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個海看澳門選舉

隨著選管會公佈當選名單,澳門 2021 立法會選舉 — 一個全數民主派因 DQ 而無法參與競選、而且在一輪防疫規矩下的選舉,總算完了。

既是選舉,固然有人當選、有人落選,但因為沒有參與其中,完全感受不到選舉氣氛,所以我不打算談個別組別的結果,反而想借著一海之隔的距離,分享一些「當選」和「落選」以外的想法。

「兩高一低」

首先是「兩高一低」,亦即白票、廢票數字高和投票率低。老實說,這現象或者不會令大家意外,畢竟疫情下投票率降低,在其他地方早有先例,加上剛過去這星期日發生的「大事」:亦即臉書上不同朋友戲言的 Donki 開幕、英超、美網、天氣酷熱但突然有一場大雨等等,看似玩笑,但其實皆對民眾的出門意欲有其或大或小的影響。故此,我不會認為選管會將投票率低歸因於「防疫管控」是百分百錯誤;但當然,我亦不會覺得將好些臉書朋友的「都唔知仲投嚟做乜」貼文視若無睹。然而,防疫、天氣差、投票人不在澳門等只能解釋「一低」,卻無法為白票、廢票數字高一事提供合理解釋 — 按《論盡媒體》報道,「今年的白票數激增三倍共有 3,141 張,佔 2.29%,而 2017 年的選舉白票只有 944 張,佔 0.54%」,廢票亦有逾兩千張(2,082)。而據《愛瞞日報》指出,「白票和廢票合共 5,223 票(3.8%),差 1,426 票即超越今屆當選最低門檻(第 14 席得票為 6,648.25)。」再看看《立場新聞》報道中列舉的「廢票」例子,更加覺得以「防疫」來作解釋,難免牽強。

難逃「垃圾會」宿命?

但結果已定,比起形成「兩高一低」的原因,我覺得「兩高一低」的結果可能更有關注的意義。

過去,澳門立法會一直被戲稱為「垃圾會」,究其原因,在於其功能失效,又因組成成分的傾斜而未能準確反映民意。那當「垃圾會」的「原罪」加上「兩高一低」所反映的低民意認受性,未來立法會所發生的一切,會否因為大家都「無所謂啦」而變得越來越神秘?民意傳達的作用又會否因為候選人背景而令社會上某部分人的聲音未能被帶進議事堂?這些問題與「防疫」是否主因相比,更應該為政府所思考和審視。

「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然後,又回到了這句我越來越不想應用的說話 — 只是澳門選舉發生在先,以兩城越趨接近的走勢,很難不用上這話。

當兩地的選舉都經歷了「大手術」,澳門的「兩高一低」必定會為香港的掌權者帶來若干啟示,不過,思考過後,是會覺得和澳門一樣都沒有問題而無所畏懼,抑或會極力阻止這情況在香港再現,就會衍生出兩套不同的做法。民間亦然,香港民眾看見澳門人的做法,同樣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於是,港澳兩地縱使隔了一個大海,卻始終有著各種或隱或現的微妙連繫和推進作用。

 

原刊於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