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 」— 用一個字總結 2019 年澳門事

2019/12/31 — 21:25

攝於 12 月 18 日,習主席到澳之際。在朋友的分享中讀到,這是大家都喜歡的「回歸藍」,但這年過去,我卻發現自己真的不太喜歡藍。(作者攝)

攝於 12 月 18 日,習主席到澳之際。在朋友的分享中讀到,這是大家都喜歡的「回歸藍」,但這年過去,我卻發現自己真的不太喜歡藍。(作者攝)

2019 年來到尾聲,各式各樣的媒體所做的總結已經瘋狂湧現,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對於 2019 年的澳門,我倒有一個字想說,一個「無」字。

無,可以是無理。黑熊 BoBo 死後,政府無視民間讓其入土為安的聲音,執意將 BoBo 製成標本,埋單共三十七萬八千;非法司機撞斃女學生,引發遊行,最後肇事司機被判有罪,卻早已不知蹤影;崔世安繼當年的「離補法案」後,再推 600 億基金法案,希望撥款 600 億以成立投資公司,令人猜測此乃其離任後路,最後不敵民意而撤回。統統都是無理。

無,可以是無言。香港社會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運動,持續多時,有澳門人發起默站行動,希望以此種和平方法來表達對香港警察暴力行為之不滿,結果治安警察局宣佈不容許是次集會,而網絡上的反應更是大比數的對集會表示「拒絕」,對當權者此一剝奪民眾集會權的行徑大力讚好,其實是一種接近瘋狂的攬炒行為。

廣告

無,可以是無奈。「血染大三巴」、名不符實的「活化舊區」、一人特首選舉、《工會法》闖關再被拒……許許多多的大石壓死蟹,都是無奈。

無,可以是無謂。回歸二十周年,習近平主席到訪小城,而為了確保滴水不漏,設關口、禁入境、拒上船、封道路,澳門民眾間甚至出現了「無油入」、「無錢㩒」的擔憂;將官方眼中一件好端端的開心事,弄至擾民不堪,確實無謂。

廣告

無,可以是無眼睇。等了又等,輕軌總算通車,超支超時之厲害程度,相信是震驚國際,而開通之後,已是一壞再壞, 乘客要冒雨在路軌上前行,此情此景,叫人情何以堪,真是無眼睇。

雖然一個「無」字看似悲觀,但我無意在這年終時候發放負能量。同時,轉念一想,無和有只是相對,就正如澳門的情況一樣,有人覺得機遇處處;有人覺得融合之勢難阻,是福是禍、是喜是悲,都視乎你的觀點與角度。

2020 年,祝願澳門人能「無中生有」,生出不同的可能和希望!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