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10/11 - 12:52

【一日策展・暴政版】光復之後

《立場》博客何啟明發文,提到今日香港好似當年文革,「林鄭如果『迎難而上』,像江青一樣迫害那麼多人,時辰一到,大家就會找你算帳。到你像江青被公審的那一日,你就別說『什麼都不知道』。」

光復之後,有仇報仇。但其實除了仇,我們還有其他。

【一日策展・暴政版】欄目開張以來,我私心最想「策展」的,一直是這件作品﹕Sebastian Errazuriz 2012 年創作的 Memorial of a concentration camp。

廣告

所謂「Concentration camp」是指智利的國家體育館。70 年代,皮諾切特暴政曾在這裡囚禁及殺害無數異見人士。請想像,香港太多抗爭者被捕,政府無位囚禁,林鄭將香港大球場封起,把所有異見人士關進去虐待——這「大球場」就是智利國家體育館。

1990 年,皮諾切特下台。22 年後,Errazuriz 在球場中央植下一棵 33 呎高的紫玉蘭樹,將它改造成臨時公園。一星期內,任何人都可以進去,休息、睡覺、野餐或沉思,記住那些在球場內失去生命的人。也是在這一星期,藝術家邀請了兩隊球隊,在這座有樹的球場內踢了一場正常的比賽。2 萬人觀戰。在我而言,這是一種象徵,等於宣告過去那不正常的抗爭年代,成為智利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智利人要走下去。有樹的足球場當然很彆扭,但那是他們的歷史,and the game goes on.

為這個項目,藝術家曾花兩年時間搞聯署、與政府協商。整個項目都由藝術家自費。有時我會想像,光復之後香港人的生活會是甚麼模樣。這時候我總會想到這一棵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