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10 - 13:14

【一日策展・暴政版】好搞唔搞,搞巴士佬

我現場採訪的印象是,巴士司機大多溫和。

打仗,馬路被封,抗爭者有時會叫司機掉頭。大多司機都是默默掉頭。也有時候,警察向巴士射催淚彈(唔好問我點解),我特別留意司機的表情,他們竟像是睇戲那樣,木無表情,透過擋風玻璃注視前方,處變不驚。

這樣的巴士司機,竟被拘捕。警察說他快速行車。公會出來澄清,有行車紀錄為證,只有 30 公里。警察講大話。當然無問題。因為是警察,就算是在法庭講大話也不會有後果。好職業,有前途。只是苦了含冤者。

廣告

以前皮諾切特暴政下的智利,警察也濫捕。當時他們有個組織,名叫 DINA (The Dirección de Inteligencia Nacional),「國家情報局」。其實就是秘密警察。話拉你就拉你。皮諾切特時期的智利有 2 萬 7 千人被施以酷刑,2 千 2 百人被殺害。

藝術家有甚麼可做?1979 年,Lotty Rosenfeld 在聖地牙哥的住宅區、國家監獄附近,畫馬路。馬路上不是有許多白色虛線?她在每一條白線中間,打橫劃一條。白線變成十字,成條路都使十字。作品名叫「路上的一里十架 (Una milla de cruces sobre el pavimento)」。

因為是藝術,怎麼解讀隨你便。最多人說的是,Rosenfeld 將城市空間的「負號」變「正號」,介入了公共空間政治。如果你嫌這說法太虛,有個更實際的﹕搞到啲車行唔到。全部都係十字,怎樣走?Rosenfeld 的作品造成了交通混亂。

有甚麼用?你問香港人為甚麼要堵路。

交通是城市日常的象徵。所以抗爭者堵路,藝術家畫行車線。香港警察好搞唔搞,竟然搞巴士佬。這顯然是破壞日常,突顯暴政荒謬。老老實實,其實係唔係手足。

好似話巴士諗緊按章工作呀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