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18 - 14:42

【一日策展・暴政版】暴動教案

ackard Jennings 作品

ackard Jennings 作品

一名地盤工人被控去年 9 月暴動、襲警,昨日罪成,是為反修例抗爭以來,首宗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罪成的案件。

「暴動」二字有時會讓我記起美國藝術家 Packard Jennings 的作品。那是一份傳單,叫 Welcome to Geneva,曾在 2006 年於日內瓦聯合國總部派發。

12 頁的傳單上印有一系列暴動教案﹕執起博物館的雕塑丟出窗外、打爆麥當勞、踢爆輕鐵車窗。有些畫面乍看與去年香港出奇相似,比如一班人在會議廳搞破壞、燒國旗。但仔細看卻也有諸多不似之處﹕衣不蔽體的男女,焚燒銀紙的嬉皮士,警察幫示威者點汽油彈。

廣告

警察幫示威者點汽油彈?現實當然不可能是這回事。

作品是藝術家「讓打工仔獲得烏托邦的無政府主義教案」系列之一。文化研究上算 Culture Jamming 的例子,即透過在日常生活暗渡陳倉,植入不尋常的事物,以打亂所謂「正常」,開闊民眾對另類可能的想像。(Jennings 還有一件作品,是他製作的墨索里尼 figure。做好後偷偷放入商店,真有人去買,拿去收銀處時店員 scan 不到條碼,只好手動輸入「Mussolini」,收 5 美元)。

不知道你怎樣。我在 2019 年前看這作品,和在 2019 年後看,心態完全不一樣。2019 年前看,或許真能夠開闊另類想像,不過現在,只能覺得它畫的抗爭太廉價。那只是純粹的物質破壞和文化破壞,幾乎看不到任何意義。破壞者與其說是懷有明確的政治目的,不如說是在搞笑,從動作到表情竟傳達一種毫無生氣的空洞感。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變化?我想大概是去年之後,香港真的變得不再一樣。向來循規蹈矩的香港人,突然像跳制似地,塗鴉、堵路、砸店、燒木板、燒雪糕筒,卻不是執意破壞社會,更不是貪好玩和搞笑。被毆打、被捕。會罪成、會坐監、父母會落淚。一點都不好玩。如果不是為了自由民主,才不會有人這樣做。

香港人有經歷了。We don't need Culture Jamming, because we are already living in a Jammed Culture.

當人家的搞笑成了我們的現實,我們就知道,其實真不是那麼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