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10/6 - 13:12

【一日策展・暴政版】將抗爭的痛楚具現化

攬炒巴劉祖廸現真身,提到自己曾經被捕、被起底、被恐嚇,同時又要面對生計、半工讀、受傷、光復等重擔,患有嚴重抑鬱,但今日站出來,就是要聲明自己「一早就爬返起身」。「攬炒團隊同我唔會怕唔會怯唔會縮,只會愈挫愈勇咁打落去。」

不時有建制派或五毛衝出發言,謂抗爭不是為公義,而是攞光環、刷存在感、掙政治資本。大佬,講一句「大家好,我就係攬炒巴,劉祖廸」不用三秒,背後卻是多少苦頭。「光環」真係咁易攞,你攞。

抗爭的辛酸,有時很難向外人講。視覺藝術的意義之一,就是將看不見的意志、情感、痛苦,具現化。如何將抗爭的痛苦具現化?好多人都識得 Pyotr Pavlensky。 為抗議被暴政噤聲,這名俄國藝術家縫上自己的嘴;為抗議惡法束縛人民,他脫光衣服用帶刺的鐵絲網捲起自己;為控訴俄國人對政治漠不關心,他把自己的陰囊釘在紅場。聽起來都覺得痛?這就是抗爭的痛。

廣告

不用說,暴政對他不會手軟。罰款、坐牢、關入精神病院,Pavlensky 甚麼都試過。有趣的是,每次他做這種自殘表演前,都會事前計算暴政的反應,因此警察的拘捕、法庭的審判、牢獄之災,都可視為他整部「劇本」的一部份,最終目的仍是爭取國際關注,幫助抗爭。如是,Pavlensky 的行動一方面令抗爭的痛楚變得可見可感,另一方面又成了抗爭本身。

事實上其行動有一定效果。Burger King 早前為慶祝登陸聖彼德堡六周年,就推出「鐵線包」和「揼陰包」等限量版漢堡包,向 Pavlensky 致敬。其新聞稿稱 Pavlensky 為「聖彼德堡之子」,推出限量漢堡是為推廣文化。

就連檢控他的政府人員,都曾被 Pavlensky 說服倒戈﹕一個叫 Pavel Yasman 的人,本來替俄羅斯政府工作,受命審問 Pavlensky。然而審問過程中,藝術家不斷質問 Yasman 是否意識到自己是政權工具。最後 Yasman 果然如夢初醒,結果成為了他檢控的人的辯護律師。

Yasman 說﹕「在俄羅斯的執法制度下,人們只是工具,所有人都受到壓迫。然而,當中有很多人都心存懷疑,所以反抗還是有可能的。...我覺得 Pavlensky 的作品令人們變得更有批判力,甚至改變他們的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