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訊報》總編李江封筆:荒謬年代怪誕多 「為何有人將港澳往死裡打?」

從事逾 50 年文字工作的澳門資深傳媒人、《訊報》總編輯李江宣布封筆。李江在《訊報》專欄「理性角度」發表題為〈荒謬年代怪誕多,老朽封筆屬正道〉的文章,指幾經思考之下,認定當下封筆仍算是在約束條件下,一個最佳的選擇。

李江回憶近年已有三次封筆意圖,最後一次是觀察和思考立法會民主派參選人被 DQ 事件及據此而撰寫的幾篇評論,「擔心有可能成為『犯罪證據』,或被當權者(選委會)搞一個評論員『七準則』,判定筆者『被事實證明不愛國不愛澳』」。他形容港澳在廿一世紀二十年代已進入「荒謬年代」、「言論自由倒退滿清文字獄時代」。

李江在封筆之作承認自己預測或推斷失敗,詰問「為甚麼有人將香港、澳門往死裡打?將香港澳門這兩個資本主義社會提早搞死,對國家民族有甚麼好處?」甚至即使在兩、三個月前,也預測不到澳門某些擁有多個護照的『愛國愛澳』管治者的擦鞋技術比香港昏官更為粗糙庸劣、瘋癲?」

李江結語表示,「由於筆者對進入荒謬年代的『愛』字派的管治者不作任何信任的幻想,也自感所發出的噪音 — 監督批評 — 於事無補之外還有可能被權貴視為『罪行』,在老朽還有選擇的自由,選擇封筆。」

曾捲誹謗保利達案:有人用法律手段威逼收聲

李江曾於 2017 年捲入誹謗案官司,保利達控告李江在《訊報》發表有關海一居事件的系列文章,其中兩篇題為〈發展商涉嫌詐騙跡象明顯〉和〈霸王合同令苦主勝訴無門〉,李江批評有人用法律手段威逼他「收聲」。結果初級法院裁定李江和同案的《訊報》社長周仲屏刑事罪名不成立,但需支付民事賠償 5 萬元,他們上訴後獲中級法院裁定勝訴,改判保利達民事索償請求不成立。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愛瞞日報》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