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Édouard Manet:由神女到妓女的祼體,如何得到解放?

2021/5/22 — 12:46

Édouard Manet:由神女到妓女的祼體,如何得到解放?

Édouard Manet:由神女到妓女的祼體,如何得到解放?

我們談到西方繪畫,都會想起許多祼體。祼體雖非禁止,卻分作神聖和低俗,彷彿真有其事。羅馬並非一日建成,妓女以前尚是禁忌,法國畫家馬奈(Édouard Manet)則用畫作,打破妓女的偏見。

廣為人知,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The Picnic),在1863年展出,法國社會批評他傷風敗俗。兩年之後,筆下的裸女,再次震撼社會,名為《奧林匹克》(Olympia),畫界醜聞。

好的畫作,往往在名字之中,暗藏玄機。Olympia,實乃當時巴黎妓女常用名字,法文原義,相當於妓女,可謂代名詞。

廣告

Titian, Venus of Urbino, 1538

Titian, Venus of Urbino, 1538

廣告

整幅《奧林匹亞》的構圖,都是二次創作,由義大利畫家提香(Titian),《躺着的維納斯》(Sleeping Venus)為代表。愛神、美神的維納斯,眾多畫家祼女畫的常客,乃追求人體美的典範。

提香畫作,人物體態和肌膚的理想美化,那種渾圓的,曲線和溫暖的肌膚,光滑且飽滿,完美得像加強版美肌。情色肉慾之外,帶有維納斯的神性美態。

相反馬奈的Olympia,妓女赤裸的呈現,眾多元素,不斷提醒觀者,其妓女身份。先是直白的名字,又畫出多種妓女的配飾,比如時尚的拖鞋,頭上的花朵和手頸的飾物等。

細看畫中裸女,優雅地姿勢躺在床上,帶點冷漠的眼神,回應觀者的目光。旁邊捧着鮮花的黑人奴隸,面露驚訝,以及同在床邊,受嚇而站立的小黑貓咪。

馬奈刻意把她,與神性的維納斯區別。裸女的身形扁平、蒼白,和學院派作對,離經叛道,不再追求古典美感、明暗透視,大面積的深淺色彩對比,顯著的輪廓線條。

馬奈的畫作,挑戰當時守舊的藝術觀念。他不再追求理想中的一切,更貼近現實情勢,祼女肉體並不完美,卻仍帶有神的象徵。

以住的裸女畫作,多有遮掩,表情內斂。Olympia的女子,直視觀者,豪不忌諱裸露,挑逗的眼神,五指張開的手,都像勾引觀者,大有邀請觀者入床,把我們拉進畫中的魅力。

馬奈把昔日的女神,換成妓女,引來主流抨擊。淫亂低俗,腐化人心,根本是人性的邪惡、陰暗。曾有人說:「在沙龍上Olympia沒被人們毀掉的唯一原因是主辦方的保護措施太好了。」

馬奈由《草地上的午餐》,以至《奧林匹克》,「不斷地顛覆民眾底線」,可謂其座右銘。他被稱作印象派之父,乃因顛覆傳統學院派。為甚麼繪畫非神聖、莊嚴不可?相當破格。

Paul Cézanne, A Modern Olympia painting, 1874

Paul Cézanne, A Modern Olympia painting, 1874

馬奈受一眾印象派畫家的崇拜,不乏名家,當中包括,耳熟能詳,現代藝術之父塞尚(Paul Cézanne)。他更有模仿偶像的畫作,《現代奧林匹克》(A Modern Olympia),大家不妨對照細看。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