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市民昨日(4 日)等候核酸檢測期間遭遇狂風驟雨,也經歷日曬雨淋。(《論盡媒體》圖片)

澳門全民核檢首日安排混亂 全城苦等 線上線下齊鬧爆

昨日(4 日)是澳門全民核檢第一日,大排長龍、日曬雨淋苦守幾個小時的故事相信廣大市民已有耳聞。今早(5 日)澳門電台時事節目《澳門講場》,也有不少市民致電對該措施反映意見,甚或認為當局跨部門協調不足,教青局及濠江中學也需為此負責等。

有澳門市民表示,全民核檢政策一出,市民都基於社會安全的考慮和對政府的信賴,故支持該政策。他希望當局不要辜負市民對政府的信心,更應盡快優化現時的核酸檢測情況。

市民擔憂倉猝三日未能完成全民核檢

不少澳門市民批評全民核檢第一日實況混亂。有市民指出很多核檢站點的隊伍排到出行人路,十分危險;將有否預約的人士都排在同一隊伍,根本無助分流;時間安排上又非常倉猝,三日內完成全民核檢根本沒有考慮到市民的實際情況。

「日頭好多人要返工……如果三更半夜去做,等四個鐘頭甚至七、八個鐘,第二朝又要返工,連瞓覺時間都冇,返工又冇精神,而家環境唔好,表現唔好俾僱主解僱。唔使瞓覺,唔使沖涼,唔使去廁所,唔知係邊個嘅錯但點解要我哋去承受。」

昨日(4 日)夜晚時分,排隊長龍仍看不見盡頭。

對弱勢群體協助近乎零?

澳門當局初時的新聞稿中提到,「對年老、孕婦和小童等弱勢群體,現場有人員和相應措施作出協助」,然而有市民反映事實並非如此。家中有殘障人士的黃女士表示,得知全民核檢後已即時聯絡社工局尋求協助優先檢測,因為家中小孩沒法在外等待幾個鐘。「社工局冇諗到我哋啲殘障人士有啲係做唔到嘅……冇可能排隊排幾個鐘,日曬雨淋幾個鐘,抽筋又會有,發作又會有。」即使當局已強調弱勢群體可獲優先,黃女士表示,在場出示殘障證明時也會被現場市民指責插隊,事件顯示衛生局及社工局協調溝通不足,導致家長們都彷徨無助。

黃女士又批評澳門當局所講的充分部署只是空話,早前曾明言對全民核檢已有預案,可見非倉猝決定,理應跨部門間做好協調和溝通,對突發問題也應有妥善解決方法。但事實證明並非每個部門都準備好,她質疑當局的所謂部署是否奏效。

問誰能為平民發聲

另有市民指出,澳門人有苦自己知,連平時愛發言的社團領袖都無人為平民發聲。「DQ 咗,好多團體領袖出來講;而家呢,團體領袖去哂邊度呀?啲人排隊,落雨淋、日頭曬,幾個鐘,嗰啲社團領袖唔出來講到嘢?專家學者、法律顧問出來講嘢啦。」

澳門市民李先生則認為,天氣多變增加核酸檢測的不安全性,「落雨打風,老人家病咗,增加醫療壓力,是二次傷害」。故建議若核酸站點有充足空間如學校開放課室等,讓等候隊伍在其中稍作休息,也是配合全民核檢的一種方式。

人手不足導致核檢進度慢

該節目嘉賓主持認為,市民等候時間長,當中除了預約協調問題,或也顯示人手不足。他舉例,最大核酸站點只有五個檢測人員,認為當局根本高估澳門的核酸檢測能力。他稱,珠海一日可以檢測二百幾萬人,可否向鄰近地方借調人手?主持人則建議,可向私人醫療機構借調人手又或邀請退休醫護協助,以增加人手。

今早(5 日)婦聯核酸檢測站排隊情況。

濠江、教青局難辭其咎?

一家四口確診引致澳門防疫政策急變,其中一名確診者為濠江中學學生,疑是家庭感染源頭,因其曾赴西安交流,當局懷疑其於飛機上感染。在今早的節目中,也有市民將矛頭指向濠江中學及教青局,認為雙方需為事件負責。

有市民引用古語「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形容濠江中學西安一行。有市民質問:「(學校)領導層有冇責任?而家搞到全澳市民幾辛苦,經濟搞垮咗又有人失業,旅客又唔來。呢單嘢唔好輕輕帶過,話出來道歉就得。」亦有市民指疑惑教青局為何會批准此次交流,稱「很多學校的畢業旅行或交流活動,就算去橫琴都取消。點解個嗰間學校仲要堅持去?若是教青局資助的話,點解教青局明知有風險都仲俾佢去?」

澳門全民核檢第一日,全城支持但全城受苦,凌晨三四點還在暴風雨中等待核檢的苦況,這難道就是當局的預案嗎?市民在狂風驟雨堅守,皆因對這個城市有承諾和為城市安全負責,掌權者們能試著將心比己,思考如何優化嗎?

 

原刊於《論盡媒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