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媒體》圖片

總結四年議會工作 蘇嘉豪:民生不講政治、民主就一定會失敗

遭 DQ 的澳門立法會直選議員蘇嘉豪昨日(19 日)舉行新聞發佈會總結其過去四年的立法會工作。回顧四年的工作,蘇嘉豪認為,民主為民生服務,但「只講民生唔講政治、唔講民主就一定會失敗」。又指,普選澳門特首、政府是實現政府問責的基本,「好難奢望由四百人選出的政府,可以好心甘情願、鞠躬盡瘁向澳門六、七十萬市民負責」,但非常遺憾普選特首仍沒有時間表。

記者會一開始,蘇嘉豪直指,是次記者會可能是他團隊「短期內」的最後一次。隨即又指,其及團隊在推動議會革新如增加委員會透明度、市政署諮詢委員民主化、普選特首等方面均是憾事。他又對於澳門民主派遭 DQ 後而導致議會代表性、透明度和監督力度受到打擊,感到擔憂。

直選議員蘇嘉豪(右)及其辦公室主任陳樂琪舉行記者會。

身兼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表示,四年前承諾透過議會這平台去告知社會內部發生甚麼事,就算無辦阻止「惡法」或「惡策」出台,但堅持讓市民得知政府人員及議員言行。「革新立法議會進程不理想,委員會嘅開放情況令人憤慨」。過去逾百場同市民息息相關的「閉門」會議,市民只能收到片面的、由委員會主席「選擇性」同傳媒講述的會議內容。「令人憤慨的是,陽光議會訴求仍被漠視,公眾應有充分的知情和參與權未被保障」。又稱,其十分遺憾過去四年沒法改變大部分議員認同「閉門」會議的看法。 「冇法郁動到大部分議員嘅意願……絕大部分議員政府餵咩食咩,沒有試過對政府提案投過反對票,細則性條文,過百條文都投贊成,議員主動性非常不足」。但亦承認由於資源有限,大部分議員在提法案方面有困難包括其團隊。

他又指,「閉門」會議不能接受,故自行發表 52 篇「議會無秘密」網誌披露閉門會議討論要點。

蘇:無民主無民生

在監察政府方面,蘇嘉豪表示,其團隊堅持「民主服務民生,普選實現問責」原則,但非常遺憾的是,本屆政制改革毫無進展、民主發展訴求未竟;立法會直選依舊只佔少數,甚至因 DQ 事件進一步影響議會公信力和認受性。又指,現屆澳門政府同意的特首普選仍沒有時間表,就算連最接近推進民主的《市政署法案》以諮詢委員全委任方案告終,而其他諮詢組織的民主化和透明化也無明顯改進。又指,「民主不是深奧、離大家好咁遠嘅嘢,民主都係為民生服務,只講民生唔講政治、唔講民主就一定會失敗,這是我哋原則」。

他續稱,若政府不是民主方式選出難以讓政府問責。「政府不是你選嘅,然後你期望政府為你好嘅;就算佢係為你,而佢有能力做得好,呢個係奢望」。又強調,普選特首、政府是實現政府問責一個基本條件。但現時亦未有普選特首時間表,感到「非常非常非常遺憾」。

蘇嘉豪又表示,民主政制沒有寸進,連帶窒礙實踐高官問責,「天鴿」後政府承諾的問責法制改革仍然全數落空。「天鴿問責就係政府講完,就當做咗」。

官方在塔石廣場張貼的立會法選舉宣傳海報(資料相)

陳樂琪:少了民主派議員反映訴求 市民損失難以彌補

蘇嘉豪議員辦公室主任陳樂琪在總結四年工作時表示,行政透明度低、市民對各行政程序認知不足,認為政府應大力推廣有關行政程序方面的資訊以保障市民權益;同時政府應透過社交媒體了解市民的訴求以及回應。

回應今次澳門立法會直選選舉結果,同遭 DQ 的陳樂琪表示,少了民主派議員的新一屆議會其公信力及認受性將降低;同時市民亦失去反映訴求的一個途徑,而損失難以彌補。身兼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的陳樂琪亦擔心市民的權利會在DQ事件後進一步受損。


卅年首次無議席 學社何去何從? 蘇嘉豪:盡公民團體身份應盡之責

新澳門學社作為澳門主要的民主派參政團體,自 1992 年成立開始以來一直有派員參與澳門立法會直選並成功取得議席。在 2021 年澳門立法會選舉以「學社前進」名義參選卻遭 DQ,有關學社何去何從一直備受關注。現任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直選議員蘇嘉豪昨日(19 日)於學社會址召開記者會總結第六屆立法會工作。期間,他談及其個人及學社日後的去向。

談及個人去向時,蘇嘉豪表示,自己將留在學社並以公民身份監督政府。對於學社去向,他則表示,只能且行且看。但強調即使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學社仍會擔任好公民團體的角色,「會以一個公民團體嘅身份,去做我地應該要做嘅嘢」。

學社面臨「史無前例」的險境 需要互相「撐住」

提及學社,蘇嘉豪表示,學社作為一個註冊團體,未來會繼續存在。至於學社未來具體的運作方式,他則指目前仍沒有方案,其與會員會繼續「摸索」。

蘇嘉豪表示,現時學社正面對著 1992 年成立以來首次沒有議席的局面,「第一次沒有議席……需要摸索一下學社需要處於什麼限度當中,繼續做好公民團體、壓力團體」。又形容,學社正處於「史無前例」的險境中,「究竟點樣(學社)可以做好,而澳門又需要呢?咁我諗要邊行邊去摸索」。現在對於學社而言是一個艱難的時刻,對自己亦然。「喺艱難嘅時刻,更加需要大家互相支撐,互相去『撐住』」。

傳媒追問學社未來營運資源是否足夠時,蘇嘉豪直言,未來「冇資源」。以目前情況,「無論辦事處還是會址,對於一個冇資源的團體而言是十分奢侈的」。但強調,過去三十多年來學社保持財政獨立,靠少量資源亦能「窮有窮做」,未來相信亦能如此。又承認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對於學社的未來發展沒有「把握」,亦無法對外界「誇下海口去承諾啲乜嘢」,尤其在「我哋往後都要為自己嘅生活、工作打算時」。

位於沙欄仔的新澳門學社

蘇:學社是澳門重要的發聲平台

他又指,因學社的財政獨立,使其成為澳門非常重要的發聲平台,「澳門有時都幾可怕,有好多嘅話題,如果學社唔出聲、或者唔第一個出聲嘅話,就真係冇人出聲」。

學社成立於 1992 年,由一班知識份子及民運人士創辦,亦是澳門少有的獨立的政治團體,其宗旨為研究澳門社會狀況、推動本地區現代化發展,多年來關注澳門社會和政治事務並發表評論,多次提出被社會大眾忽略或避諱的議題,同時亦自成立年起即派遣會員參加澳門立法會選舉。透過議會參與政治,多次有會員從直選中勝出並當選立法會議員,較為人熟知的有吳國昌、區錦新、蘇嘉豪等人。其中蘇嘉豪在 2017 年代表新澳門學社以參選組別「學社前進」的第一候選人身份,獲得 9,213 票成功當選,成為澳門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

DQ 後,學社陷「失聲」困局? 蘇:如往常發聲不可能

經歷 DQ 事件後,有許多人擔心學社會因此陷入「失聲」困境。蘇嘉豪回應時稱,社會環境、政治氣候的變化已是不爭的事實,故未來要發聲將更加艱難,「如往常發聲係不可能嘅,因為而家已經唔係正常嘅環境」。

他表示過去四年自己已是「如履薄冰」,殊不知「就算我如履薄冰都有可能會跌落去深淵入面」。又指,DQ 事件後,過去所擁有的言論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已經消失,現時無法知道所謂的言論限度「個龍門喺邊度、條紅線喺邊度」。

他表示,未來自己和學社若要繼續發聲將非常困難,不過會盡力而為,「我諗我地都會以一個公民團體嘅身份,去做我地應該要做嘅嘢」。

遭 DQ 的直選議員蘇嘉豪

蘇:愛澳門 唔走

問及其個人去向及會否離開澳門?蘇嘉豪笑言因疫情「走唔到」,其後又指自己「唔會走」,亦表示沒有受到任何其他方面的壓力,「我哋又唔係咩十惡不赦,我哋又唔係犯,又唔係罪人……卑微如此,何來要有壓力呢?」

他又認為自己和學社過往只是營營役役地盡公民責任,談何受壓。其強調,自己對澳門有很強烈的歸屬感。又反指,若離開澳門會對自己的身份感疑惑,「離開咗澳門,我係乜嘢呢?我係邊度嘅人呢?」其亦希望有更多澳門人,特別是年輕人留在澳門,得以在澳門安身立命,落地生根。

蘇嘉豪亦表示,議員的會期於 10 月 15 日告終,隨即翌日晚上零時關閉議員辦,而在剩餘的議會時間裡「做到最後一分一秒」。即使自己不再有議員身份,但他會能憑借其過往的經驗,以公民的身份繼續關心澳門,「關注澳門發生嘅事情,以及監督公權力,社會需要我嘅時候我會出聲,我自己會出聲」。

於八年前加入學社的蘇嘉豪指,學社對其十分重要,自己會繼續留在學社,「如果學社唔嫌棄,我會繼續留喺度」。

他又稱,DQ 事件已成定案,法律上暫時沒有其他後續事項須跟進,又強調 DQ 他們的理據,「唔存在違法嘅情況」。

 

原刊於《論盡媒體》(一)(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