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有咗廿三條,你驚唔驚?」

2015/1/27 — 16:01

「澳門有咗廿三條,你驚唔驚?」

以上係作為澳門社運人經常被問到嘅問題。雖然澳門近年公民自由、言論自由空間都日漸收窄,政府嚴重濫權、無視法治都係事實,但都唔直接同「廿三」有關(技術上指根據《基本法》第廿三條所定立嘅第2/2009號《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簡稱《國安法》)。

澳門、香港《基本法》廿三條除香港、澳門兩隻字唔同之外,行文係一模一樣嘅,大致係:

廣告

「港/澳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港/澳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2002、03年香港葉劉推出嘅魔鬼《實施基本法第23條諮詢文件》,建議俾警察基於國安理由無需法庭命令入屋搜查嘅權力,將「煽動」、「管有煽動」、「知情不報」等空泛且易被濫用定義刑事化,最終因自由黨臨時變節令法案胎死腹中。

廣告

而澳門2008、2009陳麗敏所推出嘅相對係「剝牙」版,首先將「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大大收窄要以「嚴重違法行為」作出先計入《國安法》範圍。而「嚴重違法行為」係有具體定義嘅,例如:侵犯生命、侵犯人身自由、破壞基建、縱火等。

而現時澳門《國安法》所包嘅大部份犯罪內容,係2009年立法之前,澳門現行、當時嘅《刑法典》所定: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煽動以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通謀外地、脅迫本地區之機關、煽動集體違令等罪已綽綽有餘處理之外,入罪定義相比《國安法》更濶。由所謂「保護國家安全」嘅角度,澳門2009年立《國安法》係冇乜必要,作用明顯係「做俾鄰埠香港人睇嘅政治性示範」。

當然,澳門《國安法》喺「竊取國家機密」罪方面,將「國家機密」定為「已經被(中國政府)確定為應予以保密」嘅文件或資訊,但中國對「機密」定義經常出人意表,例如愛滋病數字、官員受歡迎程度民調、導領人談話等都可以「機密」。立法期間陳麗敏亦拒絕將公眾利益加入作抗辯理由。

由2014年澳門政府打壓民間公投活動、濫捕新媒體記者事件睇嚟,澳門政府嘅濫權程度,可格硬將本身「無違法」嘅行為當作「犯罪」處理,都未需要涉及或動用《國安法》條文。

我勸香港人唔可用澳門嘅廿三條(《國安法》)作為例子,因為澳門「三權合作」下無法被制衡嘅政府權力濫用,可謂「毋需廿三」。

另外,原廿三條行文所定犯罪泛圍非常廣濶,包括「禁止港/澳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單純睇字面,我有時覆吓外國領事email查詢澳門情況、被EU邀請去訪問、外出觀選就(又)拉得。而澳門《國安法》將「建立聯繫」收窄到指向聯繫作出之前所述涉嚴重暴力嘅犯罪行為,其實可以話同廿三原意有啲出入。

換一個角度睇,澳門2009年立嘅《國安法》,嚴格嚟講未完全符合廿三條嘅要求,即係,澳門政府仲有空間根據廿三條將拓濶犯罪定義,尤其係煽動、建立聯繫方面。目前「煽動」要公開直接呼籲以嚴重犯罪方式叛國、分裂國家、顛覆先算,但如果飛走「嚴重犯罪方式」前設,我單純公開呼籲以和平方式推動政體、領土變更,雖目前喺澳門唔係犯罪,但其實仍為廿三條想禁止嘅「煽動『分裂國家、顛覆』」嘅「原意」之內。

又例如,我同外國運動組織開會交流和平運動經驗,目前唔係犯罪,但亦落入廿三條意圖禁止嘅「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即換句括講,澳門政府仍可以「憲制責任」為說辭,將後加嘅「嚴重犯罪方式」前設剔除,拓濶涉廿三條所指嘅犯罪範圍。

雖然澳門《國安法》自從 2009 立法後從未公佈有使用過,不得不防廿三條魔鬼隨時喺澳門、香港上空出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