢一招。又認為其不僅擾民,而其成效更成疑。甚至亦有意見認為,政府想兩日完成整個檢測,或變相令市民「迫爆」檢測站造成感染風險。政府於 6 日下午 4 時許,突然公佈當晚 9 時關閉大部分檢測站,最後只得六個檢測站繼續運作到 7 日晚上 9 時,有網民直指政府此舉是在「陰」市民。

「正苦除左驗驗驗 不停驗 就冇辦法啦,想驗足一世呀?on9 外勞群組已經社區爆發。」

「用嚟全民核酸嘅錢用晒去打針抽樓仲好啦,包你兩日所有人打晒」。

「除左全民做核酸,你乜法子都無」。

「你知唔知就是因為你們的工作疏忽,監管不力,做事求求期期,冇計,你哋做錯事不需要負責任,所以澳門市民就要為國慶黃金周和澳門經濟民生埋單。」

「請問羅局 你需要排隊做核酸嗎?」

「其實呢羅局長有無諗過搞一次呢啲咁嘅嘢嘅成效到底有幾大?最近確診嘅人士都有做全民核酸檢測,結果測左個陰性出黎。好啦珠海同澳門係 10 月 3 號傾掂數話 10 月 4 號中午 12:00 點比有條件人士過關(至少接種一針疫苗及 48 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咁有得返去梗係第一時間去做核酸啦,諗住「行禮儀」做個核酸點知一係唔驗一驗就有人中咗佢自己都唔知(同時殺政府一個措手不及)。核酸檢測準?喂,分分鐘同驗孕棒差唔多㗎咋。」

「仲有最大問題,短時間內要求市民大量聚集去做檢測。假設當中有陽性個案,咁所有聚集檢測嘅人都會有風險。唔知班官有冇諗過出現呢個情況要點處理?到時就唔係封一兩座大廈咁簡單。」

「外國應對『無症狀感染』係要求留在家中休息,盡量唔佔用公共醫療系統。澳門幾時先可以進步?唔係下下都咁大陣仗就叫做好防疫工作。」

「對管好自己對腳既人好唔公平。」

「琴(4)晚行過見到有啲排成千幾兩千人,分分鐘冇事都變有事。」

「乜嘢首 48 小時,既然公佈檢驗期限,就應該全段時間都可以俾人預約,而家咁,咁就不如將期限改為 48 小時內啦。兩日,要大約 60 幾萬人預約,又話避免人多聚集,而家變相迫人去聚集,成日自相矛盾。」

「排個幾鐘叫理想。點解羅局長唔落黎排下?」

「假定當中有人係陽性,但又谷人兩日做曬,變相增加排隊人口密度,想點?」

「擺明玩你班唔聽話 48 內仆去做既人 無論有冇正當理由 得罪方丈就係咁。」

「市民被玩弄……官僚大晒,無法無天,所以市民前兩次太順灘……人地就吾會放市民在眼內.人就係甘、欺善怕惡。」

在 9 月 6 日晚上 8 時左右的鮑思高站,市民趕去做核檢。

網民:出事檢一次無意義 今次起碼要做三次

亦有市民認同第三輪全民核檢,認為若每次一出事只做一次全民核檢無意義,應該今次至少要做三次或以上全民核檢才能保障市民健康安全;亦有網民認同 48 小時完成今次的全民核檢。

「真係好想講每次一出事只做一次全民核檢係冇意義。今次第 74 例就正正係佢 24 號搭巴士被傳染後,潛伏期間 25 號去做全民核檢,結果出咗陰性就當過左關!如果有繼續做多幾次全民核檢,一早就已經抽左呢個病患出嚟!今次如果唔係 72 例要離境做核酸,真係唔知呢批裝修工群組要喺社區遊走幾耐感染幾多人先會被發現,強烈建議政府今次至少要做最少三次以上全民核檢保障市民嘅健康安全!」

「驗,同意驗,我寧願早啲驗多幾次早啲開關,成日放假以為屋企有礦?」

「上兩次都睇到第三日係浪費人力物力,今次直頭有條件 48 小時完成,開多 6 個站已經安排得好好,支持!」

「一直強調 48 小時 wo ,預約都係去到 6 號。」

「無陰(市民),只係有啲人心存僥倖,局佢開埋 7 號,死都唔去。」


第三輪全民核檢 (來源:澳門新聞局)

全民核檢變「家常便飯」? 羅奕龍:按動態風險研判採取適當措施

澳門過去兩個月疫情反覆,由 8 月初至 10 月初當局已啟動三次全民核檢。全民核檢頻繁進行,每次啟動的標準難以捉摸,其成效亦似是未知之數,但每次成本卻均半億起跳。未知如此燒公帑、耗人力和物力的全民核檢澳門這小城究竟可以負擔得起多少次?或許衛生局局長羅奕龍心中有數。

早前傳媒又再次關注現時全民核檢次數頻密,似變成家常便飯,引起資源消耗,問及澳門當局會否嘗試推出其他措施代替,如推出快速檢測裝備給大眾在家檢測。羅奕龍回應時指,坊間有聲音認為全民核檢可以「keep 住做」,但他認為所有防疫措施,包括全民核檢,都是動態風險研判後採取,「有風險就做多啲措施,若風險降低就做少啲」。

第二次全民核檢 (來源:澳門新聞局)

羅奕龍又稱,現時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有人認為可以持續做全民核檢,「好似做得順暢咗,係咪可以 keep 住做,做幾次可以安全啲」,羅奕龍則認為防疫措施應按動態風險研判,採取適當的工作,「唔係話有資源就要用,要根據翻疫情嘅動態研判,有風險就做多啲措施,若風險降低就做少啲」。又指,全民核檢、大規模核檢、或其他措施都是因應風險研判後推出,「其實每一次都有唔同,採取合適程度的需要措施」。

有記者就追問當局全面核檢啟動的準則,羅奕龍表示,全民核檢的目標是確認社區是否存在隱形的傳播鏈,因此,啟動全民核檢的基本原則是:當出現確診個案,患者廣泛社區活動軌跡,無法確定是否有社區隱形的傳播鏈時。

第一輪全民核檢 (來源:澳門新聞局)

 防疫無了期 市民漸感厭倦 「清零」或「共存」各界應思考

經過三輪的全民核檢,市民批評聲有明顯減少,或因麻木或因當局在安排方面有改善。然而,抗疫日子似無盡頭,相信不少澳門人時刻在問:戴口罩的日子會否完?病毒(COVID-19)會否如同流感毒病般可以共存?目前,內地在處理疫情仍堅持走「清零」路線並實行封關以防外輸,而澳門亦跟隨。隨著疫情無了期,市民已常現厭倦,防疫意識亦明顯日漸減低。現時不少國家選擇採取與病毒同存的防疫主張,在澳門亦有意見提出可否與這病毒共存。

鏡湖醫院常務副院長(醫務行政)張振榮早前接受《論盡媒體》訪問時指出,當面對新病毒,要做到對該病毒有足夠了解、免疫屏障足夠、具有效的治療方法等先具有條件同病毒共存。又指,人類可以與流感病毒並存皆因對該病毒了解夠深,以及有預防方法和有效的治療手段。「(當)條件成熟了,就可以講我可以與病毒共存。」

而當局在回應與病毒共存論時表示,若澳門沒有八九成接種率,這想法「 諗都唔使諗」。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戴華浩在回應此問題時表示,接種疫苗即使不能預防感染,但仍能大百分比地預防重症、死亡等。反觀世界各地,疫苗接種率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放寬防疫政策,即所謂的「與病毒共存」。

 

原刊於《論盡媒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