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13 - 11:10

【一日策展・暴政版】流亡者的宿命與使命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香港人要開始學習「流亡」是怎麼回事。

伊朗藝術家 Shirin Neshat 有很好的經驗。她是一個流亡者,1996 年起禁足祖國,之後便一直在美國定居,如今已經 63 歲。

二十多年間,她要經歷那種內心煎熬﹕住在伊朗,要受到審查、騷擾、逮捕、折磨,甚至死刑;流亡國外,則被迫與相愛的人及家人分離,活在「渴望」的痛苦中。這些都是流亡者共享的體驗。

廣告

然而作為藝術家,她對「流亡」還有多一重理解﹕流亡藝術家永遠帶著政治的烙印。

「政治定義了我們的生活。」她說。

一方面這個烙印來自社會﹕因為你是流亡者,所以你去到哪裡,做甚麼事,都會被視為與你的背景、你的國家有關;另一方面這烙印也來自自身﹕離開了你所愛的地方,當你免於恐懼而你的同胞仍然受難,你就無法不自覺,你的人生不只是你的。你背負一種責任。

「有時候我會嫉妒西方藝術家,因為他們有表達的自由,可以把自己抽離出政治的議題,並且可以只為特定觀眾服務。」她說。卻也是因為流亡藝術家的身份,讓她看到西方世界有時會將文化僅僅視為一種娛樂,而其實文化可以做得更多。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2009 年,她創作了一部電影,名叫《沒有男人的女人》。不是現代都市愛情故事。那些女人,是真的「沒有」了她們的男人。作品講述四名伊朗女性,如何外傳統和歷史上自處,如何尋找同一個理念 - 關於改變、自由、和民主的理念。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women without men》劇照

「製作這部電影,是因為我覺得它肩負向西方世界傳達我們國家歷史的重任。」她說。這是流亡藝術家的宿命,也是流亡藝術家的使命。